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29, 2012

【Thor】That Man

最平淡的一篇Thor文吧。
也不確定會不會有後續,如果有後續就會變成新開的坑,新坑的土比較硬,應該會掉得很不爽,我想。
星辰再次異變,思念Thor的Jane命令Darcy載她前往,果然如她所料,所有狂風異景都與Thor當時現身時幾乎一樣,甚至連位置都只差幾里而已。「再近一點。」Jane勾起嘴角抱著筆記本,滿心期待。

「妳瘋了!如果不是傻大個我們可能會死!」Darcy身子往方向盤傾,抬頭看越來越接近的龍捲風,強勁的風使她快要控制不了車子。「明天新聞頭條一定是,兩名女子衝向龍捲風自殺,屍體被發現在十里外的屋頂上!最丟臉的是新聞標題打著蕾絲邊殉情!」

「不用擔心,我早就寫好遺囑,絕對不會有蕾絲邊情節在裡面。」Jane興奮地想要跳下車奔跑到Thor身邊,第一時間擁抱…或是一個吻迎接。「快,我們快到了!」沒有閃電,紫藍色的龍捲風失去動力般瞬間消散,在中心眼留下旋轉痕跡與橫躺著的人影。

Darcy慢條斯理地停好車才跟上Jane,疑惑著Jane只是站著並未觸碰等待已久的Thor,直到她看清才知道為什麼。「他絕對不是傻大個。」與Thor相反,而是一位黑髮文弱的男子,身穿長版風衣與西裝縮捲在地。
「帥哥,你叫什麼名字?」Darcy舉著咖啡問坐在對面的男子,她與Jane帶男子到曾經與Thor一起吃飯的地方。「他跟傻大個還差真多!」Darcy快速地在Jane耳邊低語。Thor總是大口大口吃得滿嘴食物,男子則拿刀子與叉子切漢堡,甚至一滴醬汁都沒沾上嘴唇。

男子放下餐具,擦完嘴困擾地皺起眉頭,綠色雙眼閃著惹人憐的亮光。「我不知道我是誰…,腦中一片空白,怎麼想都想不起來!」抱頭縮成一團的模樣連Darcy都放下刻薄的姿態,靠近男子身邊安撫拍背。

「要不要翻翻看你身上有沒有證件,或是有沒有手機可以聯絡家人的。」即使Jane懷疑男子與Thor有關連,卻還是先以對待正常人的方式幫助失憶男子,想著也許男子只是不小心捲進龍捲風內跟大難不死活下來而已。

「我找找看。」男子翻出口袋內裡,進而往風衣暗袋尋找,翻出名牌黑色牛皮皮夾,打開便看見一張身分證。「Bill Mayer,原來我的名字是Bill Mayer…。」反覆呢喃,似要記住自己的名字。「沒有手機,不過至少有幾張鈔票跟一張信用卡…。」語畢看著沉默的Darcy與Jane。

Darcy擋住嘴對Jane講悄悄話。「失憶、帥哥、一個人,我可以帶回家幫你解決他。」面對Jane不予置評的臉,Darcy撐大故作真誠的眼,「相信我,絕對不麻煩。」

「得了。帶他去警察局,他的家人可能正在找他。」Jane的眼神在Darcy與男子身上流連,明確傳達年上者兼非失憶者的決定。

男子突然堆起笑容,帶著討好地說,「在那之前,我可以買件衣服嗎?身上都是髒的。」
Darcy跟Jane與警員交涉時,男子站在後方檢視新買的衣服,來回撫摸平順的衣料。好不容易恢復專注力,便對上Darcy與Jane滿是安慰的臉,男子則淡然面對眼前的消息。

「失蹤紀錄上沒有你的資料,不過警察會幫你查出你的身分…,只是這段時間你可能要跟我們待在一起,因為你沒有可以聯絡的方式他們只能找我們監護你。」Jane縮起下巴,由下往上看著男子,「你可以嗎?」

「…當然。謝謝你們的幫助。」男子雙手環抱自己,高瘦的模樣有如風中搖曳的燭火。「希望警察的效率能高一點,對吧?」無視坐在辦公桌上瞇起眼的警察,男子回以作賊心虛的傻氣笑容。

「走吧,帥哥。」Darcy拍拍男子的手臂。從警局走到停車場,上了車Darcy握著方向盤對副駕駛座上的Jane說,「真的不麻煩,我說過幫你解…照顧他的話還算數。」男子俊美斯文的外型完全符合Darcy的理想,甚至悄悄鑑定過男子精瘦肌肉的身材,並非只有軟肉與骨頭。

「我記得妳的房間亂到還需要借助我家。」Darcy苦吞痛擊的模樣令Jane笑出牙齒。「他可以暫時睡在Thor的房間。」動指示意Darcy發動車子,準備回Jane的住處。

坐在後座的男子表情疑惑,眉尾下垂,翠綠雙眼蒙上一層迷失。「Thor?」長指不自主緊抓褲腿,泛白的指頭力道之大足以窒息逃匿的老鼠。

透過後視鏡觀察男子的表情,Darcy突然一陣無力,將男子的變化認定為又一位喜歡Jane的男人,時常站在Jane身邊她會被認為尖酸惡毒的壞女人,不過她也勇於面對大眾正確的猜測。「Thor是Jane的男朋友。如果你喜歡Jane還是趕快放棄吧,Thor比你高,肌肉壯得可以一手舉起一頭牛!」

「不要亂說話!」Jane立刻害羞得耳朵都紅了,如同香水百合花瓣上暈開的淡淡粉紅。
男子無聲走至Jane身後,安靜地看了攤開的星象圖很久。「這是什麼?」抽出一張沒有星空的紫藍色龍捲風照片,「是你拍的嗎?很漂亮。」著迷地盯著照片,發現厚雲外有著一點黑影,即使注意到也不會去在乎的程度大小。

Jane被男子嚇出一身冷汗,她明明聽見男子與Darcy聊天的聲音,完全不曉得男子何時走到自己後方的。「對,發現你之前拍的。」Jane收好桌上的筆記本與草圖,「Darcy呢?」

「她出去接電話。」男子笑瞇瞇地說。「好像有男朋友了呢,還以為她喜歡我。」故作可惜地聳肩,食指滑過桌緣走近Jane,「妳男朋友呢?聽Darcy形容好像很勇猛,…講得跟神一樣。」俏皮地收收鼻子。

「多嘴!」Jane以為即使不交代Darcy也不會隨意透露有關Thor的事情,不僅僅是國家機密,對正常人來說太過滑稽了。「Thor他當然不是神,你不要想太多,」幾聲乾笑,「他只是比平常人還要勇敢而已。他…為了他的家人而離開,但是我不覺得他離開過,感覺不管我現在正在做什麼他都看照著我,無時無刻在我身邊保護著我一樣。」

「是嗎?」男子平淡地聽著,雙眼鎖定Jane溫柔迷人的臉龐。
Jane坐在床上擦乾頭髮,現在的她些許焦慮,Darcy出了門就沒再回來,屋子內只剩下她與男子。晚餐過後男子說了要洗澡休息便沒再出過房門,因此屋子現在除了房間都黑漆漆的,一點額外的聲響也沒有。

才剛要拿出吹風機吹頭髮,桌上的手機頓時鬧響。「喂。」Jane希望是Darcy,但螢幕上顯示的是警局電話。

「不好意思,有關Bill Mayer先生的資料已經出來了。」警察的語氣生冷堅硬。「從Mayer先生提供的訊息,我們找到一位長相不同的Bill Mayer,而Bill Mayer在兩年前已經自殺身亡,因此我們懷疑Bill Mayer假造身分。通話的同時我們已經在路上,請Foster小姐不要緊張,盡量保持鎮定,否則可能會遭遇不測。」

「這…太突然了!」Jane將半乾溼的頭髮梳到腦後,在桌邊來回走動,片刻也靜不下來。

「為了安全,請Foster小姐不要掛斷電話。」從電話內可以聽見其他警察的聲音。「請問現在Mayer先生在身邊嗎?如果沒有請在身邊找尋可以防身的物品。」

「他進了房間就沒再出來。」Jane走向衣櫥,從層層衣物內翻出一把短槍。「雖然我們是在路邊發現他,但是他不像那種奇怪的人,而且他還失憶…會不會只是巧合?可能他原本不叫Bill Mayer,後來才改名叫Bill Mayer,剛好跟那位自殺的人同名字之類的?」

「Foster小…。」正好一道雷打進Jane屋內,警察的話被手機掉在地板後打斷,通話自動終止。

Jane驚如初鹿,她也不在乎男子危不危險,匆匆忙忙地跑進男子待的房間內。打開房門,Jane沒看見任何人,只剩下凌亂的房間與可以看見天際的破洞,地板四散男子今天才買的衣物,甚至連原本穿的衣物都留下。

雷聲依舊乍響,Jane走到窗邊查看異常的天氣,她驚訝地瞠大雙眼,一道並非由天空打下的閃電橫向飛著,紫藍色的詭霧將閃電包圍。「…Thor?」雷聲停止了,閃電與詭霧也消失,Jane只聽到越來越近的警笛聲,與心跳中消剝不去的迷惑。

—End(?)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