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4, 2011

【Seconds Apart】Good Hell (2/2)

CP:Seth/Jonah, Clark/Eve
前接:Good Hell (1/2)
放這張圖是沒有理由的,還有故事越走越奇怪,我已經不在乎了。(請幫我抓錯)



Seth拍掉Jonah猶豫的手,如對待幼兒一樣將弟弟抱離座桶。Jonah的頭舒服地靠在他肩上,近失去生命的身體冰涼寒冷;他則用體內加劇失控的火焰溫暖對方,表皮因高溫抽緊,溫度若再高一點即化為灰色碎片。但在弟弟體溫正常後控制住了,對方一點異狀也未發覺。

他的眼睛也從金紅色退回原色。

『你生氣了?』Jonah躺在床上任Seth服侍,衣服一件一件穿戴好後立即被放在輪椅上,大腿順而擱上毛毯。他一直盯著哥哥,但未得到回應。

「等我或叫Eve帶你出去都隨你。」Seth將濕掉的長褲脫去,隨興留在地板上,趨步走近衣櫃。「我先去洗澡了。」聞過自己上衣後立即露出厭惡的表情,烤焦的味道。
Eve跟Clark在廚房內談話,Eve沖洗碗盤;Clark擦拭乾淨,儼然一對多年夫妻。稍早餐桌上的談話引起Clark好奇心,但不管怎麼追問Eve依舊守口如瓶,即使,他們發生過關係也不能知道。

另一方面她擔心Clark真認為她不正常,雖然不正常的是自己丈夫與Seth。再者,Seth怎麼復活的?雙胞胎之間的異能真的如此強大嗎?這天發生的事情足以令她神經兮兮一個月之多,更何況假如Seth要跟他們夫妻倆一起住呢?許多謎樣與假設問題一口氣塞進她腦裡。

「怎麼辦?我真的很怕Seth。」停下手邊工作。

「傻女孩。」較年長的Clark順了順Eve的頭髮,「Seth曾經對你做過什麼嗎?」

面對這個問題Eve雙唇緊閉,異於常人的事,跟難以啟齒的事。在她考慮要不要開口之時,

『叮咚。』

她立即自然地走出去開門,心裡鬆了一口氣。Clark驅步跟進。憂心忡忡而未看門上鷹眼的Eve不假思索地打開門,她與Clark看見一對雙胞胎姊妹手牽著手站在門廊,外頭不知何時變強的浪風吹起姊妹倆的金色長髮。有一刻頭髮飛起的樣子像要勒住Eve的喉嚨,但又柔軟散下,她看得心臟碰碰跳。

綁著辮子的那位,「你好,我是Mag。」直順大方的那位,「我是Ki。」接著兩人異口同聲,「我們是來找Seth的。」Mag看似單純使人放鬆;Ki則一直笑臉迎人看不出想法。
由於氣場的關係,Eve不知怎麼地請那對姊妹進門,甚至允許對方至客廳等候。莫名地,踩著沉重步伐走往她與Jonah的房間,卻只見Jonah戴著眼鏡坐在輪椅上看書,得知Seth在浴室後剛要走出房間門竟自動打開。

Seth裸著上身邊擦頭髮邊走進房間,見Eve呆呆地看著他。「怎樣,懷念了?」隨即感覺到Jonah不高興的視線,不在乎地繼續說道,「順帶一提,以前你根本分不出我們,為什麼到現在還要繼續表現得一副很愛Jonah的樣子?」冷哼一聲,濕毛巾拋往椅背。

『Seth!』

「有客人找你。」消失前Jonah將Eve蒼白的臉看得一清二楚。

無聲無息地Seth坐到Jonah看書的圓桌前,平行對視,翹起的瀏海洗過澡後垂下,變得跟以前一樣相似的彼此,如同面對鏡子。「你很生氣吧,那就叫出來。」

Jonah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生氣,他只是不想要哥哥傷害Eve。其實他第一個想到的是Seth不要再傷害他人,跟看著他;不要不理他,將注意放在別人身上,他要重新回來的哥哥看著他就好。

突然Seth站起來;拿下Jonah臉上的眼鏡,「你想要自由走動吧,那就站起來!」捏碎。『哐喳。』
Mag與Ki文靜地坐在長沙發上喝茶,連坐在對面的Clark都不免感到壓力,口乾舌燥下比客人多喝了幾杯茶,而也忘了自己也是客人。尷尬一段時間他才開始想話題,但是不管怎麼想他就是想不出來,醫生腦袋似乎不想思考般只能無力地繼續安靜下去。

很快地Eve走了回來,面帶歉容地說,「不好意思,請等Seth一段時間,他很快就來了。」想掩飾心中的憂鬱,眼神卻管不住。

「你們知道嗎?」Mag將杯子放在口心開手,「十二點過後Seth就又會死了。」面對對面兩人驚訝的反應不予理會,Ki開口接下去。「好不容易讓他在一年內成形成熟,感覺就快白費了呢。」手指向牆上的時鐘。

上頭時間為十一點三十分。

「這是怎麼回事!」Eve焦慮到快要抓爛裙尾。

Mag眨了兩次眼道,「Seth是用我們的血跟法力復活的,」Ki接著,「加上充足的血份跟能量訓練。」像想到什麼好玩的事,兩人有志一同地笑起嘴角。「但如果要完全復活,他今晚必須跟Jonah接上能力,加上訂定契約。」

姊妹兩人的臉如同婚禮上被渲染幸福的客人,一瞬間又變得如死人枯黃慘笑,雙眼死灰。身子有規律地隨著無聲音樂搖擺,瞪著Eve與Clark愉快地說,「生與亡,就在今夜。」嘴巴張開的弧度是會發出笑聲的樣子,但沒有預想中的聲音。

空氣中安靜地耐人尋味,Eve與Clark被眼神釘在沙發上動不了。
『Seth!』

Seth一掌推走Jonah手中的書,淡黃色的眼淚潺潺流出,散出只有本人才聞得到的屍臭味。「我愛你,我需要你。」Jonah只是眨眨眼,依舊處於驚訝與憤怒。「Eve必須消失。」不須實體上的消失,只需從Jonah心中剷除。

『怎麼回事?Seth。』

隨著指針滴答響,Seth有些挫敗地坐回位子,雙手遮住鼻子與嘴巴嘆息。「Jonah,你愛我嗎?」

『當然,我也愛你。』Jonah聞到不知從何處來的焦味。

順著臉向上,Seth將瀏海往上理露出眼睛,卻也真的固定住沒有滑下。「你不會想要傷害我跟離開我,對吧?」Jonah肯定地點頭。「那把雙手伸出來,手心向上放平。」

依照Seth的指示Jonah沒有懷疑照做了。這時Seth雙手分別在Jonah掌心畫圓,作用跟打針前抹酒精棉花一樣,接著食指在掌心內劃過一條橫線流出血來。Seth噓聲制止Jonah驚慌亂動,然後在對方面前抬起雙手,沒有任何外力作用下手心被割出一條縱線,沒有鮮血,只有黑色死人肉。

Seth微笑著,高興地將雙手貼上Jonah的,相對交握。
突然屋內狂風暴起,吹動每個人的衣服與頭髮,牆上的時鐘掉到地板上,破碎玻璃內指向十一點五十七分。

無法動彈的Eve與Clark雙雙被飛動的相框與花瓶砸中,Mag與Ki依然在風中快樂搖擺。
「剛才你聞到的是焦屍味,等一下你會嚐到不一樣的味道。」Seth支起上身向前親吻Jonah,那是幾乎灼傷Jonah喉嚨的硫磺味。

TBC.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