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12, 2011

【TWD-RPS】Not Die Yet

CP:Norman/Steven
前接:【TWD-RPS】Good Hell
迴轉得很快速,甜得很不可理喻,我噁心了我。


有一隻手正輕柔地梳開他的頭髮,將翹起的部分撫平,指頭滑過他的耳側與臉頰,在他的髮鬢邊緣來回滑移著。舒服地使他更加鑽進枕頭裡,但在他睡得正香甜時手機的鬧鈴準時大響,嚇得他一陣機靈。

Steven瞇著眼在床頭上摸索手機,而他拿到的不只是手機還有一張紙條,他勉強睜開雙眼,紙條上簡單寫著『對不起。』,下意識將紙條亂抓成一團丟在地毯上。「混帳。」

他在床上躺了一會,直到第一次賴床鈴聲響起才起床,撇了撇嘴收起地上的紙團。經過Norman亂七八糟但空無一人的床邊時忍不住氣憤地踢了一下,反而因為踢到床腳而弄痛自己。「該死的!」他不高興地轉身走向浴室。
Steven不敢相信Norman正在實行某種道歉行動。早上打開三明治盒,拿起三明治看見底部放著一張道歉紙條;個別訪問前接下對方分發下來的礦泉水,喝了一口發現包裝上寫著小小的對不起,他作賊心虛得用手握住包裝深怕被別人看見;上台前他進廁所小便,洗手後口袋內馬上發出簡訊聲,打開一看果然是道歉訊息加上一張Norman的苦瓜臉。

他感到史無前例的煩躁,不喜歡自己有所動搖,卻又忍不住笑開嘴角。於是他跟隨自己的感覺,愉快地回覆『滾邊去!』加上一張中指照片。在別人對他投射怪異眼光之前快速走出廁所。
他們站在布幕旁,等著主持人叫自己的名字上台。Steven突然感覺有人在戳自己的小指頭,他轉過頭擺出嚴肅的臉。

Norman不在乎Steven給的態度,無聲地對說,「對不起。」手指輕輕地劃過對方的掌心,笑得真誠又狼心狗肺。看著對方明顯地咬住下嘴唇止住笑容,更加體會到放下身段是值得的。
之後的派對Steven都試圖逃離Norman,但對方不知怎麼地總有辦法黏在他身邊,在他發作前總是有人上前跟他們搭話或是要求拍照。即使他一個頭兩個大也只能默默接受,手中的調酒一杯接著一杯地喝。

Norman喜歡看Steven鬧脾氣時的表情,眉毛微蹙加上小小噘起的上嘴唇。他笑得像隻偷腥的貓。「嘿,開心一點。」他看得出來對方離喝醉只有一步之遙,眼睛跟臉頰都出現迷人的桃紅色。不得不承認自己看得口乾舌燥。

Steven使勁裝出惡狠狠的眼神,「噢,少擺出你真的關心的樣子!」他真心覺得自己太弱了,畢竟腰被別人握在手裡還不懂得反抗,像是他已經原諒對方了一樣。他邊在內心咒罵自己邊喝手中不知道是什麼的酒,突然感到一陣暈眩。

扶住差點往另一邊倒的Steven,「我們先回飯店。」得到對方一個近距離貼近跟一個『去你的。』。「不管了,臭小子!」Norman拿走對方手上的酒杯,好不容易才半拖半拉到電梯內。

一進到電梯內Steven開始呵呵笑起,雙手圍住Norman脖子,笑聲的熱氣打在Norman臉上。一時之間Norman有些卻步,但由於太過想要擁有Steven,雙手擁住後者的腰,嘴唇如同一隻採蜜的蝴蝶停落在Steven唇上,摩擦吸吮著卻不敢深入驚動這個時刻。

Steven的手滑到Norman胸前,顫抖地睜開眼,率先退出自己的嘴唇。腰上收緊的手使他的心驚跳了一下。推正歪掉的粗框眼鏡,緊張地一再舔嘴,「我們去吃比薩!」

Norman還在享受肌膚之親而已,一下子就被對方拉回奇怪的現實。「什麼?」內心贊同喝酒吃比薩,但他現在要的不是食物,而是更多的,Steven Yeun。「這個時候?」對方掙脫出他的懷抱並點頭。「在我們親完吻之後?」

Steven忍不住露出感到噁心的鬼臉,「沒錯。」
「好吧,這是個很棒的決定。」Norman一口一口咬掉美味的比薩,與坐在對面的Steven對看。兩個大男人坐在綠色小圓桌邊上,沉醉於美妙的比薩之歌中,不在乎店內其他人的私語與目光。

「好像有人本來不想來的…。」Steven止不住調侃著,尤其在對方跟起士奮鬥卻還是黏在鬍渣上時,他笑得更開心了。
「好不容易又看到你的笑容。」他們各自佔據飯店電梯內的角落,Norman的眼無時無刻都停留在Steven身上,一股很大的吸引力拉著他,拽著他靠近對方。

「那又怎樣?」Steven不在意地說著,雙手環抱胸口,心隨著樓層數字跳動。酒醒過後總是特別清醒。

Norman微笑。「我跟那個日本人早就分手了,真的。」正式而有禮地道歉後補上,「我還是你的,Steven,我是你的…。」他現在想做的是抱住對方,烈火燃燒般地親吻著,以羅馬大軍進攻之勢。但他只是站著不動。
早晨清醒Steven卻一動也不能動,他的胸口上躺著Norman的頭,腰部與下半身都被對方緊密壓制著。才拉開一半腰上的手,對方馬上醒來並立即圈住他,瞇著眼親吻他敞開的胸膛,鬍渣刮得他心跳加速。他機靈地用兩根指頭箝住對方的嘴。

「嘿!」Norman甩開他的牽制並咬住指頭,輕啃每個指節。「別太過份了,先生。」他威脅地瞇起雙眼。但對方只是從啃咬變成親吻,並一一吻到他的脖子,手更是伸進底褲內摩娑他的屁股。「喔,該死的!」Norman在他耳朵下方吸出一記吻痕。

「寶貝,你是我的。」Norman舔著自己的傑作;手自有意識地已經扯離Steven的底褲,睡袍下是全身赤裸的愛人。擁抱失而復得的Steven,他是瘋了才會忍住這麼久不碰對方,曾經的離去使他焦慮。「不要再離開Mingus,…還有我了。」

Steven歪著頭打量上頭的Norman,一手捧住後者的臉啄吻著。「你才是沒有下次,再一次就玩完了,瞭嗎?」有如老大般宣示著。

Norman笑得裂開嘴,「了解。」吻住Steven也是笑著的嘴。愛是如此簡單。


FIN.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