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 20, 2011

【Thor】Bad Heaven#3

前接:【Thor】Bad Heaven#2

昏暗的餐廳像是一紙半開的箱子,從外頭看得模糊,真實知道內容之後才了解好奇的自己有多麼無趣。就像現在Loki盤裡的兩塊干貝,煎黃的底部與可口的裝飾都比味道強,叉子也毫無食慾地將干貝撕成碎絲。他漫不經心地聽著女伴講話,這次是他第誰知道幾次嘗試人類正常交往約會。

喋喋不休的桃紅雙唇,不知道講到什麼瞇著眼對他笑,於是他也禮貌上回以微笑,然後是一陣含蓄的輕笑,長耳環配合笑聲碰撞和音。突然他的女伴止住笑聲,「怎麼了?」

「我以前的指導醫生。」

順著粉色指甲Loki看見Donald與Jessica,看來上次宴會上安排的私人約會成功了。Loki快速轉過頭思考,他的女伴主治心臟內科而Donald是指導醫生,但他記得Donald開的是兒童診所。一切開始有趣起來了。「我知道他,他不是開兒童診所的嗎?」

他的女伴咬了咬嘴唇。「好像跟醫院裡面的人意見相左,離開前他說寧願救單純的小孩什麼的。」深深吸口氣並吐出來,「以前還迷戀過他的說…。」眼神飄到Loki身上。

Loki笑出聲,右手往前伸握住對方的。「我們走吧。」紳士般迷人地笑著。心想,『想不到Thor地球上的肉身這麼優秀,但還是一樣愚蠢。』

他的女伴猛然羞赧了臉,「我先去一下洗手間。」優雅地拿起提包站起身離開。

直到對方消失於視線內Loki的臉才冷漠下來,他對附近的服務生示意結帳,交出信用卡後環著胸坐在位置上等候。這段時間他可以想很多事,例如讓Clooney的如意算盤破局;例如勾引Jessica等等有趣的計畫。不做點壞事他就無法平復心中的躁動。
Loki的車子停在餐廳設的停車場中,場內可以說上燈光的只有柱子上的逃生指示燈,不然就是會發亮的停車格線了。這時他靈活的舌頭在對方嘴內騷攪,勾出一陣陣嬌吟,他愉快地再接再厲,手伸進對方裙底。

「啊,Miconi先生…。」他的女伴也毫不含蓄,抱住Loki並拉扯出襯衫頭,手掌在Loki腰腹間來回摸撫,下體更是配合Loki扭動。「啊,太棒了,Miconi先生!」

Loki的手指纖長而靈巧,逼動對方每一個顫抖。最後他的女伴也無暇挑逗他,只能攀著他的肩頭壓抑呻吟,弓起腰閉著眼打顫呼吸。最終以一聲梗在喉嚨內的尖叫收場,Loki抽出指頭舔舐著,惹得對方再次怦然心動。
「你可以想像嗎?Nick。」Clooney坐在椅子上邊搖腳邊點燃雪茄。「我的寶貝跟Don正一步一步照著我的預料發展!」說話時手跟著晃動雪茄,「昨天Don送Jessie回家,我看再過幾天他就會敗倒在Jessie的石榴裙下了!」

Loki看Clooney笑得這麼開心只好堆出笑容。「那Fred Black呢?」跟Donald Blake比起來雖然略遜一籌,但Clooney似乎也想攏絡Fred Black的樣子,像是安排到新設的醫院內。

「Fred Black…,」Clooney思考時喜歡手抵下巴;食指點著鼻子。「他本身就有意願過來,只是價錢的問題而已…。」白煙從Clooney指尖慢慢往上飄,直到被空調吹走。「你去探一下他有什麼喜好。」像黃鼠狼那樣笑著。

「沒問題。」Loki挑眉假笑。他只需要打一通電話跟等待幾天即可完成這項任務,甚至趁空檔還可以打打高爾夫或喝喝酒。
夜晚的街頭五光十色,Loki覺得自己有些沉醉於人類世界,骯髒的空氣與糜爛的氣息,夜店內音樂如雷震耳,不管對方是誰只要貼身搖擺就好。他接過不知從哪裡傳來的藥丸,和著酒一口吞入肚內。

藥力生效過後瞳孔急速放大,音樂越大聲越高興,腳步急促雀躍。他拉近始終跟他貼身熱舞的女黑人,近到可以聞到彼此的氣息,壓下對方的下巴舌吻。對方也不拒絕,伸出雙手擁住他的肩膀,隨著音樂磨蹭Loki下體。

「Miconi!」Loki不理會有人叫喚他的假名。「Miconi!」Loki雙手蓋在女黑人臀上搓揉。「Miconi!」一個人拉開Loki跟女黑人。「Miconi!」

「Blake?」Loki看著今天的獵物投入別人懷抱。視線投回到Donald身上,「你怎麼會在這裡?」Donald一副沒聽到他講話的樣子。於是他向前貼到Donald耳邊,「你怎麼會在這?」

「跟Fred來的!」Donald也貼在Loki耳邊大聲講話,「想不到你會…天啊!」如此近的距離他可以看見Loki放大的瞳孔,「你嗑藥!」另一個確認Loki嗑藥的原因是他看見Loki異常放鬆的笑容,跟第一次見面緊繃的感覺完全不同。

「對,那又怎樣?」Loki大方承認,手搭在Donald肩上,可以感覺對方衣服底下結實的肌肉。他曾經希望跟Thor這般親密,而既然Donald是Thor的肉身,也算完成一半願望了。

「不行,我不允許!」Donald一手抓住Loki搭在肩膀的手,一手扣住Loki的腰。「跟我離開!」半拖半拉著Loki往出口移動。

「什麼!?」酒醉的Loki既驚訝又憤怒。「你是我的誰?關你屁事!」在Donald懷中跳動掙扎,卻還是一路被抓出夜店。
「不敢相信。」Loki靠在椅背上喝著Donald買來的冰水。「想不到你是個這麼雞婆的人。」按開車窗,讓風吹醒他的醺醉。

Donald眼看前方車向嘆氣。「對我來說你就像我失散的弟弟,需要強硬教育才不會出差錯。」

Loki差點被冰水嗆到。「你有弟弟?」他不由自主擔憂,懷疑自己的肉身也許是Donald失散的弟弟,命運變相的惡作劇。

「喔,不是!」Donald莫名慌張。「那是比喻,比喻。我、我是獨子,想要有個弟弟那種感覺。」尷尬地咳嗽著。

也許是藥效未退的關係,Loki愉快地笑出聲。他發現自己喜歡Donald慌張的一面,跟Thor比起來格外光滑的臉頰更可以看見情緒。這時他不容許自己想到Thor,跟Thor比起來Donald好太多了。

「我曾經有個哥哥。」他看見Donald挑起眉。「他是個好人,像個笨蛋,所以我討厭他。」他說得輕描淡寫,路邊亮光飛快打在他臉上。「你跟他很像,但是我不討厭你。」他不習慣被Thor以外的人影響,希望是好的開始。

過了很久Donald都不講話,在Loki以為他真的開車睡著之前開口。「你…這麼不喜歡你哥哥嗎?他是個…好人,不是嗎?」在結尾處發出挫敗的咕嚕聲。

Loki煩躁地用手梳動他的褐色頭髮。「怎麼說,」車子趨緩停在他的公寓樓下。「因為,我是罪惡的…,天啊!我該走了。」很久沒有如此慌張了,Loki幾乎是逃跑地離開車子,但還是被Donald叫住。

「Miconi,」Donald雙眼異常悲傷無助,「今晚跟你過好嗎?」


TBC.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