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5, 2012

【Thor】Bad Heaven#6

前接:【Thor】Bad Heaven#5
算是跳了一些內容吧,懶惰的我覺得有沒有都沒差。
所以這部分先解決掉,我的進度太慢了。懶得修改。

「不要以為我不知道你把我的會計師釣走!」Clooney大聲向Loki咆嘯。「還有Fred Black,他手上怎麼會握有我的資金流向?」晚上他的宅邸被警察破門而入,風風火火地帶往監獄,連律師都來不及通知。

Loki看了訪客室的鏡子一眼。「只是你這次做得太過分了,連政府都保不了你。」他說得正義凜然,「你大概不知道實驗室死了多少自願軍人吧,有些死得太離奇引起家屬注意,政府早就想要處理你了。」似乎失去工作對他來說沒什麼。

「Jessica說得對,你一點也不能信任。」Clooney扯動左腳連結桌子的鏈條。「你這麼做的目的是什麼?」他想自己的女兒還有Donald可以依靠。

「沒什麼,只是膩了。」今天Loki穿了一套鐵灰色西裝,腳踩黑色麂皮皮鞋,鼻上掛著墨綠色邊框眼鏡。比起秘書更像是一位追求生活的律師。「我不覺得實行正義需要理由。」

「你知道Black那個人,也許比我還要難應付。」Clooney冷笑。「現在轉身出去說我是無辜的,或許我還控制得了他。」

「不好意思,我已經準備好證詞了說。」Loki一臉沒辦法得苦笑。「況且,我喜歡難度越來越高。不然多沒意思啊。」一副自找的苦惱樣子。

「你小子有病!」Clooney惱怒拍桌,在訪客室內回彈乍響。

Loki露出難過的表情。「不管怎麼說你曾經帶來有趣的回憶。如果你受傷了,對不起,真正的對不起。」看著角落一點,「我的病是醫不好的。」小小聲地。

Clooney看穿Loki的虛偽。「我真同情你。」
Loki學會人間的催眠,比他以前用咒語花費的時間還要多,但是其中奧秘吸引他不斷精進各種形式下的催眠。地球中比較接近法師Loki的一項技能。於是他運用這項技能催眠了一位小男孩。

那是他在赴約的路上遇到的,跟著逐漸走離母親的男孩後面,用糖果引誘男孩的注意力。過一下子男孩跟他一起走進一家高級餐廳,侍者帶他們進入一間包廂,他牽了牽男孩前進。

「我帶了禮物來。」Loki拍拍男孩的背,男孩立即走到男子身邊,男子興喜地撫摸男孩的臉。「我就不打攪你們用餐了,Fred。」他笑得有禮。

「你是惡魔才會帶這麼棒的禮物來。」Fred溫柔地將男孩抱到腿上,用撫摸情人的手指滑過男孩的下巴跟脖子,雙眼熾熱而著迷。男孩則溫順地倒在Fred胸膛,不時發出唔唔聲。「等等!」他制止打算離開的Loki。「留下來用餐吧。」

Loki看著Fred的鼻子停在男孩髮內嗅聞。「不了。下次我帶可愛的小女孩給你。」關上包廂的門之前,他看見Fred的手伸入男孩衣服內搓揉。

他靜靜地走出餐廳,從來的路走回去。失去孩子的母親還在尋找街道每個地方,身後跟著一位不放心母親的警察。他走向前說,「我看到一個男的帶他進入一家餐廳。」

警察開口,「你記得是哪一家餐廳嗎?」

Loki指著後面的方向,「下一個路口左轉,一家法式餐廳吧,看起來很高級。我不太會念它的名字。」

「可以請你跟我們一起過去嗎?」

「不好意思,我還有事。」Loki從暗袋拿出小紙本跟一枝筆,寫下一串電話後遞給警察。「這樣吧,有問題再聯絡我。那個人跟我差不多高,金色頭髮深藍色西裝,體型比我壯一點而已。」

「謝謝,不好意思打擾你了。」警察將紙條收進口袋,帶著男孩母親離開。

警察跟Loki擦肩而過之時,紙條被Loki用魔法滑出口袋。他彎下腰撿起紙條,「沒有什麼比驚喜帶來的甜頭更驚人的了。」他下的催眠會在男孩看見母親後解開。
Loki躺在他獨棟房子頂樓的躺椅上,欣賞難得有星星的天空,不只一顆,似乎有十顆同時向他閃爍。「算是一口氣做了兩件好事。」將手掌舉到眼前,「為什麼還不把法力還給我呢?」

奇怪的卡通鈴聲響起,那是他為Donald專門設定的。他按下通話默不作聲,直到對方先發第一句話。

「嗨…。」Donald那頭有冷氣的咻咻聲。「我聽說Clooney的事了。你還好嗎?」

Loki冷冷地笑著。「我很好,Jessica還好嗎?」他暗罵Donald愚蠢。

「我不是她的男朋友。不過應該好不到哪裡去。」Donald停了一陣子。「你在哪?」

「在家。」Loki開啟擴音模式,將手機安置在躺椅邊的凳子上。

「我記得你家沒有這麼豪華。不是郊外獨棟別墅,也沒有這麼大的平台讓你看星星才對。」Donald的語氣狡猾,有如偷腥的貓。

Loki從躺椅上坐起來。「你跟蹤我?監視我?」走到頂樓邊緣,「你在哪裡?」他細瞇雙眼,人影出現在屋子對面的大樹下,揮著手走向大門。「滑頭的狗!」他憤怒地抓起手機走進屋內。

腳步在樓梯上快速拍打,停在暗紅色大門前。打開,「你是變態狂嗎?」瞪著比他高的Donald,兩三下就被對方壯大的身形擠到門邊。

「老實告訴你,我為政府工作。」Donald笑著幫Loki關上門。「多虧有你蒐集的證據才能定Clooney的罪。我很遺憾你對Fred所做的事,他其實只要定期看心理醫生就好,現在必定備受室友照顧。」

「所以我的一舉一動都被監視著?就連我們的通話內容?」Loki還沒料到自己會出名到被政府監控,他凡間的軀體應該清白如白紙。

「算是吧,我負責你的部分。」Donald逕自走進Loki的廚房,從各類茶中選了玫瑰花茶,拿出櫃子內的茶壺準備沖泡。「跟你聊天算在監聽範圍。」

Loki追到廚房。「我應該嘲笑你的自大,還是敬畏你的膽量?來我的地盤跟我坦白一切。」

Donald繼續手邊工作。「從你揭發Clooney那一刻我就開始放假了。」盯著茶壺的視線轉到Loki身上,「我泡了你最喜歡的茶。」

Loki被Donald溫柔的眼神頓住思想,瞬間不曉得該頂什麼話回去。而一開口說的話即澀澀的,「是你監視我得來的嗎?」平常的他早就一爪凍死對方,不會讓對方還活著幫他泡茶。地球果然是理智的蛀蟲。

「因為是你才知道你喜歡喝什麼。」Donald散發的壓力無形壟罩著Loki。雙手捧著Loki尖細的臉,拇指在顴骨上磨擦。「雖然做了兩件好事。但是我知道你喜歡搞破壞,喜歡惹我生氣、折磨我、逃離我。」

Donald的呼吸膠在Loki眼皮上。像是做壞事被抓到的小孩,內心顫抖恐慌。他無視直覺猜測,還在作最後掙扎,只要Donald不叫出他真正的名字…。

「我認真起來演得不錯吧?憋得我快吐血了。」Donald笑出上排牙齒。「我終於騙到你這位詭譎之神了,…Loki。」

Loki覺得Donald的笑容更像是要殺了他。

FIN.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