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 2008

【Gone】The Beginning

about Gone



Title: The Beginning
Fandom: Gone
Rating: R(?)
C/P: Taylor(Scott Mechlowicz)/Alex(Shaun Evans)

八月八號完成 *(果然還是要設定警告)
劇情走向:色情,虐待,強迫式








四周太過寂靜,可以聽見外頭開啟車燈的聲音;遠方飆疾輪胎與地面的摩擦聲。他全身冒著冷汗,體內的熱度卻又使他脫去衣物側躺在床。另一張床空蕩蕩的,他忍住暈眩等待Sophie回來,直到最後還是支撐不住,帶著緩淺的呼吸睡著。

睡夢中感到有人在他耳邊低語,用指頭在他濕涊的腰側行走,接著感覺到乾燥的嘴唇在肩頭上親吻,像隻貓溫柔且不著痕跡。滾動的喉結與壓抑的呼吸聲。「Alex、Alex…。」親吻一路從肩膀到後頸,鼻頭在髮間留連,尋找主人的氣息。他想那是夢,正習慣且享受那些舒服的撫摸與親吻時,身後的熱度霎時消失。

「你不應該騙人的,Alex。你不應該騙人的……。」

一句話令他立即清醒過來,睜開雙眼並轉過頭,猛然看見坐在床邊的Taylor。用認真毫無情緒的眼神盯著他。「你說什麼!?」而對方像台機器一再重複話語。離開濕冷的床踏上地板,而疼痛是隻蜜蜂正在蜇他的腦袋。Taylor一把抱住他的腰讓他坐上床,隨後雙手插進口袋;站在他面前。

「你知道Sophie不在的時候都在哪裡嗎?」Taylor不明顯地勾起嘴角。「她都跟我在一起,Alex。我們一起閒聊,談論你;抱怨你,還有一些心事。」雙眼真誠深遠,他一點也不知道Taylor在想些什麼。

「你是誰?」憤怒驅使他衝向前,但是身體太過虛弱,只能抓著Taylor的衣尾與褲子喘息。「你到底有什麼目的!為什麼要這樣對我!?」一股反胃令他措手不及。Taylor笑著離開房間,頓時沒有支撐物的他只能趴在地板上嘔吐,喉嚨灼熱且酸辣,鼻子嗆著般不舒服。

也許是嘔吐過的關係,他已經能站直身子淋浴。旅館的便宜牙刷掉得他滿嘴刷毛,茫然地看著鏡中的自己,傷口已經不再流血,但也好不到哪裡去。走出浴室,抓起乾淨的衣物套上精瘦的身體,接著是襪子與鞋子。催促自己走向酒吧,霓虹燈光照亮他狼狽的臉,而他只期待夜晚的最後一尾涼風,撫慰路途勞累。

他的Sophie,對Taylor展露笑容,並且主動觸摸對方的手,如情人親暱地審視手掌。幾秒後他轉身離開門口,推了推眼鏡。他知道Taylor看了他一眼,思考那全都是Taylor的小伎倆,自始至終都相信著Sophie。


不是很注意車上正在放的音樂,他疲憊的眼皮快要合上時,欲聽見Taylor要拿收藏的照片給Sophie看,而驚慌地挺起背。幾天下來的忍耐他受夠了,憤怒地說著。「停車,停車!」Taylor還未拉上手煞車他就急著打開車門,不加思索地走離,一段距離後才停下腳步。雙手插著腰,無法發洩地生氣。

背後走來的不是Sophie,是Taylor跟Taylor的影子。「Alex,你怎麼了?」見他沒有反應,Taylor再次微笑,展露他平時騙取信任的笑容。「Sophie昨晚跟我在一起,我們過得很愉快,Alex。不應該轉身走掉的,你知道我在說什麼。」

一股怒氣由胸口竄起,Taylor的話語令他失去理智,一個拳頭將對方打在地。看見Taylor由嘴角流出血液,不理Sophie的叫喊,腳腳踹向Taylor的腹部,傾洩他所有憤怒與窩囊。一下Sophie分開他們。Taylor在Sophie後方的得意笑容;眼神告訴他不該中計的,虛偽的謙卑得到Sophie的信任。

當Sophie知道他的背叛,彼此漸行漸遠。


即使他不願意與Sophie分房間睡,還是甘心接受這個結果,這是對他的逞罰。他正在整理行李時聽見音量適中的敲門聲。「是我。」Taylor的聲音。他可以拒絕的,但是他看了對方一眼;允許進入。而他插著腰,像隻蓄勢待發的公雞,直直看進Taylor層層封鎖的眼睛。

「我為之前的事情道歉。…這是Sophie要我拿給你的。」從口袋掏出一張紙卡,「公車車票。」他抽走車票後,Taylor垂下眼皮微笑,讓人更加看不清情緒。「還有,這是橙汁,給你喝的。」陷入打擊中的他不加思索地收下對方的飲料,再多的不滿也無法與現下相比,勉強地扯起笑容。

喝一口後將橙汁放上桌子,車票擺置在旁。他以為Taylor拿完東西後就會離開,但是對方從後方一把將他抱住。「你在做什麼?」體溫很熱;很溫暖,肌膚的觸碰有熟悉感。對方的手臂圍繞住他,使雙手無法動彈,只能扭動身軀試圖掙脫。當濕潤滑過他的耳後才停止動作,僵硬得像塊木頭。

「睡覺吧!Alex。下次醒來就不要再騙人了。」熱燙的氣息在耳邊吹送,他一時渾身顫慄。眼前逐漸模糊,他搞不懂這是怎麼回事,只聽見Taylor在他耳殼上的低喃。「Alex,Alex……。」催眠似地,直到失去意識。


金褐色的睫毛煽動,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只感覺到滿足,飽滿的精神使他的雙眼晶亮。正要移動右手時卻聽到金屬聲,而動作止住了。仔細確認自己的處境。他被長手銬銬在浴缸內,沒有戴眼鏡的他無法看清浴室內有放些什麼,才剛要站起就因為踩到肥皂而滑倒,疼痛使他哀號出聲,也因此發現額頭上的傷口被某人包紮過,但他撞到的後頸開始隱隱作痛。

連續兩天沒有進食,嘴唇乾裂;手腕紅腫瘀青,手銬上有乾掉的血液。他虛弱地拉開頭上的繃帶,同時聽見開門聲。「誰?Sophie?Sophie!」他不確定是不是,但他希望。浴簾被扯開來,一時看不清背光的黑影是誰就被餵進開水,猶如天降的甘霖,飢渴若狂地吞嚥,有三分之一的水由嘴角流出。

水喝完杯子也被丟棄一旁,接著人影擠進浴缸;將他懷抱住,手腕痛得發出呻吟。熟悉的體溫。轉過頭碰觸到Taylor的鼻子,嘴唇只有幾公分距離。Taylor半掩的雙眼由上往下看著他,褐色的眼珠晶亮而透明,一下就看見自己的倒影。「你在幹什麼!?趕快放開我!」他不敢輕易掙扎,天知道Taylor會做出什麼事來。

「我很累,Alex,讓我睡一下。」安然地閉上雙眼。鼻息在他濕潤的嘴唇上吹撫,冷熱的感覺交替著。他的眼睛睜得大大的,恐懼他們這段距離。

「Where's Sophie?」音量微弱。這幾天他幻想了許多Sophie與Taylor的畫面,想想Sophie跟Taylor在一起會發生什麼事,而現在只有Taylor回來,他擔心Sophie的安危。

Taylor閉著眼睛輕笑,接著打開來,滿滿的畫面只有他。「也許已經到Longreach,也許回家了。」仔細一看,他發現對方的額頭有血漬;環抱住他的手也有幾條恐怖的長條傷口。

夾在他們之間的手努力掙脫,打向Taylor腰側。「你把她怎麼了!?狗娘…!」

他的手臂被Taylor抓住,嘴唇被溫柔地吻著,緩慢而純潔。對方突如其來的動作嚇著了他,無法消化Taylor的親吻與安撫,直到手掌滑到後腰的敏感點才回過神來,一個匆忙制止對方。「你在做什麼!?」膝蓋正要擊向對方而被壓下大腿。

手順著大腿慢慢移動到弱點。「你還不懂嗎,Alex?」嘴唇移到眉宇之間;重重地吻著,閉著眼睛以鼻子與他廝磨。「我喜歡你,喜歡你的眼睛;喜歡你的鼻子;喜歡你的嘴唇,更喜歡你帶著英國腔的聲音。」半掀起眼;大力壓上他的嘴唇,激烈地吮吻幾下後分開,牽出銀絲反射。爾後喘息吹吐,沒感情地笑著。「但是有一天我還是會殺了你,」手從弱點反成環繞住腰。「到時候你就逃吧。」

均勻的呼吸聲傳來。他扭曲手指試圖掙脫手銬圈,直到血液再次流出才停止嘗試。他痛恨著,自己一點也保護不了Sophie,就連他也無法逃離Taylor所設下的圈套。等待死亡,而不是出現汙辱他的行為,想到這他渾身不對勁,腦袋一刻也停不下來。


有力的雙臂將他拉起坐在浴缸邊緣,接著一道拉長的撕裂聲,上衣應聲離開身體。這使他清醒。「你在做什麼!?」話剛說出口,發現自己一直在對Taylor重複這句話。對方原本面無表情,視線由他的胸膛移到雙眼,接著微笑。

「我們,洗澡。」突然向前猛進,無預警地停在他的頸邊,鼻子嗅聞抽動。「有幾天沒有洗澡了,這樣其他人不會讓我們上車的。」才要拒絕,耳邊就傳來不容反對的語氣。「我會淋濕你的手腕,聽你尖叫咒罵。」他喉嚨乾澀,乖順地讓Taylor解開褲頭扭扣。對方看了他一眼,伸出嘴唇的舌尖;滑動的喉結。

接著Taylor將赤裸的他扳向蓮蓬頭,水由上方淋溼他的頭髮與身體,延著背部溜走。Taylor的熱度從後方附上,一手扶持他的髖骨,一手拿著肥皂清洗他的身體,每一次滑動都偷偷忍住喘息,緊咬下唇不讓一絲聲音跑出嘴巴。太過專注於忍耐,沒有發現Taylor閉起眼睛,像戀人般親吻他的肩膀,原本在髖骨的手轉移至大腿內側;來回撫摸,陷在快感中的他身體往後靠在Taylor胸膛上。

對方將水關掉,睫毛上停留幾顆水珠。Taylor親吻他的側臉,雙手與肥皂愛撫他的下體,直到上面佈滿滑溜氣泡,安靜的浴室只有肥皂掉落的聲音,還有他愈漸急促的喘息聲。他想過Taylor會這麼汙辱他,但不是現在,將還在睡夢中的他拖起來做愛。

他沒有想過,自己會被挑逗到腿軟,而坐在Taylor腿上。他也沒有想過,在Taylor緩慢套弄下會與對方深吻,纏綿而溼潤;無助地抓著對方的手,軟化腰際。突然Taylor的腳由外向內打開他的大腿,顯現他的立昂,形勢上更加懦弱無助。他的左手則被抓起撫摸自己的胸膛,他掙脫Talylor的嘴想要逃出浴缸;停止他看起來像蕩婦的姿勢,而對方停止雙腿間的動作,抓住他無助的右手臂,手腕灼烈疼痛。

舌頭在他的肩窩舔舐,陡然一咬,臀部被托起;無預警地進入。下一刻停止呼吸,深喘;眼眶泛紅,整個人被抵向蓮蓬頭,水再次開啟。開啟他身平第一次痛苦的性愛,在水聲中哀嚎。對方的態度轉換快速,他無法反應,只能乞求一切快點結束。抵著牆,他的手被破碎磁磚割出血花,和著水一起流下。

他脆弱地低語,不在乎是否會被聽見。「讓我走…。」

(漫長地)衝刺後熱流噴射出來,顫慄;昏厥。


陽光直射他們,橘色;睜開眼皮後,金色,與外頭世界。眨眨眼,腰間有條手臂環繞著他,手臂下面是衣服,上面是棉被。「Alex。」鼻子在髮間穿梭,Taylor喜歡他的頭髮,也喜歡聞他;舔他,像生原野獸。手撫摸他溫熱的肌膚。「等一下我會去廁所,給你個逃走的機會。」他驚訝,但拒絕有所反應。「這次一走,就越遠越好。不然…,就不會再讓你離開了」

Taylor緊緊地抱住他,撐起上身;純潔地親吻呆滯的他,然後微笑;親吻昨晚咬的傷口。浴室的門才剛闔上,他立即拉開棉被,艱難地走出房間。哀求正要離開的油罐車司機讓他上車,當車子開上道路他感到放鬆,也發現身上的衣物是Taylor的,他全身上下都是Taylor的味道,像對方正環抱住他。

司機瞄他一眼,受傷;狼狽;目光無神。雙手環繞胸口,像隻受傷異常戒備的貓。

2 comments:

少言。 said...

哦哦!竟然看到這部電影的fandom。
第一次轉到的時候,兩個男生之間氣氛曖昧的讓我有種錯覺,直到後來才恍然大悟(失望?)。
所以,最後Alex還是逃開Taylor了。Taylor還有可能再去尋找他嗎?獵人真的這麼容易就放過獵物?
(我...可以悄悄期待更多嗎?)

Comma said...

最困難的工程就是Taylor要怎麼找到Alex
還有Alex逃到哪裡去了
很糟糕,滿腦子只有最後的劇情,完全沒有過程的構想,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