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1, 2011

【Seconds Apart】Good Hell (1/2)

前接:Not Die Yet
CP:Seth/Jonah, Jonah/Eve, Clark/Eve
寫這篇時左眼在痛,有蟲就跟我講一下。話說寫前面時還忘記Jonah已經啞了…。(望天)



黑暗中Jonah可以感受到一隻手溫柔地撫摸他的頭髮,一對眼睫毛忙著端詳他而上下飛舞,溫暖的包圍使他感覺如同在家,熟悉的香味,是Eve嗎?緩緩撐開眼皮,他依舊腦袋混沌但已不再疼痛,頭下枕頭的熱度如同手臂,而那真的是條手臂;他還可以感覺到截斷的右腿正被按摩著,舒服地低哼。

側過身子頭卻滾進陌生的胸膛裡,這時他才清醒過來,而且清楚地看見Seth的笑臉,他覺得詭異,Seth幾乎不笑的,甚至已經是死的

直直盯著Seth,他想自己在作夢,為了延續這場夢他一動也不敢動,開始細數兄弟不在身邊時難渡的日子。然而他夢中的Seth嘲弄地笑他,接著在他額頭上輕輕一吻,那是有溫度的一個吻。

『這是真的嗎?Seth。』

Seth的手沿著大腿悄悄溜進Jonah底褲內,指頭在臀邊突出的骨頭上打轉。「真的,我親愛的弟弟。」Jonah的體內血液在他的指腹下快速竄流,很快地他磨轉的地方熱了起來。

『Eve呢?』當下他更關心害怕Seth的妻子,但對方瞬間變得不太專注,順而將手抽出。Jonah讀到Seth面無表情下的不悅;但未注意到對方聽得到自己心裡的想法,像對話般來回對應著。

「比起我你似乎更關心你的妻子。」鼻腔緩緩呼出不高興。「也不怪你,畢竟我消失了這麼久。」斜眼看著弟弟,「她去醫院找你醫生,叫Clark,對吧。」不是問句,而是肯定且瞭入指掌的語氣。

Jonah則不感意外,直直躺著仰望天花板。『好吧。那你告訴我這些年是怎麼回事?』看著Seth將瀏海往上抓的成熟髮型,有一刻他想跟哥哥深入心電感應卻被阻擋在外,或者是說他只能感覺到灰濛濛的一片黑霧。除了髮型Seth整體氣息都變了,他們不再如以前那般相像;相等,彼此實力上出現強大差距。

「你確定你老婆沒問題嗎?從以前她就跟蕩婦沒兩樣。」迴避Jonah的問題,Seth輕佻地講著。「我不懂,我不在你身邊就那麼孤單嗎?明明還這麼年輕,婚隨隨便便就結了,怎麼不找好一點的。」現下Seth很人性化地尖酸刻薄著。

『恩,我很孤單。』勇於承認的Jonah在棉被下試圖握Seth的手,卻被對方心驚的躲開了。『怎麼了?』表情疑惑。

「我只是在想…,」Seth靠得很近很近,Jonah幾乎可以聞到彼此間每個交替氣息,一個吸氣馬上有另一道氣流噴向自己。「你老婆好像快回來了。」果不其然有鑰匙的晃動聲與開門聲。
餐桌上Jonah坐於主位,右手邊是Eve;左手邊先是Seth,再來是Clark醫生。Eve的說法是,在醫院耽誤了醫生這麼久順道邀請共進晚餐,而Seth並未死亡,進而認識彼此。自始自終Seth都保持著微笑,眼神卻令Eve渾身發毛,像是看透了自己的恐懼。

雖然詭異,但餐桌上保持著和諧,或許是因為醫生的關係。在Clark身邊Eve總是能感到安心,不時想起那些溫柔的安慰與支持,那是她在Jonah身上所感受不到的。夫妻這麼多年她還是會害怕,Jonah在Seth死後態度變得冷淡,現在Seth回來她更加不知道如何是好,於是她才會藉機溜走;尋找她的避風港。

Seth放下刀叉,擺出饒有興致的樣子。「Eve,這頓晚餐很棒。」為此Clark也跟著附和,Eve卻神經緊繃,Jonah默默地看著哥哥。「不過Eve,下午你怎麼去醫院這麼久?」如同迎頭痛擊,Eve跟Clark臉上表情頓時無所適從,Jonah則轉過頭直視妻子。

「呃嗯…,」Eve的神經像要緊繃到斷掉般,「這個…,」她甚至不敢與其中一位攣生兄弟對視,求助的眼神射向Clark。

「關於這件事,」Clark將餐巾紙丟在桌上。「Eve很擔心你的健康。我們討論到你頭痛的情況,可能需要來醫院做全身精密檢查。」與Eve做眼神交流,傳送保持秘密的訊息。

「Jonah。」Seth伸出手按摩弟弟額邊,雙眼與舉動中無一不包含手足間之情。「現在還會痛嗎?」對方搖了搖頭,報以微笑。

看著他們倆,Eve變得更加害怕,這一刻她害怕失去Jonah,卻又覺得一切似乎正在走回正軌。她不禁懷疑,「Seth,你是真的嗎?」然後又轉向丈夫,「你確定、不是,你法力什麼的恢復之類的嗎?這是你創造的假象,對吧?」在情緒高迭起伏下Eve似乎快要哭了。

Clark完全不曉得Eve在說什麼;Jonah則懷疑是否真的是自己造成的;Seth,神秘復活的Seth笑得跟貓一樣,站起身來宣布,「我帶Jonah去洗澡。」伸出手制止Eve,而對方什麼也沒表態。「不用客氣,給我們兄弟敘敘舊的機會,而且讓醫生看你還正不正常。」吹著口哨推著弟弟離開餐桌。
『Seth、Seth、Seth…。』

Jonah乖乖坐在座桶上任由哥哥擦拭身體,原本跪著的Seth煩躁地站起,將手中的毛巾甩往一旁。「幹麻?」小腿附近的長褲都濕了,雙手插著腰。「到底要幹麻,Jonah。」

Seth如審視臣子般俯瞰弟弟,單手托起對方的臉,緩緩降下他的雙脣。他的弟弟即使裸體依舊處變不驚,從來都只有他為他們波動,他的弟弟永遠只會煽動。他也有想融為一體的伴侶,那個人從始至終都是Jonah;而Jonah是父母、褓姆,再來是Eve。

他希望Jonah永遠都不會再提起Eve。

側過頭施捨地親吻,僅僅唇間相碰。Seth閉著眼;Jonah僵直著,如此近的距離不難瞧見Seth臉上細微的疤痕。在對方忍不住提問之前Seth立馬退開Jonah,輕輕咬了後者一口;笑著放開手。

「想跟我永遠在一起就牽我的手。」Jonah馬上抬起手;Seth補充道,「Eve將不再是你的妻子,只有我跟你。」

掛著空中的手停住了,面對Seth的凝視,Jonah熱痛的心臟開始失控跳動。

TBC.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