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 2, 2011

【Gone】The Invisible #2

改編加入:Dread


你要我、你要我,你需要我…。

他想他看到了真正的那個人,繼續進學;跟朋友一起做恐懼研究,化名為Quaid。很有趣,他想。通常只有他才會做這些事。

在教室大樓外面的板凳上,他吃著熱狗堡,加了很多黃瓜跟洋蔥在夾心內,他喜歡咬下時在耳朵內迴響的清脆聲,辣味熱狗跟洋蔥的辛辣在嘴內散開。但他現在感覺不到,他的專注力都在坐於窗戶旁的Quaid。

『他把頭髮剪短了。』咀嚼。『他變了,但是看起來還是對任何事都感到無聊的樣子。』咀嚼,『嗯…,Stephen Grace。』

然而Quaid視線轉向窗戶外,他想如果對方視線再往下一點…,也許他可以露出迷人的微笑對他揮揮手。但在那之前,他站起身離開,將包裝紙隨意丟進板凳旁的鐵桶內,他其實也沒那麼在乎目標旁邊多出幾個人,那只會讓事情更有趣而已。

-----

在Quaid回到公寓之前,他先前身到達。Quaid的公寓內沒什麼特別的,除了一些處方籤跟控制精神的藥物,有趣。然後他又走出去,直到Quaid回到房間他才再次溜進來。在門縫處他瞧見Quaid過瘦的身材,但又美麗白皙,往上梳理的頭髮這時是放下的,跟第一次見面時一樣柔和。

接著Quaid闔上手中的書,拿起水杯與藥丸,然後撫平枕頭安然倒下。他看見對方眼皮的拍打頻率變快,臉部逐漸放鬆,這時他走進房間;走到床邊停下。

由上往下帶著憐憫的眼神,但嘴角又是如此殘酷。他的手,像是揮之不去的惡夢在Quaid臉上來回,輕柔而憐惜。也許看見他了、也許沒有,他拉開旁邊的棉被躺到意識不清的對方旁邊,溫柔地橋正Quaid的頭,手環抱著;頭則靠在肩膀上,親吻柔軟的腮幫子。

他想如此一覺不起,腦袋停止轉動就可以沒有殺戮,沒有殺戮是多麼無趣他深深體驗過,所以除非他死了。『或者除非死了。』深深看著Quaid的側臉,然後像貓一樣地裂開嘴角,高興地啄吻Quaid的臉頰;翻身下床。

赤腳在地板上發出咚咚聲。處方籤,他順手拿走了。

-----

這醫生,他觀察很久了,沒什麼值得一提的。再一下下就可以收竿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