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5, 2011

【TWD】Untitled



「禱告完了嗎?Glenn神父。」

今夜Glenn睡不太著,花了很多時間翻來覆去,總覺得有些焦躁,但他還是閉著眼試圖讓黑暗帶他入眠。終於就定位思緒開始飄散,突然聽見帳篷的拉鍊被拉開且拉上兩聲,接著他聞到熟悉的體味跟一道熱度接近自己,有人躺至他身邊而發出格外清晰的刷刷聲。

於是他意識到是誰之後開始緊張了。全身僵硬且不自然地仰躺著,眼睛與嘴唇略用力地閉著,看起來越在意越是容易被發現在裝睡。然後,枕邊人的手開始解開他襯衫的第一顆鈕扣,貼近他的耳朵講了這麼一句話。像惡魔的話語,使他打顫又有那麼一點…興奮?

他想他不能再繼續假裝下去了,因此他妥協地睜開雙眼,側過頭與對方對視。距離的關係他們鼻息相混,嘴唇幾乎要碰在一起,在發出每一個字、每一個音節之時。「嗨,Daryl。」

如此近距離與Daryl的藍眼珠瞪視之下,即使光線昏暗Glenn認為自己跟陽光下的冰淇淋一樣即將融化成水。也許是亞洲人的關係,可以說是習慣性對異於棕色的眼睛特別沒有抵抗力。而靠得如此近,他不認為自己逃得了今晚,即使他每次內心裡都怪罪在亞洲人抗拒不了西方人上面。而他覺得Daryl狡猾地知道這一點。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Glenn垂下眼瞼,盡量顯得冷靜。「難得不需要守夜怎麼不回帳篷休息?」才剛結束完話語他即難耐地將頭轉向另一側,雙手貼在大腿邊緊緊握拳。因為,Daryl的手已經在搓揉他胸部的中心點,用指甲勾弄著,鹹溼的話語也絲毫不停止的樣子。

「嘿!」Glenn羞著臉推了一下Daryl,但其實一點動靜也沒有。「什麼?你哪時候把帳篷讓給孩子們當遊戲場了?」他及時用手擋住了一聲呻吟聲,「還有,什麼意思你以後都要跟我擠了?我根本沒答應過這種事!」這次他成功制止了對方的騷擾,但接下來他的頭被蠻力扣住固定著。

Daryl迷人的眼睛再入Glenn眼前。「你確定要惹我生氣嗎?」帳篷外的營火被人澆熄,瞬間連一點微光都沒有。由上至下伸出舌頭舔Glenn的嘴唇,即使摸黑他還是如同射出弓箭般神準。閉上眼嗅聞Glenn的恐懼。「Glenn神父,我有事要懺悔。」然後他抵著Glenn的額頭笑出聲來,「你一點也不知道我在想什麼,對吧?」

停頓與沉默,在黑暗中Glenn看不見Daryl認真的樣子;Daryl看不見Glenn既羞赧又苦澀的樣子。然而Glenn環抱住Daryl的腰,拍了拍對方的背。「睡吧。」親吻Daryl一口後艱難地轉過身背向對方。

Daryl在黑暗中啐了一聲。「對,睡覺。」粗壯的手臂緊緊地環上Glenn,並在後頸處的嫩肉狠狠咬上一口,滿意於聽見對方的哀號聲。「嗯哼,明天大家看到可要議論紛紛了。」

「什麼?你就不能睡遠一點嗎?或者抱著你的十字孥之類的!噢!」Glenn的屁股被狠狠地掐了一下。

「拜託,你可以不要再抱怨了嗎?就不能好好享受一下溫馨時光嗎?」但手上的力道已經悄悄放鬆。「還有你的聲音,你不想引殭屍過來吧?」抓起Glenn的手指一節一節輕咬。

「拜託,Daryl,讓我們好好睡一覺吧。」舔手指像是他們性愛的前兆,他知道Daryl還想做什麼,但他真的很怕疼痛跟被Rick關注。「我們明天還有一段路要走,記得嗎?」他的聲音微弱,企圖說服對方,而果然Daryl放開了他。

「我會這麼做並不是因為服從你,臭小子!」仰面躺著,他突然覺得可笑。「我會永遠在你身後看照你的,亞洲人。」總是不甘示弱的他打了一下Glenn的屁股,未得到任何反擊。反而Glenn也側過身仰躺,手臂緊貼著,示好地掐著Daryl粗繭的指頭。

在黑暗中他們微笑入眠,總是會有很多試探跟追逐,但他們都知道在水深火熱的殭屍世界裡那只占了一小部分而已。都輕易忽略在心中產生的小小影響,而影響是會累計的。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