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1, 2013

【TWD】I Ain't A Judas

經過漫長而疲憊的行駛,他們在樹林內找到一間老舊的獨棟房屋。前院的果樹下綁著手工盪鞦韆,另一棵較茂盛的大樹上建有掛著一隻兔娃娃的樹屋;走到房屋後方可以看見一小片被踏壞的枯黃田地,屋頂上則有太陽能板。可以感受到這裡曾經有一戶自給自足的家庭,活死人的入侵使得他們不得不踏過養活自己的田地逃走。

Rick忍下胸口劃十字的衝動,Lori的死已使他失去信仰,現在的世界連神也幫不了他們。看了眼站在身邊的Carl,就算會被逞強的Carl拒絕,但是已經多久沒有給兒子一個晚安吻了?

抱著Judith的Beth走到望著田地的Rick身旁,握住Rick長滿粗繭的手。「你還好嗎?」大拇指在Rick手背上安撫地滑動。

「我沒事。」Rick不假思索地離開Beth的溫暖,勾著Carl的肩轉身進入屋內。

哭泣的Maggie被Glenn安置在廚房的椅子上,趴著桌子的姿勢任誰都看不到Maggie咬出血的嘴唇;Glenn靠著Maggie將Maggie收護於胸口,茂盛的鬍渣與刷白的臉色顯現Glenn的疲累。「不要哭了,Maggie。Hershel一定很高興妳還活著。」

淚水已經令Maggie看不清地板與自己的鞋子,卻能看出從嘴唇滴到地板上濺開的小血印。「都是我…,都是我的錯!」Maggie將自己縮得更小。

Glenn自覺無法再說出安慰人的話,僅僅沉默地抱緊Maggie,直到Maggie哭到睡著。將悲傷至昏了過去的Maggie安置在二樓還算過得去的房間內,貼心地將粘在眼眶下的髮絲拿開,並且用手抹去枕頭上的灰塵。

跪在床邊盯著Maggie的睡臉良久,做了艱難決定般Glenn站起身準備離開,麻木的虛軟從膝蓋與小腿脛傳來,「該死!」扶著貼牆衣櫃隔空蹬腳,感覺沒有那麼不舒服後Glenn邊按摩膝蓋邊走向門口,一不小心差點被絆倒。

「煩死了…。」Glenn微惱地瞪著地上的人形布偶,幾秒間內心因為布偶的黑色眼睛逐漸平靜。細心的Glenn馬上知道自己在某位女孩的房間,牆上的明星海報、梳妝台上的化妝品與粉色物品,Glenn從未在異性的房間內呆這麼久。

輕輕地關上門,門板上的紫色亮片『夢想』小小地動了一下,Glenn將鬆動的釘子轉緊。走向二樓的古老十字窗戶,陽光刺得Glenn快要哭出來,疲倦的臉頰被曬得死白。目光對上坐在樹屋外的Daryl,Daryl的表情嚴肅得幾乎沒有情緒,而Glenn只是虛弱地笑笑消失在窗邊。

「Daryl!」Carol大喊。

Carol的聲音瞬間穿過Daryl的耳朵,雙眼從空盪的窗戶移開,轉向因為高度而變小的Carol,「幹什麼?」

「Rick有話要說。」Carol雙手插腰,嘴角溫柔地上揚。「你今晚打算住在上面,對嗎?」

「有何不可?」Daryl背起十字弩順著繩梯滑下地面,無視過於自信而發燙的手掌,只在腿側抹了抹便快步走向Carol。「高度跟視野都完美,就算有活死人也不會爬樹。」輕佻地笑。

「今天先住在這裡,等一下將車子貼停房子兩側方便逃離。車鑰匙一支我保管,另一支…」Rick眼神掃過Michonne、Daryl,然後停在Merle。思考了三秒後說,「給Glenn保管。」鑰匙輕盈地飛落在Glenn手上。

Merle篾嘖一聲。「給小孩不如給我。」與Rick對視時讀出Rick的遲疑。

Rick的確想過交給戰鬥力較強的Merle,不過考慮到獨臂與靈敏度,更重要的是可信度,「我相信Glenn的能力。」掛在腰際上的雙手環住胸膛。「後院有柴房,必須在夜晚之前將所有窗戶釘上木板,並且確保每個時段都有人看守。」

專心聽完Rick囑咐的事,安靜的空氣中出現東西拖行在木板上的聲音,緊接著Carol身後的門板在震動,Daryl立即上前將Carol拉向後並且抽出腿上的利刃。當Daryl的手附在門把上每個人都暗暗屏息,Daryl冷靜地轉轉手上的刀,打開門往活死人醜陋的臉刺上一刀,沒有血噴出。

沒有再出現更多活死人,Daryl小心邁步,只有樹葉被風吹動的沙沙聲。「沒事了。」

Rick站在活死人旁邊冷峻地,「將活死人的身體扒開,把肉塊吊在門跟窗戶上,不夠的部份用血塗。」Rick知道這個辦法只是暫時的,只要下雨就會失效,必須繼續走找到更堅固的地方,例如失守的監獄。

「這種苦差事我最會,我一定會做到最好。」Merle的手刀串入活死人的腦袋,拖著活死人走下木板階梯,當著大家的面支解活死人。

手刀切下頭的剎那Beth轉身走入屋內,將視線從Beth轉回來的Michonne與Rick對看一眼,淡淡地面無表情。「我們可以抓活死人鎖在屋外。」

「我們不會在這待太久。」Rick頭也不回地下階梯走向車子。

Michonne的眼神分別掃過Glenn與Daryl,「幹活吧!」走進屋內往後門的方向,Daryl跟隨其後。

晚上Glenn站在窗戶邊沉思,玻璃已經塗滿黑血也釘上木板,讓人更看不清外頭是否有行走的活死人,比監獄更像監獄。更貼近玻璃,Glenn看見坐在樹屋外的Daryl,聽見玻璃瓶的聲響馬上收回視線。「誰?」

從廚房黑暗中走出Merle,Merle陰陰地笑著。「小朋友睡不著就去喝奶。」喝著過期的啤酒走離,眼尾帶著嘲笑。

Glenn不加理會Merle的諷刺,走出屋外往樹屋的方向前進,Glenn心想著必須好好問Daryl為何Merle的敵意如此深。晚風吹得Glenn雞皮疙瘩,尤其陰暗的樹林更令Glenn不舒服,忍不住搓搓兩手手臂。「還真他媽的詭異。」抓著繩子兩側,Glenn笨拙地往上踩。

「小子,你不睡覺幹嘛?」Daryl退回樹屋內讓Glenn進來,坐在角落看著Glenn小心翼翼地爬進來,著實覺得好笑。「輪班的時間到了嗎?」Daryl看著手腕上無形的手錶,完全不像Daryl風格的搞笑了。

Glenn翻了個白眼,「真好笑。」靠在門口旁的角落,Glenn不自在地彎起雙腿。「我直接問你,Merle到底在搞什麼?我有惹到他嗎?」

Daryl透過月光盯著Glenn無辜的疑惑雙眼,一切變得更有趣了,想笑又怕激怒Glenn。「不關你的事,你現在只要乖乖回房間睡覺,不用想太多。」慵懶地將頭倚著木牆,雙腳打直佔據Glenn讓出的空間。

「他陰陽怪氣的態度讓我很不舒服,如果我有惹到他可以直說,至少讓我知道被發脾氣的理由。」Glenn忍住咬指甲的衝動。

Daryl輕輕地笑了,「他講話本來就這樣,你不知道嗎?」

「我又不是他弟弟…。」Glenn悶悶地低語。

聽完這句話Daryl匍匐向前貼近Glenn沉沉地,「你想當他弟弟嗎?」暗影將Daryl的臉龐劃出一道銳利的線。Glenn意料之中地搖頭,Daryl反而更進一步,「那就這樣,話題結束。」Glenn在Daryl熱浪般的氣息中沉默地緊抿嘴唇。

房子內的Rick走出房間,安靜地待在廚房內蒐集可當成武器的尖銳物品,拿起其中一把料理刀轉戰稍早尚未查看的地下室。Rick小心撬開地下室深鎖的門,一手緊握料理刀一手摸尋電燈開關,燈光先是閃了兩下才亮,一下子便聽見可疑的低喃聲。盡量不發出聲音地走下階梯,但兩具活死人已被Rick驚擾,一前一後毫不猶豫攻向Rick。

Rick退後一步閃過攻擊,隨即扣住男性活死人的脖子,沉著地刀刀刺入活死人腦內,濺出惡臭的黑血。另一波攻擊馬上向Rick襲來,女性活死人的指甲劃破Rick的衣服,過近的距離令Rick不得不忍受活死人的惡臭,跌在地上的Rick奮力轉身將女性活死人壓在身下,舉起料理刀刺入女性活死人的左眼,一下一下地加大力道。

從憤怒中平息的Rick緩緩站起身,靈敏地聞到啤酒的味道。「Merle。」Rick篤定地說。

一陣低沉的壞笑後,「聰明的渾球。」Merle的手刀陷進Rick的皮肉,緩緩流出鮮血後安靜地收回,雙眼盯著自己在Rick脖子上造成的傷口。「要不是Michonne我現在就能當老大。」若無其事地撇嘴,垂眼就能看見右肩上的武士刀。

「閉嘴。」Michonne警覺地聽見活死人的呢喃。

他們三人走到深處發現一張單人床,床上綁著一具久未進食乾枯的活死人,床頭牆上有道黑色木炭塗成的十字架符號。沉默了一會Rick舉起料理刀了結活死人的痛苦,活死人發出近似哽咽的嗚聲後停止掙扎,Rick失神地向後退,手中折損的料理刀隨之掉落。

原來屋主夫婦從未踏出過房子,而是選擇留下來陪伴在變成活死人的女兒身邊。

TBC.

一、Home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