Jun 9, 2014

【TWD】You Saved Me #1

每當早晨被雀躍的鳥鳴聲吵醒,便會懷疑以前接近世界末日的經歷是否真實的,好似那些會行走的屍體都只存留於夢境。生存者被新生者邊緣化,將對殭屍的恐懼歸類為被害妄想症,借此新生者們才得以好好活在理想中的新世界。

紐約街上高舉殭屍再臨牌子的生存者會被新世界的警察帶走,也許會回來也許不會,沒有人真正在意過。電視新聞傳頌殭屍已不再是威脅,有解藥消除殭屍的食慾,使殭屍如同會行走的植物。

一通電話將剛入眠的Glenn吵醒,不耐煩地拿起傳統按鍵式手機,當對方表明身份後他的怒氣馬上一哄而散,對方自顧自地講完要說的話後立刻將電話掛斷。但Glenn僅僅遲疑了幾秒,立即開始動起身子穿上外出服。

Glenn不常在晚上外出,路上的街燈還未完全修復,只要有人帶著緩慢的腳步向他走來,整個人便被恐慌支配無法動彈。有一種幫忙度過殭屍恐慌的課程,Glenn上過幾次,直到他拿著假刀刺傷人扮的殭屍而停止上課,原因是他不想被政府盯上自己是個走不出舊世界的生存者。

諷刺的是,Glenn正站在名為生存者的酒吧門口準備進入。酒吧裡面的燈是柔和的黃色,最裡面有兩張撞球桌,一群年輕人與兩具穿著暴露洋裝的殭屍。Glenn皺著眉別開眼,很快地走向電話裡所說的桌號。

Glenn入座前發現對方幫他點了一杯啤酒,「嗨…!」由於對方背對著門口使Glenn沒有第一時間發現對方的改變,當他入座時發現對方剪了頭髮、理了鬍子而嚇一跳。「Daryl?」Glenn眨了眨眼,他意識到Daryl其實長得不錯,接著他在內心唾棄自己必須承認Daryl長得非常俊美。

Daryl不自在地抿了抿嘴,「閉嘴!不要跟娘們似的大驚小怪。」Daryl用眼神示意Glenn眼前的啤酒。「你最近過得如何?」

Glenn小小地喝了一口,啤酒花的香氣立即由內到外竄出鼻孔,感覺氣泡從太陽穴兩側衝上頭頂冒泡。「還可以。…你呢?」身為愛好喝酒的民族,Glenn渴了似地接連喝了很多口,苦澀的刺激令他舒服地瞇起雙眼。

Daryl怔怔地瞪著Glenn,直到Glenn發現他的專注才回神。「還過得去,在想你過得如何就打給你了。」看見Glenn因為這句話溫暖地笑開嘴角,Daryl也跟著笑了。

盯著Daryl真誠的笑容,Glenn有些醺了,雙頰與身體冒著酒精熱度。「我很,謝謝你當時救了我()。但是新世界開始後你就變得很少與我聯絡,你…真的過得好嗎?如果有什麼我可以幫忙的請告訴我,好嗎?」Glenn甚至有股衝動迫使他去握Daryl的手,只是Daryl躺在椅背上離他很遠。

「我跟Carol住在森林裡。」Daryl喝了口啤酒緩緩說道。

Glenn撑大雙眼,「你跟Carol終於結婚了?怎麼沒有告訴我!」在Glenn的認知裡Daryl與Carol一直走得很近,幾乎一個眼神就能明白彼此意思的伴侶關係。

Daryl身子往前噗嗞笑了起來,像是聽到多有趣的笑話笑到快要停不下來。但Daryl還是停了,雙眼帶著笑靜靜地坐著,John Legend的歌聲填滿他們的沉默。「我們沒有在一起,我跟她還有一些生存者在森林裡埋葬殭屍。殭屍的終點應該是入土為安,而不是成為某人的蕩婦。」向著撞球桌那群人的方向點點頭。

Glenn微笑著不繼續Daryl的話題,酒吧內的音樂切換成Europe的歌。「感覺不像新世界,比較像八零九零年代。不知道你記不記得我有一台古董級CD隨身聽,每次搜索補給都會趁機找喜歡的CD跟電池…,你大概不知道。」Glenn不特別在意Daryl是否發現他的特別行動,他只是在緬懷當時物資匱乏下的小小滿足感。

「我知道。」出乎意料的回答,Daryl喝了一大口啤酒後定眼看著Glenn。「有時候我會趁你跟Maggie廝混的時候偷來聽。」Daryl不算細長的粗糙食指玩著桌面的水漬,從中間劃開寫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句子。

Glenn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難怪每次一下子就沒電了!」Glenn右手拄著額頭搖頭,「你大可直接問我,我一定會借你。」接著他意識到Daryl提到Maggie,而他的心竟然一點撼動也沒有,反倒在Daryl的眼神裡看見隱藏的擔心,對他。「沒事了,至少她不會變成變成某人的殭屍玩物。」

「比起殭屍病毒,新生者們應該擔心會染上什麼殭屍性病。」Daryl作了個鬼臉,Glenn哈哈大笑雙頰變得更加鮮嫩通紅。「小鬼,你不會一下就醉了吧?」Daryl發現Glenn比他先喝完手中的啤酒。

Glenn停下動作眨了眨熱重的眼皮,原本準備入眠的空腹身體突然喝進冰涼的啤酒的確有些刺激,而且他已經有段時間沒有碰酒精了。「很有可能,我本來要睡了,…還好明天沒有排班,不然我也不會赴約。」說謊,其實Glenn依舊會赴約。

Daryl留下幾張鈔票,「小子,你一杯就醉,這樣我下次哪敢約你。」拎起藏在腳邊的小型行李袋,走到Glenn身邊將Glenn抬離座位。「麻煩的傢伙。」

「嘿,要去哪?我才喝一杯而已!」Glenn懊惱自己被Daryl輕易地架著走,纖細的雙腿不得不跟上對方的速度。

當他們回到Glenn的公寓住處Glenn將Daryl丟在門口,獨自邊脫衣服邊走入房間,過了幾秒跟著進入房間的Daryl看見Glenn身着內褲大字躺在床上。Daryl站在房門口抉擇著是否該拿條毛巾擦拭喝醉的Glenn,而當他做完決定正要開燈時被Glenn制止了。

「過來,跟我一起睡。」Glenn側過身子讓出微薄的位置給Daryl,「今晚先住下,我好久沒有朋友來家裡了…。」喃喃低語伴著哈欠逐漸消失在枕頭邊。

Daryl撇了撇嘴將行李放在床邊並且脫下上衣與皮帶,接著從Glenn身下拉出棉被,Glenn甚至抱怨似地發出嘟嚕聲。難得溫柔的Daryl幫Glenn與自己蓋好被子,一隻手壓在腦後發呆,一對淡綠色眼珠在黑暗中閃閃發光。

接近凌晨的時候Daryl被Glenn的掙扎吵醒,很快地他發現Glenn陷在噩夢裡,冷汗從頭頂流了Glenn滿面。「Glenn!」Daryl撐起上半身搖醒Glenn,在Glenn赤裸的手臂上拍打兩次才喚醒棕咖啡眼珠。「你還好嗎?」

Glenn嘴唇顫抖發白,在海中抱著浮木般緊緊抓著Daryl的手臂,一滴沒有溫度的淚水順著臉龐流進髮絲。直到分清現實與夢境,Glenn發現自己幾乎躺在Daryl懷中,側過臉即能清楚讀到Daryl手臂內側的文字刺青,而他發現自己不想離開形同防護網的懷抱。

「沒事了,一切都會好起來。」語畢Daryl支撐身子靠在床頭坐著,身體的肌肉繃得硬硬的,帶著煩躁將剪短的瀏海用手往後梳,沒過一會兒瀏海依舊從額邊落下。

由於Glenn的床不大,他們幾乎貼著肌膚靠在一起,單着內褲的Glenn整個人縮在被窩內。「好像是你最常對我說的話,一切都會好起來。我不認為會好起來,只是被逼著接受它,直到我們都麻木不仁為止。」Daryl在Glenn講話途中下了床,失去密貼處的溫度令Glenn懷疑自己是否說錯話。

Daryl不認為自己能繼續無關緊要地與Glenn躺在一起,看著Glenn從無神的木偶變成唾棄人生的失敗者。「我救你不是為了聽你滿口屁話!」穿起上衣與那件風吹雨淋修了又修的翅膀外套,Daryl雙手叉腰背對著Glenn抹了一把臉。

Glenn被Daryl突如其來的憤怒嚇得一愣一愣,但是很快地他如同被冒犯的貓瞇起雙眼,「你可以後悔救了我,當然我也不會為了我的屁話道歉!我真的、真的很謝謝你,但是你看看現在!這是什麼鬼屁世界你會比我還不了解嗎?」

「停止,Glenn,閉上你的嘴。我們都生活得太緊繃,沒必要繼續傷害對方。」Daryl單膝跪在床上安撫Glenn,從手心的觸感可以感覺到Glenn逐漸放鬆下來,在他眼裡賴在被窩內的Glenn即使充滿怒氣卻絲毫殺傷力也沒有。

「他們傷害你了嗎?所以你才會離開,提著行李來找我?」是的,不難發現床邊多出一袋不是Glenn會買的行李袋,他一眼就知道是誰的。「你可以跟我待在一起,城裡工作不難找,也許你可以找個野戰生存教練的工作。」

Daryl因為Glenn的話笑出聲,他們的氣氛緩和了許多,於是他再次與Glenn並貼在一起,人類的溫度令他有了安全感。Daryl低頭盯著Glenn帶著笑意的巧克力雙眼,「我考慮看看。」接著他們彼此心照不宣地笑了。

TBC.

1 comment:

和漾 said...

好久不見!
末日後新生的設定讓我想到in the flesh,很喜歡
被撕裂的傷口要癒合卻總不成原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