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3, 2011

【Gone】The Invisible #3

好,免強接上快一年前的第一章。
→為什麼在發出後發現一堆錯字?
→好,有錯誤的地方請告知我,我想下線了!



昏暗的餐廳內古典音樂飛舞著,侍者隨時注意每位客人的需求,甚至連椅子都如此舒適。他低著頭有條理地切著盤中物,不需抬起頭他也知道對面的人在想什麼,突然他停下動作;放下刀子與叉子,對方也因為他而停下。

他們沉默地對視,然後對方有些侷促地開口。「通常我是不跟病人吃飯的。」心虛地壓低著聲音且身子向前傾。然而又快速往後退,左右瞧是否有人在注意他們,左手往前滑出;指頭觸摸他的手。

他瞄了一眼手,接著露出迷人的笑容。「不是病人,只是病人的家人。」然後垂下眼看著他們的手,得逞地笑著。對面的人也笑開了。

-----

他們肩併著肩,交流彼此嘴中紅酒的氣息,微苦又甜蜜。嘖地一聲分開嘴唇,熱度在皮膚上留溫,對方的拇指在他臉頰上鬍渣摩擦。「我喜歡你狂野的樣子。」

然後他溫和地笑,「等一下你就會知道我如何狂野。」傾身再次親吻,在雙唇快要接近時他手中的紅酒不經意撒了出來,「噢,該死的。」他懊惱地試圖撥走沾在衣服上的紅酒,但反而越擦越糟糕。對著醫生露出惹人心動的苦笑,「可以告訴我浴室在哪嗎?」

潔癖的醫生本該會憤怒的,但他的笑容太過轉移他人注意力了。「嗯…,」醫生身子向後靠;伸出手指出右手方的走道,「直直下去左轉。」然後親了一口正要起身的他。

他瞇起笑走離,在經過浴室之前先是廚房跟樓梯,再來才是浴室。進入洗手間之前他溜進廚房,偷走一把刀片開洞易切割的料理刀。

在浴室內他不是很在乎地用水沾濕紅酒的地方,反倒開啟鏡子後方檢視。不像是主要的浴室,但也擺了一些必吃的藥片罐,他拿起一瓶在耳邊搖晃,然後無趣地丟回原位。將刀收到後腰際,抽出一條乾淨的毛巾邊擦邊走出去。

「你這裡,整理得真乾淨。」站在醫生後方溫柔地按摩著對方的肩膀,勾起醫生的下巴低下頭親吻,輕微分離可以看見舌頭與舌頭間的交纏。

醫生動情地呻吟著,緊緊扣住他的頭。接著他跳起翻過沙發,雙膝跪於醫生兩旁,側頭濕吻對方的耳鬢。當醫生的手從他的肩膀要滑到腰上時。

「不行。」他板起臉來,看著醫生先是驚訝再轉為興奮,他知道對方喜歡這樣。「把手收到後面,我要舔你。」很快地醫生將手收起,卻被他打了一下肩膀。「太慢了!」他假裝憤怒,表情高傲。

「對、對不起。」雖然嘴上道歉,但下面已經非常興奮了。

他一一解開醫生的襯衫扣子,彎曲著腰舔舐對方的乳頭,「喜歡嗎?」得到認同後起身咬吻對方的喉嚨,「喜歡嗎?」對方的眼神變得更加興致高昂。伸出手掏出對方的陰莖輕輕地上下搓揉,「喜歡嗎?」對方壓抑地搖著頭。「不喜歡嗎?」

閉著的眼睛半睜開,「可、可以大力一點嗎?」

他輕笑,然後大力緊緊握住,換來對方一陣高興的哀號。「你喜歡這樣,對吧。」接著他向前咬住對方的下嘴唇,左手大力而亂無章法地搓動;右手從腰後方抽出料理刀。「這樣你也喜歡嗎?」在對方脖子下方流轉。

醫生先是恐懼地定住,然而他的笑容使醫生以為這只是開玩笑而已。「好棒,你讓我好興奮。」

他無聲地笑,「這樣也興奮嗎?」臉瞬間變得面無表情,由左至右劃破醫生的喉嚨,醫生的手收在後方來不及抵抗,還未發出聲音脖子就被開了一個大洞。『輕而易舉。』,他想。

血使他溫熱,紅色使他瘋狂。於是他又在頸窩處刺上一刀,血流如注,全都噴在他身上、沙發上跟地板上。他站起身拿起桌上的紅酒瓶在眼前搖晃,然後咕魯咕魯劃進喉嚨內,他想他有些醉了,只要想起Quaid跟Stephen Grace,他就不自控地笑開嘴角;全身因為太過期待而顫抖。

,是我最喜歡的獵物。』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