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10, 2014

【Sherlock】Sherlock Doesn't Know

回來的樂趣就是探望友人,從他們的臉上看見驚喜、驚恐、驚訝、精神失常。當然Sherlock最不願意見到的就是迎頭一拳,但他必須乖乖承受,畢竟他讓John難過了整整兩年。

於是他轉戰下個對象,靜靜躲在暗處等著Lestrade經過,等Lestrade停下腳步的時候再戲劇化地出現,而他的表現得到了一個擁抱。

那是一個溫暖的擁抱。緊實的懷抱力度,陽光曬過的圍巾與大衣,還有淡淡的古龍水…古龍水?Sherlock花了兩秒反應過來,環在Lestrade背後的手悄悄拉開Lestrade脖子上的圍巾。

Sherlock掙開Lestrade的擁抱。「你擦古龍水?」花了零點三秒瞧見Lestrade用圍巾遮掩的吻痕,正確地說是咬痕,具有強烈佔有慾的伴侶。

Lestrade雖然保有真摯的笑容,但是雙手下意識地整理好圍巾貼緊脖子。「什麼?沒有。」

「你從不把有味道的東西抹在身上,你甚至不喜歡擦香水的女人,如果不是迫不得已你不會選擇跟她們一夜情,但是你太孤單了。」Sherlock露出邪惡的笑容。

「等等!你倒底想說什麼?你還想再被揍一頓嗎?」Lestrade盯著Sherlock臉上的瘀青瞇起雙眼,警告意味的表情被Sherlock解讀為心虛。

「喔,Gary你有女人了?…不,我覺得是男人。」Sherlock洋洋得意地挑眉。

「是Greg!」Lestrade翻了個白眼。「不過是古龍水跟男人女人有什麼關係?」

「你剪了頭髮理了鬍子,表示你走出離婚陰霾有了規律。擦了以前鄙視的古龍水,表示從心儀對象或是伴侶收到的禮物。腰圍多了幾吋,表示被伴侶滋養了生活越來越安逸。總結,你有了讓你滿意的對象。」Sherlock滿足地看著Lestrade張著嘴說不出話的表情。

Lestrade停頓了幾秒,佩服地捶了Sherlock肩頭一下。「你還是一樣厲害,臭小子。但還是有地方錯了。」

「是誰?我認識嗎?」Sherlock仔細掃描Lestrade全身,發現有些品牌不是Lestrade負擔得起的,反倒像是Mycroft的風格。

Lestrade窘迫地雙手放進大衣口袋。「我不認為對方想被知道,公開不是最好的。」

Sherlock無所謂地聳肩,「不關我的事,我要去找其他人了。」頭也不回地離開。

深深的走廊盡頭是一扇門,門上沒有掛牌也沒有探視洞,但是有個簡單的手把。銀色的金屬倒映逐漸走近的身影,轉動前需通過手把上的指紋辨識才得以打開。

室內Sherlock已經跟Mycroft對視一分鐘,接著Sherlock受不了地率先轉移視線,滿臉難受地像中了不得了的毒。

「爸爸跟媽咪要過來,你一定要出席。」Mycroft用命令的口氣說。

「不了,我很忙。」Sherlock忙著演繹Mycroft。「這次是誰?」

「什麼誰?」Mycroft溫和地表達疑惑。

「你瘦了。持續三個月戒斷甜食還有健身,你皮膚變緊實,煩躁與愉悅交錯並行。」Sherlock不懷好意地繼續,「跟第一任女友交往是你第一次瘦身,沒過多久你們就分手了。第二次瘦身在跟第一任男友交往時,你們幾乎天天晚上出去跳舞,必須瘦到穿得下緊身衣。之後你幾乎都是為了交往對象減肥,已經變成你的習慣,讓自己變得更好。」

「我已經夠好。」Mycroft幾乎面無表情,在臉上看不出被激怒或是被逗笑。

「喔,天啊!」Sherlock瞪大雙眼怒視Mycroft。「你這次是認真的!」Sherlock看穿Mycroft三件式下的塑腹圍,早在坐入椅子之前他甚至發現垃圾桶內沒有糖果包裝紙。Mycroft以前瘦身還未如此激烈地斷絕過糖分。

Mycroft拿著迷你湯匙攪動黑咖啡,輕微失神地盯著漩渦。「所以你應該乖乖聽我的話。」否則我會因為吃不到餅乾讓你生不如死,Mycroft心想。

「不,Mycroft。不!」如同聽了鬼故事般Sherlock憤憤地離開房間。

「不,Mary。你應該吃正餐,這樣對寶寶不好。」John拿走Mary懷中的薯片,但立即被Mary搶了回去。「Mary…。」

「放過她吧,John。為了禮服她已經三個月沒有好好吃飯了。」Sherlock躺在沙發上玩手機,是最新的逃脫密室遊戲。

「不可能,結婚前我們每個星期五晚上都一起吃飯,我可是看著她吞下每一口。」John胸有成竹地將雙手交叉在胸膛。

Sherlock眼皮連抬都沒有抬。「她催吐吐光了。」

「真的嗎?」John不可置信地瞪著Mary,而Mary邊舔手指邊無辜地點頭。「喔,Mary…。」

「嘿,你們能想像Mycroft戀愛了嗎?連Lestrade跟Molly也是。我不在大家似乎過得異常安逸。」Sherlock隨口說說,像在談論天氣。

John被刺了一下般渾身不自在。「你確定跟我們講Mycroft的私事,我們明天還會好好活著嗎?」

「喔,得了吧!他忙著約會都來不及了,你們不知道他談起戀愛可黏人了。介入生活、監控、行程報備,像小狗撒尿最好能標…。」Sherlock突然停了下來。

「Sherlock?」John聽得正津津有味。「你還好嗎?」

眼皮逐漸撐大,灰藍色的眼睛怔怔得像是機器人的假眼球。Sherlock從沙發上站了起來,發狂般地咆哮。「操!」

Sherlock想起來了。Lestrade的確沒有擦古龍水,是沾上的。而那味道是Sherlock不願記住的,通常是他的敵人或是討厭的人才會如此,但聰明的腦袋還是幫他記住了。熟悉的味道從記憶飄進他的鼻子裡。

「Mycroft!操!死胖子就是不願意離開我的人生是嗎!等等…。」Sherlock想起Mycroft最近減肥減得很嚴重。「難道…?」

「Sherlock!」Hudson太太獨特的叫喚聲隨著移動越來越近。「有你的信。」

Sherlock幾近粗魯地接過一封精緻高雅的白色信件,迅速拆開來閱讀。「不、不、不,不!」Sherlock的聲音在整條街傳開。

「Sherlock,怎麼了?」John擔心地問。

「這裡,John。也有你的信。」Hudson太太帶著標準的親切笑容遞出與Sherlock一模一樣的信,只差在上面收件人的名字。

John疑惑地打開信件閱讀,走到John身邊的Mary驚訝地遮住嘴巴。John掛起假笑,「冷靜,Sherlock。他們是在你離開之後才開始約會的。」

「什麼?你知道?而我不知道!」Sherlock無法抵制自身的憤怒,因為他從未對自己感到無知,這是第一次。還未震動完全Sherlock迅速接聽手機,「為什麼我不知道。」

「你被自信蒙蔽了。」Mycroft的聲音從手機傳來。

「而你選擇不告訴我,直到…你們要結婚了!」Sherlock已經恢復冷靜,或者怒火只是暫時沉睡。

「我試過了,當面跟電話上,你一再拒絕我而錯過了。」Mycroft停了一下語帶笑意地說,「媽咪對Gregory很滿意。」

「那根本不一樣,你只是告訴我要跟爸媽看悲慘世界!…算了,MycroFat。」Sherlock突然知道Mycroft打這通電話的意圖,「我是絕對不會當你的伴郎。」

Mycroft聽見John與Mary的笑聲,「注意你的措詞,Sherlock。那是Gregory的決定,他想要你與John當他的伴…。」

Sherlock快速掛斷電話放回大衣暗袋,慢條斯理地將手中的信撕成細雪。「好了,不關我的事了。」愉快地說。

FIN.

2 comments:

和漾 said...

哈哈哈兄弟倆怎麼不聖誕家各自帶伴侶回去呢,是不是呀Mycroft(看

Comma said...

我根本還覺得他們應該一起出席John的婚禮,殊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