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14, 2011

【TWD-RPS】Good Hell

CP:Norman/Steven
前接:【TWD-RPS】Clip 4
靠,我原本不期待今天發的,居然做到了!


『他是我第一個,也是最後一個男人。』,Steven這麼想著。雙眼直盯手中的iPhone手機,對著飛機窗外拍攝一張照片貼到網路上,不管怎麼看都是自己現下的心情,跟鳥一樣在天空自由飛翔,但人與心依舊是坐在飛機內而不是在空中飛。

他無法忍受的是,狼狽分手後還要繼續一起工作,坐在同一下飛機內,呼吸同樣尷尬的空氣。這就是為什麼他不能接受工作場合內與同事發生感情,分手後總是難堪與煎熬,再怎麼樣,他早已踩入坑裡去,即使爬出來還是滿身噁心泥巴。

不過目前為止他最感謝的是,他身邊並非那位所謂的前男友,不幸中的大幸。但他的位置入眼即可看見坐在前方另一側的前男友,『該死的!』他咒罵對方沒事幹麻轉頭跟他對到眼,於是他不爽地拉起腿上的毯子蓋到頭上假寐,希望一路睡到目的地。
Steven睡到有些迷糊,手抓著行李;眼戴太陽眼鏡,睜著眼其實是靈魂出竅的狀態,從開開合合的嘴巴中根本沒注意到自己跟誰同一間房間。當大家各自離開前往房間後他才回過神,有一刻他驚慌自己沒聽到房間號碼,下一刻他的肩膀被人輕拍兩下,於是他轉過頭感到自己的臉分崩離解。

Norman討好地笑著,「走吧。」他說得很小聲,因為他讀到對方臉上的驚訝與不舒服,那表情如同一把刀在他心臟上割劃,刻著『我恨你』、『我討厭你』等詞,但還是在鮮血直流中為對方跳動著,希望他噴出的熱血可以溫暖對方冰封的心。

過了幾秒鐘Steven才找回語言能力,「不能跟別人換房間嗎?」他覺得胃被別人狠狠揍了一拳,而且還不敢看是誰揍了自己一樣。『是誰作了如此神奇的決定?我一定要謝謝他/她,用我的拳頭。』

深深盯著Steven依舊外放的表情,Norman不容置喙地說,「來不及了,剛剛在問有沒有異議的時候你一點反應也沒有。所以,放棄吧。」他絕不會再放走對方,內心得逞的狂嚎著。

『他在開玩笑,對吧?』Steven覺得他的胃真的在絞痛,而且他發誓他沒聽錯對方幸災樂禍的語氣。他隔著墨鏡看進對方也帶著墨鏡的雙眼,忍住臉出現怪表情。「好,走吧。」認命又不甘地緊握行李箱手把,而且他發誓他真的看見對方轉頭前短暫的笑容,那可惡的笑容!
進到房間Steven拿下墨鏡無力地坐在床上,他的笑容只出現在看見兩張單人床後馬上消失,因為他不想讓室友看見他的笑容,或是除了面無表情以外的表情,當然生氣或不爽等負面表情也都可以。在他放鬆到幾乎要躺向床時,一張鑰匙磁卡出現在他眼前,一瞬間警戒又回到他身上。按耐著躁動的心看向對方。

「另一張鑰匙。」Norman晃晃手中的卡片並友好地笑著。

Steven忍住吞口水的衝動接下卡片,指尖不小心觸碰到對方的手,因此觸電般地快速收回手與卡片,頭轉往另一側咬住嘴唇肉,大氣也不敢喘。

站著的Norman將Steven的反應盡收眼底,Steven的所有反應都如此令他悸動,如同驚動的小動物,只會讓他更想將對方收在手中擁抱親吻,親吻,他現在真的想狠狠吻Steven。側過頭的樣子露出一片白皙頸部,他想到自己曾經在上面親吻低語,所有慾望都經過那片皮膚下的血液呻吟,他不能自己地站在對方面前幻想。

Norman的雙眼似乎真的在發射熱視線,Steven從臉紅到脖子上。於是Steven受不了氣氛地站起,矮對方半顆頭的身高下將Norman推開到安全距離線上,抓起相機與隨身包快步走出難以忍受的房間。
Steven大力關上門後Norman挫敗又無奈地躺到Steven床上,擁抱枕頭如同擁抱Steven。不知過了多久他才從床上離開,打開行李拿出隔天要穿的衣物吊起,並好笑自己今年與去年穿了同一件襯衫,且感概今年與去年的心情大不相同。

他拿出手機拍下Steven的空床位與還未打開的行李,對Steven床位邊的東西產生同伴心理,都是被Steven留在房間內自生自滅的可憐蟲。他撇了撇嘴不開心地打開平板電腦上網,尋找聖地牙哥的樂子。

當Steven心不甘情不願回到飯店已經是晚上了,慶幸的是他並非一進門就見到Norman,而是從浴室內傳來一陣陣水聲。他甩了甩油膩的頭髮半躺在床邊瀏覽相片,即使現在窗外黑暗,他依舊可以從圖片上感受到加州的好天氣,美麗怡人。

然而浴室開門聲打斷了Steven內心的平靜,Norman下半身單圍毛巾走出浴室,加上身後散開的蒸氣在Steven看來猶如惡魔上人間作惡的畫面。他放下相機溜逃似地閃入浴室,並且不承認自己又為那具身體怦然心動,他貼在門板上懊惱地低吟,倉皇下忘記帶任何可以避體例如內褲的東西進來,不過他發現對他來說過大的浴衣直接備在浴室內。

但下一秒他又懷疑,即使披有浴衣,光著下體這部分是否會被對方認為舊情未了所展開的誘惑?這個念頭令他瞬間全身雞皮疙瘩。
依舊只圍住下體的狀態,Norman坐在小桌前喝著客房服務叫來的紅酒,他身後照著聖地牙哥的月光,眼前是背對他的Steven正在笨拙地穿上內褲,顯得更加可愛誘人,對二十七歲的男人來說真不是蓋的。他再次承認自己陷入亞洲狂熱中。

他承認自己迷戀這個小子,那對方呢?愚鈍地躲著他;不看他,在他面前假裝聾啞人士,不給他解釋的機會,讓他體會自己是真正的渾球。他是真正的渾球,因為Steven關掉自己那邊的床頭燈,濕著頭髮塞進枕頭內,背著他在棉被內脫掉浴衣亂丟在地板上。

Norman大口喝掉杯內剩餘的紅酒,拿起梳妝桌上的吹風機走到Steven床邊,插上插頭坐上對方的床,打開吹風機開始吹乾對方的頭髮。身子往前傾就可以看見Steven緊閉雙眼,在棉被下握起雙拳抗爭體內每個細胞的叫囂。

直到Steven的頭髮乾到根根分明他才停止,但他未馬上離開,反而忍不住滿嘴酒氣親上Steven紅潤的臉頰,克制自己抱著對方入眠的衝動。「我知道自己不能再碰你,只是很難忍住…對不起,還有晚安。」隨後果斷離開Steven的床,為對方關上所有燈光。

TBC.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