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4, 2010

【True Blood】What a shit thing

哇,真得莫名其妙的再次爆發。
反正,又是熬夜下的產物;又是亂下標題。



找回自我根本卻沒帶來好處的Sam,被變形怪家族們騷擾到嚴重影響生活;有著暴力傾向而唯一的弟弟Tommy,某日在Sam沖澡時進入淋浴間對他表明愛意,而這份愛意嚇到Sam,使得變化為犬形逃了出去,Tommy也隨之變化追趕在後。

Sam漫無目的地奔跑,突然投進一道殘影的懷抱內,因為撞擊與疲憊而失去意識。不管如何,都比被鬥牛犬弟弟追趕到還要來得好。Sam失去意識前這麼想著。

躺在純白床被內安心沉睡的Sam,全身赤裸著,露出胸膛上柔順的體毛。夢中的他也是躺在床上,張開眼發現腰上被一條手臂環得緊緊地,然後是溫熱的氣息由後方擦過他的頸肩,一雙柔軟薄唇吸吮著他的耳背,轉過頭與對方親吻。而那人是,Bill Compton。

Sam驚訝地屏住呼吸,但是親吻的窒息感使他投降,抬起手臂到對方頭部後方,壓下以便更深切的接吻。Bill迫切地吸咬著他的舌頭,來來回回地由舌根到舌尖,只要在舌尖施加壓力,他就覺得更興奮。就像後方赤裸的Bill用陰莖頂壓他一樣,上方與下方都被入侵著,期待的電流在他體內流動著。越加如此,越是回歸叢林,準備淋漓盡致地大幹一場。

他的腰不自覺向後回應,接著一道突兀的魅惑聲音由空氣中傳開,『想不到你這麼熱情。』因為疑惑而停下來,但在下一秒又被後方的Bill拉走注意,他緊繃的陰莖被愛撫著,誰能不專注在上呢?

『太棒了,熱情的孩子。』他被翻過身,改趴在床鋪上,接著感到痛不欲生撕裂開來。進而清醒過來,『歡迎回歸現實。』

更加體認到誰是聲音的主人,驚嚇使他瞪大雙眼。「Eric Northman!」他想推拒後方的攻擊,只是鮮血與快感早已傾巢而出,更別提力量的差別,他是注定迷失在這場性愛中。被控制,沒有盡頭的高潮,一次又一次的來臨。昏厥與失血間徘徊,模糊了很久才發現自己已被換了個姿勢,雙手環抱著Eric的肩膀;雙腿如妓女般緊緊扣著對方的腰。

他要報復,張嘴大口咬向對方的動脈,像血族一樣吸食Eric體內的死血。對方的低嚎使他愉悅顫慄,吞進體內的不是血,而是像紅牛的提神飲料,感覺痛苦全然消失,只有體內火熱的陰莖快速撞擊,撞得他要尖叫,他要跟妓女一樣大聲高潮。

接著他不懂,如果對這種性愛上癮了該怎麼辦,隔天該如何面對知情者們或是死亡。Eric Northman是發了什麼瘋才會一時興起強暴他,但是不管怎麼說,只要自己現在這個角色不是Sookie就好,至少這樣就好…。


Fin.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