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 16, 2010

【Gone】Feeling

沒有完全與電影故事相同,為前一篇同人文的自由延伸後續。
feeling也表示了很多解意。
其實Alex依然有精神疾病,而且自行斷服藥物,他快要變得跟Taylor一樣有病了(揍)。

今天很努力地下定決心補齊完最後了,有任何錯誤請煩告知。


剛走出醫院大樓,一個噴嚏使他懷疑自己是不是感冒了,在這十二月的冬季裏。隨意拉緊圍巾表示他的不在乎。他的腦袋裡只迴盪著可以讓他高興一整年的一句話─從現在開始可以不必繼續吃精神藥物了。第一次在那該死的心理醫生口中吐出人話,他這麼想著並將雙手插進口袋內,離開醫院大門。

回公寓途中他轉進超市。推著推車;微弱地吸著鼻水,臉有百分之七十以上是冰冷的,表情大致上也是冰冷的,緊繃著的身體在暖氣中慢慢放鬆。揉揉微睏的眼睛,忍不住連打兩個哈欠,接著抓上後頸剪完不久剛長出的粗硬短髮。似乎那件事過後就馬上揮別中長髮,直到目前一直保持著柔順狀的直短髮造型。

在排列間穿梭,頓然停留在醬罐頭前,仔細地研究著晚餐的調料味道,耳邊是超市內撥放的廣播音樂跟推車的輪子聲,其中還交雜著交談聲。突然,他感覺到一絲清楚的呼吸聲,在他抬起頭張望時一切還是跟原來一樣,然後苦笑自己的幻覺。將比較後的勝利者放進推車內後走離架櫃前。

似乎都還正常,直到走近收銀台的路上,他又突然感到不對勁,好像有人跟在他身後。於是他將頭轉向後方,欲跟一位高他一顆頭的陌生大漢對視,就在他要在對方兇狠的眼神下尷尬微笑時,手上的推車突然停下外加一道驚呼聲。

「對不起!」他放開推車走近彎著腰的女子,無措地不知道手該往哪擺。「妳還好嗎?」女子挺起身子與他對視,一雙泛滿淚霧的褐色眼睛,委屈地瞪著他。看起來好像撞到骨盆腔了。

「你看我的樣子像是只是還好嗎?」沒有英國腔調,看起來似乎是美國來的留英學生。

『美國人…。』他不小心恍神了,腦中不由自主一片空白,出現模糊的人影晃動,然後消失不見。當他再回過神女子已經排在別人後方,原本在他後面的大漢已經站在櫃台旁掏出皮夾。眼前的視線範圍陡然都離他好遠,背部早已泛出些微冷汗。後來對於自己怎麼走到停車場的,一點印象也沒有。

短距離而熟悉的回家路上,他莫名地警戒起來,眼球不時左右移動,不受控制地猛看兩邊後照鏡。一台破爛的白色小轎車跟在後方,第一反應他覺得自己被跟蹤了,於是放慢車速,持續一小段時間後被小轎車超過去。直到小轎車轉向不同路徑他才放鬆下來,在心臟激烈跳動下緩慢吐氣,困難地微笑,像是扯動某處傷痛那樣。

也許是今天剛停止吃藥的關係,才會疑神疑鬼的,他如是想著。打算再繼續吃幾天藥,雖然醫生說已經不需要了。反正剩下的吃完就停止。無意識地輕咬著乾燥的下嘴唇,方向盤上的指頭冰冷而不安。

抱著東西上樓,剛剛內心的翻騰使他感覺舉步艱辛,無力地一步一步踏上階梯。紅色橡膠皮階梯,恍惚間他錯看成正流滿血的灰色水泥梯,嚇得他靠在牆壁上僵直不動,緊咬著牙齒,心不受控制大力跳著。直到下樓的鄰居向他打招呼才回過神來,連雙眼都感到乾澀痠刺。像是心臟給他的徵兆,給他準備迎接某個不知是好是壞的兆頭。

鄰居滿臉擔憂,輕拍他的後背給予關懷,而他只能麻木地感受拍動,無法作出任何反應。舉步向上直到門前,清脆鑰匙聲,走入。轉身輕聲關上,接著將鑰匙掛置門夾邊牆的鐵釘上,小心翼翼地像是怕驚擾到房內的人,而事實上他一個人住,不會有任何人等待他的歸來。只有早已定時好的暖氣適時給了他溫暖。

料理過後他獨自坐在廚房內,雙腳交疊,手拿著叉子;眼看廚房內的小型電視。但他只是看著電視發呆,慢慢地開始想他的前妻-Sophie。

他們再次見面是在醫院內,Sophie穿著白色病服,臉色亦是。原本平淡無神的臉看到他後開始變化—疑惑,驚訝,恐懼。變得不敢相信,朝著他吼叫、尖叫,然後頭部傳出一陣刺痛,他暈了過去。

空白、冰冷,這是他睜開眼後對醫院天花板的感想。接著入眼的是律師的臉,他的(前)妻子冷靜下來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與他離婚。應該是失落;悲傷的,但除了更加沉默之外一切還算正常。因為他懂Sophie這麼做的原因,而他也會如此。

經過想念Sophie的時間晚餐也涼了,他緩慢地站起身拿保鮮膜,封膜好之後一一放入冰箱內(其實他想直接全部到掉)。接著坐回位置上繼續沉默一會後,起步走進浴室清洗身子,任由水沖淨;流下,跟思緒一起滑入排水孔,慢慢地在黑暗中生活,直到重複過濾後飛出地下水道。

擦乾身子後站至鏡子前抹去水露,細細地檢視自己的臉。好像更瘦了,他想。摸摸眼袋、臉頰,視線停留在左邊肩窩處–牙齒狀的疤痕,然後游移到手腕上的傷痕。記憶開始重回至腦中,雙眼逐漸失焦,等到眼皮拍眨幾下恢復意識後,他驚訝地發現自己居然微微硬了。不聽使喚的手往下滑動,劃過乳尖時不只腰輕微抽蓄下體也更加立昂。不知怎麼地他很像要,想要再一次被擁抱。

因為撫摸自己興奮的他頭不由自主往後仰,吐出來的氣使鏡子再一次浮現薄霧,從半瞇的眼看進鏡子似乎男子就在後方抱住他,隨著他的手指一同起舞。啊…,忍不住飄出壓抑的呻吟聲。高潮時他以為自己感覺到肩膀被咬著,因為他不只下體出現發洩後的疼痛;肩膀與胸口也隱隱泛疼。糟糕地他意識到自己並沒有滿足於此,他想一拳打向鏡子,但他已做了不下十次。於是他只是將頭靠向鏡子喘息,讓冰冷冷靜自己。

簡單地清洗完並擦乾自己後緩慢地穿上睡袍,邊甩頭髮邊走出浴室。半坐在床上,以前的自己會轉開電視台找有沒有播足球比賽。現在,他會先拿出安眠藥準備在床頭,然後慢條斯理地戴上眼鏡;翻開未看完的懸疑小說,他不知道這樣做會不會加重病情,畢竟他未對心理醫師完全坦白,也許心理醫師知道,但他覺得自己可以處理這一切,只是不包括剛才在浴室裡發生的事。

他不得不承認翻閱小說時會將書內的兇手代入男子,想像著對方又在旅途中殺了幾個人,或是殺了幾個…。他試過不去幻想,但大多都變得跟往常一樣,不然就是受不了地闔上書本,其實兩者結果相同。

今天也是,他挫敗地安插好書籤就丟至床頭櫃上,拿起安眠藥吞入,接著拉好棉被躺平。他的雙手微冷僵硬,但很快地就讓床墊下的暖氣給溫熱。他還睜著眼睛,但已經開始睏了,視線開始模糊;眼皮開始眨動。很好,他不該過度依賴藥物的,因為他開始出現男子就站在床頭的幻覺,摸著他的臉要他好好睡覺,他的確也安穩地進入睡眠。

直到自然醒,一夜無夢。陽光刺著他的眼,很安靜,依然只有他一個人。試著起床,但他賴床了,只因為被窩內很溫暖,讓他不想離開。

3 comments:

少言。 said...

YAAAAAAAA!!!!
妳繼續了!!可憐的Alex,你其實很期待Tylar的擁抱吧,你這小M受!

Tylar會出現嘛?(搖尾巴)

Comma said...

應該是會出現
而且我想給這對變態情侶寫寫甜文
不過還不知道是哪方向發展就是了…
(淚哭奔走)

wsxwhx695 said...

IS VERY GOO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