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25, 2009

【BS】What Alfred Thought n' Saw

八月二十四日更新完成。配合閱讀零星片段
對,就這樣突然完結了,掰掰!

-----
零九年七月二十四日更新。
媽呀,超久沒更新,而且越打越精神不濟,同一個詞打兩次…
既然更了就要開始慢慢找回熱情!
-----
十一月十七日更新。
好像很久沒更新了,而且居然在如此精神不濟的時候打文。
-----
十月二十六日新增。
忍不住又打了這類型的文章,也許會比較歡樂的關係吧!
時間點好像設得太早了點,不過這也省了一些麻煩。*(聳肩)
還有不知道標題會不會怪怪的,標題苦手。




最近少爺過得很焦慮,時常晚餐吃到一半就停下來沉思,我不能什麼事都過問,但這實在太令人好奇了。心事重重的少爺,即使這一直是少爺真實的樣子,而不是對外界輕浮的表象。

是什麼困惑著少爺,或是人呢?
我能想到的只有歌譚市的罪犯,可是感覺又不太一樣呢。這樣操煩我年老的心。
會是Ms. Dawes(Rachel Dawes)嗎?這似乎比較有可能。
嗯…,Ms. Dawes目前跟Mr. Dent(Harvey Dent)感情挺穩定的,或許這真是少爺所不能接受,而煩惱的原因吧!?
阿,我在想什麼呢,少爺都這麼大了,他懂得如何處理事情的。希望我沒有判斷錯誤…。

再次攤開幾個月前的報紙,有一家大都會的報社特地到歌譚訪問少爺。Clark Kent,這個人寫得挺不錯的,讓我閱讀了很多次。想不到少爺會對這位記者打開心房,雖然只有細微小部分。
這記者的觀察力跟靈敏度很好,能忽略少爺轉移他人注意力的能力,立馬紀錄下不小心透露的地方。但就標題不好了點,還有幾段牛頭不對馬嘴;矛盾的內文。大概是有人修改過啊…。
很難想像少爺沒有打壓那家報社,每日星球日報,是吧?
-----
幾個禮拜後少爺說有重要客人到府,要我把一些貴重食材跟美酒拿出來享用。基於是我要招待客人,問了少爺客人的名字,才不至於開錯門。
少爺說了,年邁的我有些聽不清楚,於是再詢問一次。Clark Kent。
這名字聽過,真的聽過,但是少爺的語調我還真沒聽過,有著壓抑下來的喜悅。我真不知道該如何形容,去掉怪異的感覺,我也板起冷靜的臉孔,盡力表現我的專業。

好的。我回答,用所有的精神將眼睛專注於少爺,當被下達命令後實在很難不馬上行動。
還有什麼事要我辦的嗎?我通常不說這句話的,大概是今天腦筋不太靈光,受傷太嚴重。
嗯…。少爺好想有發出聲音,聽不太清楚。沒事,我要下地下室。說完少爺馬上走過我身邊,我也不多想什麼,準備晚餐要緊。
-----
凌晨三點起床梳洗,著好我的西裝,簡單地將頭髮梳理整齊。
四點半將肉食拿出來退冰。
監視完莊園全部晨間運作後,親自為少爺作早餐。
盡量不讓鞋子在地板發出聲音,走到少爺房間,沒有人。接著雙腳移到地下室,少爺坐在椅子上睡著了。
走近,螢幕上都是同一個男人的偷拍照片,還有幾個螢幕是對準男人的監視器畫面。我悶悶地輕皺眉頭,歌譚似乎出現讓少爺煩惱的新罪犯,我是不是該跟Fox討論製作更先進的裝備呢?

還有,少爺似乎監視這位罪犯監視得太晚;太累了,才會連我走進來鼻頭動都不動的。但被少爺監視到如此私密的程度,這罪犯也許很快就能手到擒來了。
-----
打開大門時,我幾乎僵在門隙一秒,接著帶著微笑將貴賓請入屋內。
即使戴上眼鏡,還是可以認出這位是少爺前些日子監視的男子,而他也是,Clark Kent。
喔,真是太好玩了,不,不可以這麼想,但,是的…。
接著聽見後方,對少爺來說算是疾步地走來。我側過身讓少爺與我擦肩而過,且看見Mr. Kent的笑容,這是我等待已久的笑容,能將我們這座莊園從黑暗搶救出來的笑容,還有少爺。
我是不是認定太快了?但少爺難得為一個人如此瘋狂,這時才發現自己忽略了Mr. Kent也是男性的事實。我真是老糊塗了。對,該做好自己的本份了。

指使其他人上完菜後,我待在廚房內。掏出口袋內的隱藏式耳機,按上瓷桌一塊瓷磚,使白瓷磚轉變成黑瓷磚,眼前立即出現高畫質3D影像。
少爺與Mr. Kent正沉默地喝著酒。放下酒杯,Mr. Kent緊張地笑了一下,少爺的眼神太明顯,但我不覺得Mr. Kent會發現什麼,甚至連兩人份的豪華餐菜都不曉得,大概認為在我們這用餐本來就是這樣的豪華料理,也不曉得少爺還特別指定。

嗯…,Mr. Kent似乎有感情問題,幾杯酒下肚後就什麼事都講出來了。我們可憐的少爺什麼也不能做,嗯…,等等!少爺突然走到Mr. Kent身後;撫摸客人的臉頰,這真不是個好主意,少爺跟Mr. Kent的關係似乎還不到。
我在廚房內乾著急,什麼也不能做。

少爺想要親吻Mr. Kent,我知道,從Fox那看過。少爺忍住了,他知道不能這麼做,沉默地愛一個人,想做的太多;能做的太少。少爺想跨出那一步,但真的不是時候。看著少爺忍耐下來的過程,真是令人心疼。始終看著餐盤的Kent什麼都不知道,不知道少爺為他做了什麼,何其大的努力才能抗拒自身慾望。

呃!也許我錯了,Mr. Kent什麼都知道,只是他們都不敢打破那道防線。
Kent,也是那深陷其中的人。
-----
今晚少爺做了超乎我意料的決定:送Mr. Kent回家。通常少爺是不會管一位記者如何回家的,甚至是陪著Mr. Kent回家,這真是大大超過我的接受範圍,但還是忍下來了。還有知道他們的感情後,對於現在該播放什麼車內音樂,難度更是高上加高,是要抒情的,還是…。

算了,既然是記者,那就來聽新聞廣播好了。

聲音才剛出來氣氛就好多了,雖然看不見他們在後面做什麼,只要不是少爺硬要什麼就好。畢竟Mr. Kent是位靦腆害羞的男孩,若是少爺太著急的話,Mr. Kent逃得越遠就糟了。

從歌譚開到大都會真是累倒我這把老骨頭,即使有自動駕駛一直坐著也挺不舒服的,真想打開螢幕看看他們的互動,但是他人的隱私還是該尊重的,並且少爺會發現的,還是先不動聲色的好,等那孩子受不了的時候吧!

恩,Mr. Kent下車了,果然是個很有禮貌的孩子,扯著燦爛微笑猛道謝,即使少爺仍然保持他一貫的臉,眼神卻是掩不住的喜悅。嗯…,認識陽光型的人對少爺果然有良好的影響。但,Mr. Kent臉頰紅紅的像個小女生似的是怎麼回事?
-----
好事不過才過幾個禮拜少爺又開始放縱了,不知道帶了多少派對內認識的女孩上飯店,然後依舊帶著不開心的臉上車,回到莊園後就一直悶在臥房內喝酒。這下真是富家公子哥了。

卻又不那麼一回事,還是有盡到蝙蝠俠那邊的責任,一直保持著外勤任務;對待罪犯的狠度增加了些,也說不上哪裡奇怪,哎…,這就是困難的地方。是過得不快樂嗎?又或者說,少爺哪時候快樂過?嗯…,有的,跟Mr. Kent在一起的那些時間,那時候眼裏可盡是笑。

天啊,到底有誰可以告訴我?
-----
剛剛有線民跟我講了,嗯…,還是有其他人會關心少爺的,這點讓我安心許多。剛才得知的消息把我嚇得不輕,Mr. Kent就是超人?是因為組織聯盟後互相坦白背景資料的關係嗎?少爺他…,這孩子又被擋在自己建的高牆前了。
-----
跟那孩子談了,我想聰明如少爺,很快就懂了我的意思。

那晚他沉默地出門,像是懂了什麼那樣,有著更成熟的背影;不用我再去操心的背影。隔天早上他沒有回來,但回來時帶著好心情與Mr. Kent,兩人像愛情鳥似的一有時間就膩在一起,Mr. Kent甚至被少爺綁架在莊園不准回公寓,少爺曾形容Mr. Kent的房間為破爛地方。雖然以少爺的價值觀很多地方都會被形容為破爛地方。

不得不說了,少爺認真愛上一個人就完全變為小孩子,時常在床上抱著Mr. Kent賴床不放,他從來不會這樣的,總是準時起床或是失眠的少爺,漸漸需要我將事情提醒第二次,甚至第三次,在他跟Mr. Kent相處在同一空間的時候變得,對,三歲小孩一樣。

揉了揉下太陽穴,希望這段熱戀期不要維持太久。
-----
天,真的很感謝Kent這孩子以難得強硬的態度說要回公寓住,說著錢都付了等等。拜託,少爺不要因此突然買了某棟公寓之類的,讓彼此有點喘息空間吧,真的!

雖然生活上沒有表現出來,但少爺回復到原本寡言不多加表達情緒的狀態,少了點跟Kent在一起時人性化的樣子,免強保持在正常水準左右,只要忽略那雙看著晨報逐漸渙散的雙眼就好多了。天啊,怎麼連做早餐的我也開始注意力不集中了呢?這現象到底是好還是壞?

之前Kent離開時少爺時常窩在蝙蝠洞內,拿早餐進去後才發現原來是看著Kent的螢幕睡著了,而螢幕上的人已經著好裝;提著公事包準備出門的樣子。現在的少爺則會常常凌晨才回莊園,或者直接到公司上班,啊…,有種像是兒子溜出去翻女朋友房間的窗進屋的感覺,享受偷偷摸摸的刺激感,真是糟糕,都是成年人了…

不對,應該不會這樣才對。(啊!怎麼會在窗前發起呆來了…)
-----
嗯…,最近在少爺桌上發現一本奇怪的筆記本(內容頁已經被撕毀一半左右),還有抽屜裡一疊疊沒有寄出去的信封(封口都以紅色的圓型貼紙貼封,黏性奇強,若是撕開則無法貼封回去),這些貼紙黏得還真牢,如果撕開了一定會被少爺發現。

真是奇怪,這些信如果是秘密文件也說不過去,看來我還是不懂這孩子在想些什麼,越來越多事情會開始瞞著我,是老了,我老了啊!不對,我又開始在胡思亂想什麼,不過是孩子認真談戀愛罷了,居然是自己不正常起來,也跟著亂想一通。看來還是先不要插手的好…。
-----
一場盛大無聊的宴會,至少忙碌的不只是我,有稍稍感到一點平衡。但要打點最多事的還是我,為什麼那些服務生可以不周到成這樣?為什麼會有小夥子拿著空端盤走來走去的!管理服務生的頭在哪,躲哪去了!

糟糕,情緒越來越容易波動,如果Fox可以多收斂一下他的眼神就好了。嗯…,希望他不是正在走向我,對,他居然正在走向我!等等,雖然Fox很危險,但是現在最危險的非快把Ms. Lane吞掉的少爺莫屬。不,等等!Fox離我剩下兩個人的距離!

天,感謝少爺這時把我喚過去,不然不知道要聽Fox講多久莫名其妙的話。

挽著Ms. Lane走在星空下的感覺,果然比跟Fox併肩走在星空下好太多了,雖然我只是少爺的藉口促成因素。有多久沒有輕鬆的走在莊園裡了?而且身旁又有位美女陪伴?是阿,真的是太久了,那也只在很年輕很年輕的時候,如果可以清楚地記得的話。

好像聽到後面兩個人在竊竊私語,嗯…,看來Ms. Lane沉溺在舒服的夜風跟我這老人的碎碎唸中,而沒有聽到後方的細語。不過,或許,是因為少爺跟Kent兩人太會用低語講話了,看來他們對這項異技很上手。想著想著忍不住笑了,哈。

奇怪,他們怎麼沒有跟在後面了…。好的,我知道了,我了解,嗯…。糟糕,在Ms. Lane轉身要跟Kent講話時發現他們不見了。噢,在衝動下做的事總是瞞不過他人,就像他們現在憋不住荷爾蒙脫隊的事情。在Ms. Lane叫著Clark的時候反方向剛好傳出一陣陣笑聲,對,這掩護行動做得真好。

雖然想慢慢帶著Ms. Lane走,但是她卻不是很領情,可以說是依著記者本能行事,像個衝鋒陷陣的領頭毫不猶豫地往聲音的方向走去,不在意我在後面漫不經心的跟著。當我停在Ms. Lane身邊時,剛好是少爺放開Kent脖子的時候,我想我知道剛剛發生了什麼。

在他們溫柔地互相看著對方之時,剛好Ms. Lane用驚訝的眼神看著我,決定我不解釋就要用眼神射穿我似的。我知道我不該用這種態度,不能只是聳聳肩跟微笑,必須為未來阻止這則八卦消息,但,事實就在眼前,再說什麼也沒有意義。沉默一段時間後Ms. Lane講了句有著失去一位追求者的失望句子,很特別的女子,但我卻回了會讓自己失眠三天的蠢話,很好笑,對。

將Ms. Lane帶離前看了他們兩人一眼,他們又親吻了,有別少爺以往的羅曼蒂克,這次有滿滿的真誠與專注…。

想不到隔天接到Ms. Lane的電話,出口就要我管好少爺並且不要玩些無謂的把戲。好吧,但這不是我說管就管得動的。
-----
果然,一大早Kent就飛來了,還超過午餐時間才走出房門。這,嗯…。我們偉大的超人現在正穿著睡袍坐在廚房內發呆,這樣看起來真可愛,看不出來比我老…。為什麼我會可悲到意識到這點?

然後他突然看著我問問題,老實說這樣嚇到我了。接著我們保持溫馨的談話內容,這使我私底下一定要開始喊他的名字,Clark。Clark,恩,他被剛睡醒的少爺實施法式早晨吻,就在我這孤家寡老人面前。既然身為模範管家,以不打擾到他們的方式離開熱情範圍。
-----
然而我不知道這些日子會持續多久。在少爺中槍後,那種感覺彷彿站在崩毀中的教堂內,晃盪的聖鐘在掉落至地面前警世作響,聲聲敲擊著我脆弱的心臟。

那時Clark在現場,槍手出現得突然,才剛掏出武器就連發兩擊,Clark換好衣服後回來少爺已經中槍躺在地板上了,流出來的血液濕透了地毯,靠著堅強意志力不讓自己昏睡過去,當Clark抱起少爺時才安心地閤上逞強的眼皮。

看著我的Clark眼裏盡是愧疚與傷心,像是說著他沒有保護好少爺;而我是少爺的父親那樣。但我不怪他,少爺受傷最難過得應該是他,而不是我。我只是個管家,但他是少爺的愛人,他愛少爺;愛著Bruce,應當是我為他感到難過,並且給予安慰。

不管有多麼討厭Fox的觸碰,但他放在我肩上的手卻很溫暖。

在少爺住院期間將房間與每個傢俱仔細巡視一遍,發現之前無意間看到的空白信封封面都已經標上Clark的名字。毫無考慮的,擅自拿走信封交給Clark,一開始他有些恍神,隨後他笑了;簡單地向我道謝後轉身飛往天際。

看著Clark飛向的那片天空,很藍很舒服。我不知道這些日子會持續多久,但我想至少過程不是一團黑暗難以想起,而是美好可以想念的。


Fin.

6 comments:

少言。 said...

什麼都逃不過阿福的利眼,特別是JQ。(蓋章)

Comma said...

我發覺自己的方向很想跑到,Fox/Alfred上
這次的更新真的因為精神不濟打得很痛苦,一方面想打多一點,但是腦袋就是不爭氣啊!

少言。 said...

Alfred爺爺,您還真是隱藏版腐男是吧。(大笑)
看來偷窺這種事是Wyan家的傳統了。(蓋章)
別急慢慢來,寫字這種東西不能趕。(因為我也是欠一屁股稿債的那種人)

少言。 said...

話說,我以為身為Bruce少爺的最大技能就是賴床。XDDDDD
以少爺的價值觀很多地方都會被形容為破爛地方→嬌縱Bruce的典型價值觀。XDD
所以Bruce身上有「一談戀愛就會變成幼稚鬼」基因?那還真是糟糕啊!XD

看下來頗順暢,不過阿福您老人家還是站的遠些,不然看見了什麼心臟不宜的畫面就不太好了。ㄎㄎ

少言。 said...

等等,大少爺掛了?
不行妳說清楚~~(猛搖Comma)

Comma said...

只是受傷而已
就跟你說要配合著看嘛
不過沒有每個點都寫到,只是抓一些時間空隙寫阿福的內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