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4, 2014

【Sherlock】PCI:Crossover #1

普通警員Greg Lestrade戴著墨鏡走在街道上巡邏,通常他是不會戴墨鏡的,但是昨天他喝太多酒出了點意外,腰酸背痛渾身提不起勁。於是Greg停在路邊的餐車前點了杯加厚榛果拿鐵,「謝了,Kacey。」Greg靠著餐車將苦甜的咖啡吞入口中,立即溫熱了五臟六腑。

Kacey雙肘抵著窗台,波浪長褐髮收攏在左側飛舞,帶著興味笑看Greg。「今天怎麼會戴墨鏡?」棕綠色雙眼瞇笑得像貓,無意識地咬著化有粉紅色唇膏的下唇。

Greg哼哼笑著,透過墨黑色回看對自己笑得溫柔的Kacey,一股溫流竄過胸口四散。「如何?好看嗎?」Greg動了動眉毛,勾起自認最有魅力的微笑。

「喔Greg,你不知道你帥翻了嗎?連Tommy都覺得你很辣。」拇指指向站在身邊看Greg看得著迷的咖啡師Tommy,Kacey對自己的玩笑很滿意,自顧自地笑得很開心。

「拜託,只要是男的他都覺得很辣。」Greg不理會Tommy的反駁,拿起腰上震動已久的手機。「嗨,Marlene。怎麼會打給我?」開心地走離餐車,留下滿臉好奇的Kacey與Tommy。

帶著一口不太標準的英文說著,「我想你了,Greg。你哪時候要回法國一趟?我有好多事要跟你說…。」Marlene是Greg遠在法國同母異父的妹妹,母親與繼父交往期間Greg邊準備考試邊幫忙照顧Marlene,直到進入警校母親跟著繼父搬到法國才分開,當下Marlene根本沒有機會與Greg道別。

不自覺說了個白謊,「會的,再等我一下,等我升遷多點時間再去找你們。」Greg很喜歡Marlene這個妹妹,一歲多的Marlene總是喜歡抓著他的食指到處探險,到現在他都能記得Marlene高亢歡樂的可愛笑聲。

「你每次都這麼說,我已經不相信你啦!最討厭Greg了!討厭你!」Marlene連再見都沒說單方面結束通話。

「Marlene?Marlene!」嘟嘟聲終結了Greg的好心情,他看了眼十英鎊買來的手錶,現在指針停留的位置不該是Marlene休息打電話的時間,應該坐在教室內乖乖聽課才對。「蹺課?…不可能。」

尖叫聲打斷了Greg的思考,他立即尋著本能跑往吵鬧聲的方向。Greg發現聲音來自一家早午餐店的戶外吸煙區,一名男子瞪著眼睛倒在吃了一半的濃湯盤上,腹部滲出黑色血液滴到鐵製編籐椅下方。

Greg立即撥通警局,「這裡是Ryan's Brunch,發生命案請求支援…。」Greg伸長手試圖使人群靠攏,「請大家不要慌張也請不要離開,警察馬上就到了,請各位配合。」

目擊者們勉強還算有配合度,原因大多是為了向親友鉅細靡遺地描述死者的狀態。Greg嘲弄地想著;真是一點都不害怕,還好手機不能拍照,不然一定跟動物園一樣拍個不停。

Greg一直渴望破案,但是他的位階太低,有案件時總是擔任疏導交通的工作。Greg握緊拳頭,白色皮革在手中摩擦,手背上的標誌被撐大拉長。只要摸一下就知道了,只要一下下。

將還在手中的咖啡放好,右手摘下左手的手套,歷經些年第一次在戶外裸露的白皙五指,近乎興奮地顫抖。食指擦過桌緣,腦中閃現各式各樣的人曾經坐在這張桌子上用餐的畫面,這些訊息太多餘了。輕輕地,手掌溜上死者手臂。

「你以為我會善罷甘休嗎?沒有人能阻止我,即使出動MI5還是MI6特工都沒用!」死者死前正在講電話,無懼死亡威脅膽敢坐在戶外用餐,他的眼神正停留在坐在斜對角的男子;神秘黑色的頭髮、冷漠的藍色眼珠、修剪過的整齊鬍子下細薄的雙唇勾引人般若有似無地微笑。

死者顯然對男性有興趣,張著嘴無聲地說,「你想要我嗎?」放下交叉的雙腿,直挺上半身往前傾,暗示地朝男子眨了眨左眼。

男子的手指滑過嘴唇與下巴之間,無聲且緩慢地說,「對。」大腿間的手藏了一隻精緻小把的消音手槍,離目標的射程範圍意外地沒有任何阻擋物,如果桌巾沒有隨風吹動不然不會被發現。

在反應之前死者發現自己動不了,腹部傳來陣陣疼痛幾乎使他喘不過氣,貼在耳邊的手機掉落在桌上,其他桌的客人皆沉浸在各自的氣氛中,沒有人發現他的異樣。

男子走到死者的身邊不動聲色地偷走手機,戴著黑色手套的手扶住死者沉重的身體,使死者短暫坐穩。「謝謝,我很愉快。」

再後面Greg就讀取不到了,死者最後的畫面是男子煽動了一下的深藍色大衣,優雅地朝對向街道走去的背影。「該死!」

「他、他翻白眼了!」目擊者之中的一位婦人顫抖著指向Greg,其他人因為她的發現比比瞪著Greg。

Greg戴回手套,拿出警徽假笑地說,「不要恐慌,女士,我是警察。瞧,我的同事已經來了。」撫壓脖子上冒出的青筋,除了深呼吸還是深呼吸。

向下車的警員簡單描述狀況,順勢找個藉口借了件黑色大衣掩飾警察制服,等到督察與記者相接到達便趁勢離開往男子逃離的方向跑去。Greg嗅聞空氣中的惡臭,秉持天生準確的直覺,他走進一條貼滿廣告的小巷子。

沒有人在巷子內,Greg小心地檢查大型垃圾子車,很快地發現被丟棄的消音手槍,他的舌頭舔過嘴唇伸長手臂撿起手槍,在眼前左右轉動檢查一會才放進大衣暗袋。

巷子另一端出現腳步聲,「天啊!先生,那是槍嗎?」一名提著公事包的男子走近Greg,撐大灰藍色雙眼驚訝地看著Greg;薑紅色的頭髮、高挺的鼻子與乾淨白皙的面容。「你不應該亂撿東西的,先生。你很可能惹上麻煩。」

Greg笑著走下短階梯,「不用擔心,我喜歡麻煩。你才不該出現在這裡,」眼神上下掃描男子,「你這種人很容易被搶。」Greg背過男子依循原來的路線往回走,迫不及待地想要看見手槍主人的最後畫面,但是突然被襲擊壓倒在地,墨鏡飛了出去。

「喔,看得出來你喜歡麻煩。」男子盯著Greg右眼上的瘀青,做了個了然的表情。不過男子太過大意,不曉得Greg是經過訓練的警察,被扭轉身體的Greg踢個正著。

「是你!」Greg立馬掏出手銬將男子的手限制在後方,粗魯地拉起男子,瞇眼審視男子微濕的頭髮與戴著黑色手套的雙手。「今天你倒大楣了,我是個警察!」

男子任由Greg推擠自己走出巷子,「是嗎?看你走路的方式更像是小混混。…總之你抓了也是白抓。」朝著案發現場的路線前進,男子不特別在乎路人的異樣眼光。「你手套上的標誌很特別,…是用你的異能找到我的嗎?」

Greg驚訝地瞪著男子的薑紅色後腦勺,「你怎麼知道…這個的?你也是嗎?」Greg很少碰到未戴標誌物品的人知道異能,而且通常那些人都是在逃殺人犯;他覺得自己絕對抓到大魚了。

「Wintz家族發動的異能保護計畫,…你不會連Wintz都不知道吧?」迎來Greg的沉默;如果面對面,男子必定擺上不予置評的挑眉表情。「你應該被保護得非常好才會什麼都不知道。」

「我不知道什麼Wintz,我只慶幸目前沒有人知道我的怪異。所以你現在他媽的最好閉上嘴,不要逼我搞瘋你的腦袋!」再過一個路口就可以跟督察會合,Greg期望惱人的記者已經散去。

男子驀然轉身貼近Greg,嚇得Greg退了兩步。「你,不是怪異。你,最好刪掉扭曲的觀念。你,是特別的。」

「好好好,你說的對。沒必要靠得這麼近,我聽得到。」Greg再次粗魯得轉過男子。通過斑馬線到達案發現場,如Greg希望的記者已經離開,他將男子帶到督察面前,「嘿,Paul。我抓到犯人了。」

在場的警員全都愣住,過了三秒督察Paul才開口,「做得好,Greg。」隨意比個接近警車的警察,「嘿你,把犯人帶上車。」

Greg開心地跟在後面,車內的位子都被坐滿時他還在車外,禁不住疑惑,「我坐哪?」

副駕駛座上的Paul假裝檢查每個位子,「都坐滿了,Greg。你可能要找其他有空位的車子坐了。」笑著戴上墨鏡,並且關上車窗。

位於後座的男子聳了聳肩,「等會見,Greg。」即使車子駛遠男子仍舊探出窗外看著Greg,最後被坐在旁邊的警員拉回車內。

「什麼?就這樣?」過後Greg疲憊地還回大衣,並且將手槍交給鑑識人員,無奈地接受其他人的安慰。辛苦全獻給別人的失落感打擊著Greg,「還以為開始走運一下子就抓到兇手,…原來只是在幫別人拼業績。」憤憤地自言自語。

在街上晃了一段時間Greg才回警局,他不想看見Paul受到表揚,事後為了寫報告來問他如何抓到兇手。走上警局的階梯Greg聽見有人在叫他的名字,抬頭便與一對帶笑的灰藍色眼珠對看。「你怎麼…,我不可能抓錯人,明明是你殺了他!」

男子走下階梯停在Greg上一階,由上往下盯著Greg。「我說過了,抓我是白費力氣。讓你逮捕我只是想知道你的名字,Greg Lestrade,你是第一個發現我的人。」沉穩而飄渺的男中音說,「再見,Gregory。」

Greg震驚得說不出話來,目送男子走下階梯進入一輛黑色轎車,車子緩慢而優雅地切入車道越變越小。尚未知曉的Greg滿腹疑惑地進入辦公室,聽見其他警員在討論MI5的事,這才快速地會意其中原因。

TBC.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