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 5, 2008

【Les Larmes de l`assassin】Remembrance

Circumrotation,前篇
試圖以小孩口吻下手,但是失敗了。



今天的雨下得很大,他覺得冷,冷到受不了。他移動身體靠向父親,直覺不對後他冷到睜開眼睛,撐起小身子看去父親的方向,沒有,只有一條被子平平貼附著。揉揉睡意未盡的眼,腳底踩上地面時伸縮了一下,還好他不夠溫暖,否則他會賴著不下床。還有,雖然父親說過半夜不要起來亂走,他還是做了。

雨聲幾乎使他聽不見任何聲音,但他依然聽見細微的呻吟聲。他很努力在聽,即使有一刻他被雷聲吸引走,最後他還是找回聲音。聲音的腳印出現在走廊上,一步一步出現在他面前,跟著。他始終低著頭,直到走到大廳,停在腳印的最後一步,用他的右腳貼合;擋住腳印,而他知道他找到了,就是這裡。喔,雷光打亮他的眼睛,晶亮、透明,且純真。

呻吟聲逐漸失控,由微弱轉為高亢。他看見了,寧願沒有看見。他以為少爺受傷了,才會痛苦呻吟。喔,天吶,他寧願自己沒有走下床,再給他一個機會,他會乖乖聽父親的話。少爺像抓浮木一樣趴在桌子上,而他的父親,下體貼著少爺的臀部擺動,並啃咬少爺的背部。那看起來像獅子抓住好不容易追到的獵物。

尖銳的男聲打醒他的想像。少爺筋疲力竭地趴在桌上喘息,而父親是趴在少爺身上喘息。他注意到桌子上出現白色稠稠的液體,那是什麼他不曉得,但是另一道液體從少爺的屁股流出來時,他知道自己紅了雙頰,想必連脖子也是。

他蹎起腳尖走回房間。心跳太大聲了,他怕父親發現會大發雷霆,將他種在大樹旁,讓雨沖刷他的腦袋忘記這一切。那一定不可能,這畫面他永遠都不會忘記的。直到父親死後他還是沒有忘記。

還有一件事他不會忘記。發生在少爺跟公主邀請他跟父親吃飯的時候,他稱那位小姐為公主,因為公主實在是很漂亮,他找不到其他名詞可以替代公主的。記得那時父親說他跟少爺有事要談,於是他坐在旅館大廳,含著糖果;搖著小腿等待父親。之後他因為好奇而走上樓梯。

遠遠地他就可以聽見他們的爭吵聲,接著爭吵停止。他快步走近沒關上的門邊,看見父親與少爺兩人互相擁抱且親吻彼此,即使如此他們的臉都很痛苦,接著少爺大力推開父親,父親重重摔在椅子上。然後他無聲地快步走離,但他還是聽得到少爺大聲地對父親說的話。

你走吧!不要再出現了!我從未對你有過任何一種感情,懂嗎!?

他坐回椅子上,雙拳壓在膝蓋上,低著頭不敢說話。直到父親的身體擋住光線,他是沒有抬頭,沉默地跟在父親身後,牽起他們的牲畜。他覺得他快哭,這不該發生的,他們三個人應該生活在一起的。但少爺是男人了,有了自己的生活。他不甘心,他很不甘心。左手胡亂抹去眼淚,他好不甘心。他要殺了少爺;殺了公主,他討厭他們,討厭一切又變得亂七八糟。

父親被抓走,死了。

如今剩下他一個人,握著父親的刀,站在路上。沒有人多看他一眼,除非注意到他灰冷又充滿殺意的眼睛。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