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22, 2013

【Gone】The Invisible #4

GoneDread

過了幾個月,他終於了解Quaid。

他看見Quaid幹了什麼事,那使他興奮,只可惜Quaid看不見他,他更想知道Alex見到他的反應。Alex應該會對他咆嘯,甚至擠了幾滴淚水;但Quaid不同,陰沉的Quaid目前主宰了Alex,應該會在Alex哭泣前拿著畫刀刺破他的喉嚨,而不是抹平慶祝回歸蛋糕上的奶油。

某個程度上Tina更詭異,Tina會幫Alex打理生活起居,也會幫Quaid銳利殺人工具。他寄過去的假藥就是Tina簽收的,聰明的Tina會將假藥丟在街上的垃圾桶,並且朝著他的方向模糊地瞪了很久。真有趣。

-----

喔,Alex。Alex出來了,渾渾噩噩地走在凌晨五點的街道,有些水氣沾在金黃色的頭髮上,那是使他覺得Alex性感的原因之一,其二是醒來前輕顫的睫毛。那很難,他必須在Alex睜開眼睛前離開,美妙到他差點拿起枕頭悶昏Alex。他怕失手殺了Alex,只能沉著呼吸躲在床下,欣賞Alex來回走動的裸踝;使他渴望順著腳踝向上親吻,舌頭在柔軟的腿窩上赤裸地逗留,Alex會呻吟著哀求他停止並繼續。

他想像Alex已經紅腫的雙眼再次哭了起來,乞求他不要用Quaid尖銳的畫刀在大腿上刻字,他預計刻完T之後Alex的陰莖會充滿血,而他會無視哀求地繼續未下手的A;他刻完最後一筆Alex便會射出來,他會細心地將Alex的精液跟血舔乾淨,誰叫他是個貼心的男人。不過目前都是他的想像。

對於Alex的無知,他恨不得現在就殺了Alex。『我發誓,我會溫柔地殺了你。

-----

他走回Quaid對街的公寓,趴在窗戶邊任由窗簾飛呀飛地遮住他的視線,接著他便看見走回家的Quaid提著一袋油畫顏料,表情看起來充滿靈感。

關起窗戶,他靠向床頭打開電視,上面的六格灰階畫面有的遠有的近,全都是Quaid。他看見Quaid走到電腦前面播放音樂,Julian Casablancas沙啞的歌聲輕快地從音響傳出,他想他會喜歡Last Nite這首歌。他有些無聊地看著Quaid準備開始作畫,於是他閉上雙眼休息。

直到換了兩首歌才從短暫的空白中醒來,Quaid不在原本的位置,轉戰到迷你流理台前切肉。對,純粹地切肉,完成後封包成一袋袋放入冰箱。令人匪夷所思。

他確定這幾天Alex不會出現,於是他決定去跟Sophie打個照面。不為什麼,只是想說聲,『嗨,我回來了。想我嗎?

-----

唰!一張照片從門板下的縫隙滑入Quaid的房間。Tina驚恐地瞪著照片;內容是Quaid跟Stephen肩坐在一起,坐在對面的Cheryl低著頭挑起沙拉內的核桃。

Tina看起來很生氣,憤怒地撕碎照片,胡亂拍打牆壁甚至踢翻腳邊的垃圾桶。下一秒Tine拿著小刀出現在浴室,緊繃地坐在馬桶上急促呼吸,刀子離手腕僅僅一粒米的距離,緊張的時刻過去鮮血立即流出。Tina昏厥而去。

緊急出現的Quaid邊咒罵邊止血,將浴室弄得亂七八糟。


TBC.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