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 7, 2010

【Gone】The Invisible #1

不知道,突然想用這種方式寫。
有錯字或奇怪的地方請告訴我一下吧(L)。


雙眼依舊闔著,他感覺自己在一場戰役中突然清醒,刺鼻的血腥味像母親的手溫柔地撫摸眼皮,緩緩地睜開來。即使手指傳來因為用力過度的痠痛,但那股努力過後成功的愉悅感是無可取代的,不由得笑瞇了眼。然後站起身,甩動被血沾得黏膩的上衣,抓抓臉上的鬍渣,這已經是他不知道第幾次在陌生人家中度過了。真好,這世界還是有善良的人們存在,大概。

無視走過躺在沙發上渾身是血且脖子被割一刀的男子,在地板上睡了一晚使他的背感到不舒服。進入浴室,透過鏡子他看見滿是鬍渣的自己,然後開始刷牙、洗臉、刮鬍子,甚至好好地洗了個澡。單在下體圍著浴巾,從熱氣中走了出來,挑選著屋子主人的衣物跟飾品。心情愉悅地哼著不知名的音樂,也許只是隨著情緒亂哼而已。

打扮好自己之後打開樓梯下的小門,出現在眼前的是昏暗不清的木製階梯。地下室內設置為中間一條走道分開兩間房間,盡頭是讓屋內保持溫暖的機器。至於其中一間房間儲存了些高級酒(順手抱了幾瓶出來),另外一間則呈現完全不同的狀態;打開電燈房間呈現紅黃氣氛,中間釘著可以將人體吊起的鐵鍊,下方擺放著類似木馬的三角形物體,牆邊掛滿了性虐待玩具,每副都被仔細清洗過般乾淨。

至此他對昨晚一起度過的男子別有一番看法,沒想到,原來是位喜歡玩性變態遊戲的心理醫生啊。他邊想邊微啐一聲。於是他又走回儲酒室打破一些酒瓶,暗紅醉人的水湍急流出,摸出口袋中剛偷的打火機;打開並丟向酒灘,一把大火馬上著了開來。

不疾不徐地走出地下室,一路敲開抱出來的幾瓶酒,一路倒到客廳,然後全部倒在躺在沙發的男子身上。接著拿起擱在沙發旁的名牌公事包,裡面裝著男子的一些證件還有一份病人的機密資料。他笑了,興奮感使他微笑,瞇了雙眼。

大火快速竄燒,打開大門前抓起擺置在鞋櫃上的車鑰匙。步下門外階梯時屋內一陣乍響,想必是暖爐機器因為過熱炸開了。他表現得冷靜,依舊保持著笑容,一下子就在門口看到昨晚男子酒駕亂停的車子,似乎感受不到外界故自地進入車內。邊吹口哨邊搖擺身子開車,跟趕著救火的消防車交叉而過,看著還未三點的夕陽,愈是夜晚愈亢奮。

2 comments:

少言。 said...

是Tylar跑去誘惑Alex的心理醫生,最後還被人家給殺了再毀屍滅跡的意思嗎?
不過開死人的車不會很快被抓嗎?←是我會選擇公車的意思XD

Comma said...

黑啊,過程第二篇就會打了
順手利用的車子只是為了更快到達目的地而已(奸笑)
還在想要他只是換車牌或者是另外換車
如你所說的,還是換車或偷車好了,不然就文書都偽造了,那就順便領個新車牌(會不會打進去都來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