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23, 2012

【TWD】Just A Kiss

感覺自己寫過這種橋段。whatever,反正我就是喜歡在自己喜歡的橋段內旋轉。
然後根本沒那個意思,內容有點像一首歌,那就只好這樣命名囉~ (沒原則+命名苦手)
而且我真的寫得很亂耶,又短又亂。

生活在無時無刻必須戒備的世界,Daryl變得異常淺眠,只要一丁點不自然的腳步聲跟呻吟聲都能吵醒他。睡夢中聽見帳篷拉鍊聲,他沒有醒過來;踩進帳篷內的沙沙聲,他立即睜開眼抓住十字弓對準入口。

「嘿,是我。」Glenn從黑暗中走出,乖巧地拉好帳篷拉鍊。「剛跟Dale輪完班。不需要每晚都拿弓箭對著我吧。」他無奈地躺進Daryl旁邊的睡袋內。

放好十字弓。「你動靜不那麼大我就不會對著你了。」Daryl撇嘴側躺向Glenn,雙眼在Glenn身上來回掃視後安心閉上眼。

前晚發生的事使Glenn還驚魂未定,他思考了很多,也在內心下了很多目標,卻總是沒有行動的契機。過了很久Glenn還是睡不著,他轉向Daryl說。「你心情不好?」他知道不是時候,但他的腦袋跟嘴巴停不下來。

帳棚內安靜了很久,最後Daryl從鼻子發出一聲嘆息。「閉嘴,睡覺。」眼睛依舊閉著。

「有什麼事煩著你嗎?」有些時候Glenn也會罵自己雞婆,抱怨自己知道很多守不住的秘密。「你看起來心情真的很差,是Sophia的關係嗎?」他受不了他人憂鬱、心事重重的樣子。Daryl依舊毫無動靜,他再接再厲,「Carol似乎很關心你?」

「看在老天的份上,」Daryl睜開眼銳利地瞪著Glenn。「閉上你的鳥嘴!不要惹我生氣,中國佬。」他的臉介於睏意與不耐煩之間。

「好吧。」Glenn悶悶地說,頭縮進被袋內閉上眼。

即使被吵醒而不高興,Glenn現在的狀態卻也讓Daryl非常不開心。「你到底想講什麼快點說一說,老子我還要睡覺。」看Glenn閉眼搖頭,他伸出手無奈地撫摸Glenn露在外面的臉頰肉。「對,Carol最近很關心我。那是因為之前我為了她女兒受過傷,還安慰過她,僅此而已。」指頭勾動Glenn眼睫毛尾端。「你在乎嗎?」

「我在乎,」Glenn張開眼,「每個人。」他的雙眼黯淡下來,「但是我很弱、膽小、貪生怕死,我甚至幫不上Rick跟Hershel的忙,我只想逃跑跟活命…。」Daryl的指頭動得如此溫柔,著實柔軟了他的緊繃。「我不知道接受別人保護的自己有什麼用。」

Daryl沉默地撫平Glenn亂翹的頭髮。他內心想要看照Glenn,但也說過不再保護任何人,他無法一再忍受在意的人離開自己,於是他假裝自己是什麼都不在乎的渾蛋。「那是什麼鬼想法?那就把自己變強啊!在自怨自艾個屁。」手收回被袋內。

失去Daryl的指溫,Glenn立刻一陣失落。「你可以教我嗎?」

面對Glenn褐圓的哀求雙眼,Daryl突地感到失敗。「你…,真的很會要求人。」Glenn一臉疑惑地看著他。「如果教你有報酬的話。」

「什麼報酬?我沒有錢,況且現在錢一點用也沒有。」Glenn不自覺翹起上嘴唇。

Daryl看著Glenn的嘴唇發愣,驀然勾起嘴角。「還有你的肉體不是嗎?」笑看Glenn驚恐的樣子。「當我的傭人之類的,我要水給我水;我要食物就幫我拿。」現在Glenn微張的嘴更吸引他,微弱光線下反射著水潤。「如何?」

Glenn不情願地說,「好吧…,從明天開始!」既然如此他不允許Daryl偷懶。「一定要教到我變強為止!」

Daryl哼笑,「是為了女人吧?」他跟殭屍一樣都想將Glenn吃了,於是他非常不樂見Glenn跟Maggie搭上線。「你知道我會不高興吧。」他笑得陰沉,不懷好意地看著Glenn。

Glenn知道Daryl對自己的想法,所以他有些興奮跟窘迫;莫名其妙想笑。「我只是不想扯後腿而已。」他笑著搖頭,雙眼一度閉上。「你也有Carol不是嗎?」他的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亮。

「是啊、是啊。我們彼此扯平了。」渴望親吻Glenn的慾望在Daryl內心拉扯。「那現在可以給我個晚安吻了嗎?」他再度伸出手試圖抓住Glenn的脖子,卻被對方咯咯笑著退開。

Glenn抓住Daryl伸過來的手,仔細摸過每個指頭,慎重地在手心一吻。「謝謝你這隻手一路的保護,晚安。」立即轉身背向Daryl。

手心還留著Glenn嘴唇的觸感,Daryl的手摸平Glenn後腦杓的髮尾,手往下溜過Glenn的腰;狠狠地將Glenn抓向自己。「只是要一個吻而已。」貼在Glenn耳殼上講話。

陣陣顫慄刷過Glenn脊椎,尤其原本耳朵上的嘴唇已經在啄吻他的脖子。Daryl就像一位甜膩的追求者,被甜蜜的感覺包圍著,一張網捕抓住逃跑在外的他。「好。」

Glenn轉過頭,Daryl馬上吻住顫抖的唇,兩人近似滿足地發出呻吟。而Daryl不多加深入,僅止於舌頭在Glenn唇上勾畫,Glenn反而微張嘴舔過唇外的舌,Daryl笑著含住Glenn的舌頭。Glenn不由自主向後靠上Daryl胸膛,頭更是追上Daryl欲要離去的唇。Daryl由胸腔發出無意義的聲音。

Daryl強迫自己移開嘴唇,大拇指抹掉Glenn嘴上的口水。「晚安。」低頭親吻Glenn外露的脖子。

Glenn還一臉迷茫,脖子被Daryl的胡渣刮得發癢。「晚安。」帶著發麻的嘴唇跟溫熱的體溫入睡,無意識前還感覺得到Daryl在他耳背上吸吮一個吻痕。

「我不會讓你受傷的,知道嗎?」下咒般Daryl在Glenn耳邊低語。

FIN.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