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17, 2012

【The Fades】To-Learn List#3

Mac走進Paul的房間,原本John打地鋪的枕頭跟棉被全都移到Paul床上。「嗨。…John改睡床上了?」他覺得自己最佳好友的位置動搖了,甚至覺得Paul跟John並坐在床上的畫面異常美好,就像一對長年好友不說話也不會尷尬。

Paul從書中離開,「地板太冷了。反正我的床加大過,兩個人睡還可以。」他意識到最近天氣變糟,感覺隨時都會下雪。John再怎麼不死也不需要睡在地板上受罪,應該讓John跟人一樣睡在床上。

「我不覺得冷。」John專注在手機上的遊戲,眼神從未離開過。他坐得比較低,頭剛好舒適地靠在Paul拿著書的手臂上。

Mac接收到Paul無奈的眼神,完全像管不動小孩的母親。他坐上Paul原本看書用的單人沙發,「John終於會用手機了?」手擱在軟硬適中的扶手上,紋路摸起來特別舒服。

Paul立即笑得很驕傲。「沒錯,買了第二支手機之後。」看了手臂旁的John一眼。「雖然沒有再按壞手機,卻對內建遊戲異常入迷。」對此不滿意地噘起嘴。

Mac挑眉,他不知道Paul在不滿什麼,學到會玩遊戲不好嗎?「那,John先生。需要我的電話號碼嗎?」他認為加上先生比較能得到John的注意力。要跟John變成朋友的障礙之一就是注意力,他還缺少John對Paul的尊敬?在乎?

John快速完成一個關卡才按下暫停。「不需要。」注意到Paul皺眉的臉,「只要Paul的號碼就好。」Paul的臉泛紅看起來似乎不開心?Mac倒是沒什麼反應,於是他向Paul解釋。「相信我,真的只要你的就好。」Paul的臉上表情更奇怪了。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Mac笑著揮揮手,「沒什麼大不了的。」

John放下手機站離床,被床彈了一下的Paul疑惑地說,「怎麼了?」闔上書。

「媽媽出門前叫我洗衣服,現在好了要拿出來曬。」John敏銳地感覺到後院的洗衣機停了,衣服如果沒有拿出來會在裡面臭掉,他最討厭莫名其妙的東西臭掉的味道,跟動物死掉的味道不一樣,不合乎邏輯地詭異。他為此異常討厭非生命體發臭的味道。

「媽媽?」Paul跟Mac異口同聲地說。

「Roberts太太希望我叫她母親或是媽媽,甚至媽咪。」瞬間John已經走到房門口,「我選了最入耳的媽媽。」

「他剛剛笑了吧,那傢伙。」Mac激動地站起來,食指指著走出房間的John。「他得意個屁,得意個屁!他到底有什麼目的,那傢伙太怪了!」Mac嫉妒到快要炸開,身為Anna男朋友兼Paul好朋友的他還沒叫過Roberts太太一聲媽媽,甚至一點相關的詞都沒叫過。

「什麼啊?媽媽到底在搞什麼?」Paul走過Mac跟上John,他不想被Mac的怒吼攻擊。打開後門才剛跨上木板,「噢!」腳一滑整個人不受控制,眼看就要跌坐在地有人即時抓住胳膊,受到驚嚇軟掉的身體被John護在手臂間。「謝謝。」語氣虛弱。

John看著懷中軟弱的人類小口小口呼吸著,就跟他吃過的小老鼠一樣可愛。「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我是照媽媽講的做的。」他用眼神示意一地上的洗衣精泡泡。

Paul皺眉離開John的懷抱,帶著懷疑搖晃門邊的洗衣精,果然空空如也。他無奈地看著John,「不用加到一整罐,依照指示多少衣量加多少洗衣精。你是不是忘了看?」他不想責怪John,卻沒收好語氣。

「對不起。」John看著自己交握的手,Paul的話使他難受。除去殺戮要他重新適應世界,以前他用看的覺得簡單,實際做又如此笨拙。一時之間思緒混亂起來,懷疑自己存在的目的。第三隻手握住他。

「嘿,沒什麼大不了的,用清水再洗一遍就好了。」Paul堅定地握著John的手,給予安慰跟溫暖的力量。「不過,你真的要叫我媽,媽嗎?」

「不好嗎?」John始終瞪著Paul的手,鬼魅般舉到嘴邊親啄。抬頭跟Paul對視,「我覺得很親切呢。」Paul的臉又紅了。不知怎麼地,他決定要找出Paul的各種紅潤方式,他喜歡紅著臉的Paul。

Paul猛地抽回手。「快把衣服洗一洗!」尾音有些弱掉的逃出後院。心臟不聽使喚快速跳動著。

John笑著閉上眼聽Paul的心跳聲,「太美妙了。」生命力的雀躍聲。他打開洗衣機聞裡面的味道,跟Paul身上的一樣,「太棒了。」妙不可言的滋味,他大概知道自己為什麼而混淆情緒了。答案呼之欲出得令人驚訝,不算太糟。

FIN.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