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8, 2011

【Seconds Apart】Not Die Yet

CP:Jonah/Eve, Seth
好的,確認Seth是哥哥,雖然我一直想要年下攻啦。


深深吸一口氣,Jonah從睡夢中清醒過來,靜謐無聲只聽得見心臟抽痛拍打,拉開棉被立即出現截肢雙腿。他在火災中獲救,一具焦屍跟他手握著手,為了讓他們分離還將焦屍的手掐碎,他在昏迷中拋棄了孿生哥哥存活下來,巨大的痛苦使他漸漸出現恍惚跟失憶的現象。

不過至少他還記得誰是Seth,誰是他的妻子。在Eve的細心照顧下他們決定結婚,搬到接近山區的地方,不時Eve會推他到房子後面的平原散心,每次呼吸完清新空氣後腦袋的混亂總是變得較為平靜。

距離現在他們結婚三年,而他哥哥的忌日則已到了第四年,每到這時他會要求妻子帶他到哥哥的墓地,經由一些鮮花告知他的道來與思念,永遠的分別令他鬱鬱寡歡;暴躁甚至自殘斷截的雙腿。而最近困擾著他的還有腦內會接收到雜亂感應,甚至還會無時無刻出現片刻影像,都是一些極具破壞性的畫面。

失去另一半,他不知道自己是否還有能力。

突然一隻手輕拍他的肩,將他從恍神中拉回,是Eve。疲憊的微笑,悲憐的眼神,曾幾何時愛情消失了?想拒絕同情卻開不了口,因為他忘記自己在火災中嗆傷喉嚨,早已失去說話能力。『比死還可憐。』他無情緒地想著,一副不是在評論自己的樣子。

「Clark醫生來了。」在他妻子後方出現提著公事包的男子。

他點了點頭,只是例行公事檢查身體狀況。另外他較感興趣的是醫生似乎深受他妻子吸引,每回檢查完都會坐留在他們茶几前,跟他迷人憂心的妻子聊天,一點一點的占據Eve心思。

醫生檢查完畢跟著Eve走出房間,Jonah自己扣好上衣鈕扣。沒人注意到他還留在床上,沒有早餐,尚未梳洗。於是他自力更生爬往床邊,拉開放置在旁的輪椅,但他低估自己的手臂力跟體重,碰地重重摔在地板上。聽到聲響趕來的妻子急忙拉起他,未離開的醫生馬上檢查身體是否有受傷。

而坐在地板上雙眼空洞的他喊著,「Seth。」
Eve還對Jonah叫Seth的名字耿耿於懷,憂心忡忡卻不得不推丈夫到墓園。無論多久她還是覺得邪門,生前Seth想殺了她;生後還纏著他們不放,如同呼吸空氣都有Seth的存在。於是她留下丈夫離開,走回車內等待。

Jonah靜靜地在心裡對Seth說話,他的感受與想念,這時又有雜訊傳進他腦內,但不似以前心靈感應那般舒服,只有刺痛與刺痛。他抱著頭跌下輪椅,張開嘴無聲尖叫,無助使他眼眶沁出淚來。

在車內看見Jonah跌倒的Eve嚇了一跳,立即下車準備衝去扶起丈夫,但是她停住了。一道人影從天使雕像走出來,她不願再次見到的夢魘,不可置信地那是Seth,不論多久都忘不了的壓迫感。Seth眼帶威脅的神情令她定住腳步,全身發冷顫抖。

乾巴巴地看著Seth將昏厥的Jonah從地上抱起;放置輪椅座內,慢慢地隨著恐懼增加來到她面前。

TBC.

2 comments:

少言。 said...

爲什麼Seth會沒死,這個妳肯定要交代清楚......(拉衣角)

Comma said...

我可以預告的是,必定很彆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