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5, 2011

【TWD-RPS】Clip 4

我有著很糟糕的寫作手法跟風格。
警告:虐。


他們一路低聲爭吵,快要打結的雙腿在經過人群時尤其走得飛快。到電梯口了,Steven試圖阻止對方進入,但卻徒勞無功,值得慶幸的是電梯內空無一人,幾分鐘後他懷疑真的值得慶幸嗎?在沒有其他人的狹窄空間他們反而不爭吵了,兩人各據兩端。他防備地環抱胸口,眼睛釘在跳動的數字上;對方則雙手插著腰平靜情緒地大口喘息著,眼睛移不開Steven泛紅的脖子跟臉頰。

「到此為止。」而對方開玩笑地問他是指哪方面的,為此他不想做任何回應。「不准再跟過來了!」他在心裡碎罵對方,因為他還是聽得到對方跟在後面的腳步聲。

他在搜找鑰匙時腰際被握住,隨後貼上一具溫熱的身體,後頸被印上討好的吻。好不容易掃描開門,想要將對方隔絕在外的他速度上輸了,因此不管他如何推擠反抗都輸得一蹋糊塗。「請你出去!」他覺得自己要瘋了,再怎麼說從頭到尾吃虧的都是他,心理與身理都不允許對方強行進入他的地盤撒野。

交往期間Norman來過Steven公寓幾次,任何房間或東西在哪他都知道。他沒被對方如此強硬地對待過,加上著急與輕微憤怒,他半拉半拖著Steven到臥室,然後狠狠地將對方甩上床。他將對方的雙手壓至頭頂,俯瞰Steven既憤怒又驚訝的眼,僅僅對視他就會變得溫柔,這次他想用吻撫去對方的激動。

分開後Steven平淡地說,「這個吻是最後一次了。現在,請你離開。」他看著對方趨於惱怒的臉而突然感到平靜,閉上眼等待Norman放開他,然後離開。而他錯了,因為他已經徹底激怒了對方。

「你在幹什麼?」他睜開眼看著對方冷著臉扯掉他的皮帶跟牛仔褲。「該死的從我身上離開!」接著如同砧板上的肉塊一樣被輕易翻過身,一邊肩膀被有力的手壓制著;退下內褲的雙腿被分開。下半身涼颼颼的使他感到無止境的恥辱。「不!」

在驚恐中各個感官都變得特別敏感,在此Norman單手打開鈕扣與拉鍊的聲音格外清晰,身體的重心被壓住的關係不管他怎麼掙扎都翻不了身。「不是吧,你瘋了嗎!」床單上有細微的小碎淚。他的聲音喚不回早已失去理智的Norman。「你弄痛我了!」沒有任何潤滑下產生的哀號,即使對方的頭靠在他的肩膀上也聽不見,或許是不想聽見他釋出的任何拒絕。

「你沒有權利這樣對待我!」Steven在疼痛與暈眩間絕望地,「在日本還有女朋友的那個人不是我…。」他將頭埋進床單內,語音帶著魚鯁刺痛般難以出口,但足以抓回Norman的神智。

Norman停下動作且從Steven身上退開,臉上帶著難以置信的表情,然後懊悔覆蓋著。「對不起,我…操!」他從地上拾起對方的褲子掩飾狼狽,再胡亂穿好自己的衣褲。這段時間對方趴在床上一動也不動,像是不想再看他一眼,明顯地拒他於千里之外。「我,」他想碰碰Steven但又不敢,「我會再來看你了。還有…,對不起。」有一刻他如做錯事的小孩般奔跑,頭髮因焦慮抓得無造型可言,只是因為他的心思還在公寓內那個人身上。

距離Norman離開過了很久很久,久到Steven以為自己已經痛到死掉了。他無法挺起腰,頂多側躺形成小胚胎的樣子;雙眼褐紅乾澀,該哭的時候卻哭不出來。他不知道是身體痛還是心痛,反正只能感覺到痛,無理由的痛,因此在床上縮得越來越小;盡可能地使自己渺小,如此地無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