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11, 2011

【TWD-RPS】Clip 3

SY

他想他有些醉了,全身溫溫熱熱的,尤其他現在還泡在浴缸內,跟對方一起。手拿裝著雞尾酒的紅色杯子,一口接一口,這應該是最後一杯了,他不想離開舒服的熱水;打破骨頭懶散的時間。

這一切在他進對方拖車後開始走樣,他先是看到對方往水果內倒酒,然後叫他試喝,接著…。他的意志力開始鬆懈;全身完全放鬆,而雞尾酒像果汁一樣令他無法抵抗,等到他意識到自己開始傻言傻語時已經不知道喝了多少杯了。

『這是陷阱、陷阱!』,他的頭側躺在浴缸邊緣時想著。

由於空間有限,而他也不想丟臉地坐在對方懷中,於是他們面對面坐著,伸直的雙腿疊在對方雙腿上放於兩側。他邊說著『我不能再喝了。』邊將杯子放於地板上,抬起頭來他看見對方的壞笑,至於為什麼他不得而知。

接著他感覺有人在撫摸地的小腿肚,然後是腳尖跟腳底板,他無法克制地笑出聲,剩下笑聲在狹窄的浴室內迴響。更重要的是對方的手像水蛇一樣色情地移到他的膝蓋上,又退回在他的腳踝上,這些動作加上對方的眼神無一不讓他以為這是在調情。

他笑著曲起被調戲的腳,不帶任何怒氣地說,「嘿、嘿,老色鬼!」身體又更熱了,再加上一點緊張。他想對方一定也看出來了。

而對方笑得更像偷腥的貓,直起身且四肢並用地讓他坐在對方身上,正處於軟弱無力的他配合著對方跪坐在對方腿部兩側;手扶在不同於自己的那對結實的肩膀上。這些都顯得他更加脆弱並任於擺布,但他其實也期待著發生些什麼。

有一雙手在他背上旅行,溫柔地令他止不住低吟,直到他從微醺中回神,羞澀地輕笑且雙眼不敢看向對方。接著對方不知道低喃了些什麼後,扶在他腰上的手將他拉下,解除他們之間的距離。

抱著對方的頭,挺起腰傾身親吻。他們的雙脣摩擦著熱度,像是有一團火包圍著他們,他想是熱水的關係,但水溫早已漸漸變涼,而這些一點也沒有影響到他們。當他感覺到臀部被掐揉之時,牙關大開,一條蛇或是兩條蛇交錯串繞。上顎被舔得發癢,想躲避但脖子被扣住,於是他抗議地呻吟著。『要缺氧了!』

大概是對方發現他為了忍耐而被緊抓著肩膀,才結束這場開宴之舞,卻又多親了幾口尚沉溺在慾望中的他。托起他的臀,吸咬他的乳頭。「啊!不…。」對方充耳不聞他形式上的拒絕。

他忍不住捲起腳趾頭,這跟被舔吻上顎一樣使他難耐。在情慾中他忽然清楚地聽到拖車樓梯發出的『咚咚』聲,於是他拍了拍對方。「有人進來了,可、可能是Mingus!」他慌亂中想起對面的色老頭今天可是帶了兒子過來片場。「真的,我有聽到!」他推離欺負他胸部的嘴唇,坐回原來的位置。

就在這時水花濺了出來,對方的兒子也開啟了浴室門。「嘿!我也要打水戰!」說完即脫下身上的衣服跳入已經夠小的浴缸內,更多的水濺了出來。

先是驚訝,但又覺得好笑,當他看見對方的表情後,他更是止不住笑意大聲地笑出來。但對方的兒子不是很在意他因什麼而笑,還有自己父親為何苦笑的原因。

為了萌而寫。
覺得寫得太甜的自己有點噁心。 :(
(在發佈之前停電!還好BLOGGER救了我)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