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 21, 2014

【Sherlock】PCI:Crossover #0

您有沒有信仰?無論神或是惡魔。Greg Lestrade會說沒有,篤定且厭惡地。即使信仰帶給大多人滿足安逸的生活,但還是有人因為他人的信仰受到傷害,像是如果您們的信仰不同呢?例如,您強壓在我身上的意念呢?也許我會一敗塗地,但是Greg不會;我的信仰就是我自己,Greg淡然而堅定地說。

Greg擁有一雙能洞悉事物的手,十六歲那年從父親的逝去承繼而來。Greg從來不知道父親擁有異能;即使他的父親總是戴著皮手套且不輕易觸碰他們,他依舊認為父親僅僅是個普通警察。

當時Greg躺在宿舍內抽大麻,半夢半醒間突然手心傳來灼烈的巨熱,彷彿有人拿著釘子與鐵鎚在他的手上鑿洞。一切又不像作夢,Greg的手的確流滿了血,他著了魔地尖叫咆哮,雙眼翻白顫抖。

「Greg!」Greg的室友Andy立即衝到床邊檢查Greg,「快叫宿舍長!」Andy對寢室門口的圍觀者大喊。接著隨手拿了一件襯衫綁住Greg染成紅色的右手,打結時突然被Greg的另一隻手抓住。

Andy瞪大雙眼氣喘如牛,兩排牙齒異常大力地打顫,脖子上的經脈恐怖地凸升。「對…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嘴唇虛弱地重覆同一句話,意志薄弱的膝蓋跪敗在地,懇求著Greg或是某個人的原諒。

過程中Greg雙瞳不再上瞪,而是滿是斥責地瞪穿Andy的靈魂,放大了Andy的惡。經歷初顯的Greg任由能力控制自己,直到疲倦驅使他放開Andy的手,眼睜睜地看著Andy倒地不起。

Andy倒下的剎那,坐在床上的Greg才看見圍觀者們驚恐的臉。

Greg坐在警局內靜靜的思考自己出了什麼問題,咖啡色的睫毛茫然地飛了又飛。沒有人敢碰Greg,不知道是誰拿了繃帶跟藥水讓他自己包紮,他只是照做,想著怪物般的自己也許從現在開始必須自食其力了。

「名字,身分證。」警員攤開冊子,一隻手抓著滑鼠。

Greg正在用紗布纏繞他的左手,但是右手痛得讓他無法施力。「Greg Lestrade。身分證沒在身上。」Greg自暴自棄地僅僅圈緊沒有打結。

「Greg Les,LE還是…?」警員顯然在調查Greg有無前科紀錄。「LE,Lestrade。Lestrade…,Lestrade!」

Greg很高興警員認得他的姓氏,並試圖請警員掩飾這件事。「Frank Lestrade是我爸爸。可以請你不要告訴他嗎?關於這一切。」但是警員的舉動使他的心越來越沉。

警員拿起電話按了一組特殊的號碼。「是我,Paul。Lestrade警探在位子上嗎?他兒子在這。…什麼?」警員看了Greg一眼,「恩。好。我會載他過去。」

於是Greg乖乖地坐上警車,沿途都是他熟悉的風景,拐個消防栓的彎導向醫院前的加寬馬路上。儘管不安,Greg依舊安靜地跟在警員後面,盡可能地不東張西望,似乎這樣才能驅散不好的預感。

醫院內的警員們立即向前走近,當警員Paul介紹Greg的身分後警員們紛紛擁抱Greg,就算Greg想要裝傻也沒辦法忽略每個人同情的目光。

警員們俗稱的老大 ──警察局長說,「孩子。你的父親衝進火場救了被囚禁的小孩,他的英勇救了許多人與許多家庭。不要傷心,作個跟你父親一樣的人。」到此Greg對父親的回憶已無法再承受更多。

之後Greg被迫進入特殊集訓營,入營之前母親取下脖子上的金色十字架項鍊交給Greg,由於太過女式他將項鍊纏繞在左手腕上。

在集訓營第一天訓練官拿了一對皮手套命令Greg套上,黑色表面烙有五支匕首在拳頭圖形後方散開的標識,內裡縫了Greg L.五個字。過了兩天Greg便發現那些戴著黑色手套、手環、頸環,甚至口罩的人都是傷害過普通人的罪犯。…對,其他人是這麼叫Greg他們的。

比起訓練更多的是面對心理醫生,詢問異能者對於異能的想法或是對普通人的看法;Greg永遠只有一個回答,我寧願沒有異能。或許是Greg的表現如他所說的排斥異能,很快地他被允許離開集訓營,換了一對白手套且在脖子後方植入追蹤晶片。

不顧母親的反對進入警校,理去張狂的半長髮,摘掉耳骨上的金屬環,不再輕易觸碰他人。Greg就此與人隔著皮革的距離相處,假如有人對他的手套感興趣,他總是回答因為有病,他對自己的評價也是如此。

Greg認為成為警員就不會發瘋變成殺人犯,變得忙碌就不會想起Andy的事,持續加班維持在崩潰邊緣。

TBC.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