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 13, 2008

【BS】零星片斷


九月二十九更新完結。(我想應該,也是最適合的結束點)
-----
九月七日更新。(宿舍內第一更,感動阿感動)
-----
八月二十八日更新。(好像沒有結束的一天,還是我一點也不想讓它結束?)
-----
八月二十七日更新。(原來我看喊主人的是Batman Forever,方基墨的確要喊主人沒錯*(!)
         但貝爾也老大不小了…)
-----
八月二十五日更新。(越來越言情,但是蝙蝠俠很幼稚)
-----
八月二十日更新。(短短三小段,後面就跟卡痰一樣難受
         還有,Bruce變得神經質了,但那只在內心)
-----
八月十六日再更新。(太輕敵,到某個進度就不簡單了)
-----
八月十六日更新。(真的很簡單)
-----
又是一篇沒有限期的文章。
我敢保證這篇的困難度很高,該死,可以寫得簡單一點嗎?




一個藍紅點飛向黑夜,像瞬間飛逝的流星感到失落。
這是我最後一次看著你離開,接下來會是我先轉身,沒入黑暗中不再回頭。真的是最後一次了。
----- -----
正義正在你的背後失控,Clark。
也許在你心中人類都有好的一面,但我可不這麼認為。
-----
該死的,Bruce,你可不可以不固執一次!?
讓我看你的傷勢,Bruce。Bruce、Bruce!
-----
坐在加長型轎車中,外面的霓虹招牌閃爍,七彩燈光顯要在Bruce,剛毅劍削的臉。沉默不語,壓迫感使Clark想坐到對面去,但Bruce一把抓住他,令Clark跌進Bruce的胸懷,而力度震出Bruce手上的酒,灑上膝蓋。昂貴的西裝褲。

Clark寧可閉上眼等待責備,也不願看見Bruce冷冷的灰藍眼睛。許久,由心臟與溫度他感覺不到憤怒,睜開雙眼,他疑惑,與Bruce漸漸收緊的手。熱度從他們對視開始上升,他知道Bruce的嘴唇因為溫度流失水分,需要些什麼來滋潤。他想他知道,而Bruce也知道,很久以前就知道,需要什麼,或什麼來止渴。

看著Clark迷幻誘人的眼,燙人的手才要觸碰臉頰,聽見Alfred的聲音後他捲起指尖收回。傾身替自己倒酒,對於Alfred的話心不在焉得。輪胎停止。Clark下車時腳步凌亂,那樣子使Bruce微笑。一時失神的人影,下一秒只剩下尚有餘溫的空氣。
-----
他一直沒有專注在會議上。也許腦袋在幫他記住報告,但眼神已經失焦。
-----
嗨,我是Clark Kent。
很榮幸能採訪您,Mr. Wayne。
這是我們這次專訪的主題,希望以下的問題不會讓你感到困擾。
-----
當記者的手觸碰到他時,一股暖流從掌心蔓延全身。他的嘴角笑了起來,或許對方有心電感應,記者的脖子慢慢脹紅,延續到臉頰。

羞澀。他想。
-----
Bruce,你不會知道我的身份後就不再見面了吧!?
-----
這事很難說,知道你的真實身份後就很難再對待你像–Clark Kent。
讓我想想。
-----
戴上面罩;轉身離去,披風在身後飛舞。他早就知道對方的真實身份,只是覺得想要的東西太遙遠;太過強大,心還搖搖欲墜,抓不到安全感。他懷疑自己真的可以自私地擁有對方嗎?
當時他知道對方是那小小記者時,反而鬆了口氣。他可以擁有記者,但無法掌握超人。
在天空飛翔的紅色披風,是自由。
他無法給予,也是自己所沒有的。
-----
你不覺得超人跟蝙蝠俠最近怪怪的?
會嗎?我不覺得他們有問題。
不管他們有沒有問題,而神經大條是你的問題。
喔,是嗎?聰明如你,有什麼簡單易行的方法可以解決嗎?
嗯哼,我倒是有個直接的辦法。
-----
主人。身為一位稱職的僕人,我很願意與您分擔煩人的心事。
-----
我不知道誰是那個大嘴巴,但我會找出來。
-----
主人,這件事可嚇倒我老人家了。
也許Mr. Kent也與主人一樣煩惱,超人更不懂蝙蝠俠的心,不是嗎,主人?
而我認為情人間最需要的是溝通與坦白,先生。
-----
我不記得自己說過我跟Clark是情侶,Alfred。
-----
是我失言了,主人。
-----
飛行,逆向風打在臉上,夜晚與黑暗騎士的眼睛相同,沉藍中可以發現細小晶亮。
可能,某天我們不需要各自飛走;可能,有一天我們會知道彼此的身份,且輕鬆聊天。
----- -----
Bruce,你太悲觀了。
現在在我眼前就有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你,每晚拯救了歌譚。
許多哥譚市民眼中你是個犧牲自己的英雄。而在我眼中,你是最善良的人類……。
-----
不行,Clark!不准你跟上來,回你的小公寓去!
-----
又是一個夜晚,Clark躺在床上;看出窗外,建築物與夜空。他不想使用能力知道Bruce在哪裡,或在做什麼。但他想Bruce Wayne會參加派對,在人群間穿梭;應付不可避免的交際,帶個美麗女人渡過今晚。不知怎麼地他感到煩躁,在枕頭上磨蹭,收緊身上的棉被。

閉上眼。他可以聞到Bruce的香水味,和著細微汗水;可以聽見高級皮鞋踏上樓梯,緩慢而優雅,像是按在琴鍵上的手指,彈出美妙卻耐人尋味的旋律,全看演奏者的表演風格。小小停頓。歌曲再次開始,慵懶而挑逗。手掌,手掌附上他的肩膀。

接著是身體,占有慾的大腿。手臂環繞他的腰,接著來到胸膛;緊纏他的手,像是在折磨Clark,用手與他作愛。體溫漸漸上升,咬著嘴唇忍住呻吟,光是手指與手指的觸碰還不夠,他需要Bruce的吻,一個填滿他空虛靈魂的吻。對方在他耳邊低語,一遍又一遍都是他的名字。啊…,這太下流了。Clark想。

他扭過頭與Bruce親吻,舌頭長驅直入,微開雙唇摩擦舌面。Bruce不再安分於挑逗,他狂野地壓上Clark的嘴,一個熱吻,與滿足敏感的嘴唇。口水流出結合處,Clark承接他的熱情,手抵在Bruce的腹部,不久變成圍繞他的後背。轉眼他已經拉開他們之間的阻隔,棉被安安靜靜地躺在地板上。Clark的睡褲與裏褲已被他蛻去,而他只是掙脫皮帶與拉鍊,就急著與對方接觸。

Clark緊夾著對方的腰,隨著節奏與Bruce律動。太快了,他想,但他顧不暸那麼多。光是看著Bruce的眼神他就覺得赤裸,火焰在他胸口燃燒,他從未看過失控的Bruce,蝙蝠俠。蝙蝠俠,Bruce,B,B my love…。
-----
甦醒,Bruce還在他身邊,沉穩的呼吸聲。冷漠總是隱藏情緒的雙眼正被眼皮蓋著,眼珠在下面轉動。
他微笑,拉起休息整晚的棉被。動醒睡眠的眼。
-----
剛剛夢見你第一次以Clark與我見面的時候。

是那麼的,生澀;可口…。
-----
所以蝙蝠俠跟超人沒事囉!?
是的。
-----
最近越來越忙,這是怎麼回事啊?
難道你沒發現一個月前就被加長巡邏時間?傳呼器一直響起,但是什麼事都沒有,而且地點越差越遠?
有啊!
那你問蝙蝠俠了嗎?
恩,但是他說沒這回事。
……。
等等!明明是你告訴Alfred的,為什麼是我在受罰!?
……。
-----
Mr. Kent,你的早餐已經準備好了,再過幾分鐘就到上班時間了。
-----
主人,您再不放開Mr. Kent就會錯過您們短短的早餐時間。
-----
Clark又送Lane回家,或許看過很多次了,這一點也干擾不暸我的情緒。
不,該死的Clark在做什麼,難道他不知道自己已經屬於我了嗎?沒有我的答應之下怎麼可以隨意出租肉體!
狗屎!這已經超出我的容忍範圍!
不行!我要冷靜,這樣一點也不像蝙蝠俠。我必須趕快回歌譚才行…。
-----
他又輕易地聞到Bruce的味道了,對方應該在歌譚,而他在Lois的家,怎麼…?
喔,Lois穿著睡袍;兩手拿著酒杯走來,不像白天精明能幹的Lois,裸露長腿。
-----
嗯,Clark。你最近有去過歌譚嗎?(雙腿交叉,臀部若影若現)
沒有!不、不不,我的意思是不可能,我對歌譚一點都不熟。對,就是這樣。(拿起杯子掩飾心虛)
不一定要熟,或許那邊有人可以帶你繞繞歌譚?像是Bruce Wayne?(身體往前傾)
(被酒精嗆到)咳!什麼?咳、咳咳……。你在說什麼?
你們很熟不是嗎?我有個進駐的朋友看見你們前後進入莊園。
呃,不。不,請聽我解釋……。
-----
不要緊張Clark,我只是要你陪我去宴會而已。(指著鞋櫃上的鮮花)他忽然邀請我去他的宴會,雖然他說希望我一個人赴約,但我不放心。
……,我知道了。
-----
蝙蝠俠的傳呼器響起,是超人。
喀咑──。
-----
喔,他料到Lane會邀Clark一起赴約,但他不喜歡他的藍大個身邊挽著美女。
-----
很高興妳的前來,Ms. Lane。…還有妳的男伴。
嗯?你們不是認識嗎?
(Clark低頭不語)恩,但不是很熟識,只是接受過Mr. Kent幾次訪問而已。香檳?(Lois微笑)
嗯…,我還以為可以利用Clark的關係在星空下了解莊園的歷史呢……。
喔,何樂不為?讓Alfred帶我們去,他比我更了解歷史。
呃,我們?
是的,我想喘口氣。(令Clark打冷顫的笑容)
-----
很榮幸為倆服務,Ms. Lane請跟著我的步伐,不熟悉的人在莊園裡很容易迷路。
-----
Lois就這樣被Alfred拉走,後面跟著錯愕的Clark與Bruce。
而後者在前者身邊低語。
-----
我不知道你有交際用的西裝。看起來對你來說不便宜。
我是記者,記得嗎?還有,這是Lois租給我的。或許在您眼裡這只是小錢,但我珍惜也感恩Lois所做的一切。
是,Lois。
-----
那麼,你怎麼會邀請Lois到你的宴會?
只要是美女,為什麼不?
……,是,你說得對。
-----
氣氛一度緊張,但我覺得這沒有意義,為什麼就不直接坦白出來?為什麼有話不直講?
或許Lois無贅肉的背部可以讓我失神;休息一下。
嗯…,Lois的背開始泛紅,也許我太大力了。
-----
我的瀏海呢?(甩開)
嗯,這樣輕鬆多,不需要注意頭髮是否掉下額頭。
該死,我在想什麼,Clark跟Lois很般配?應該吧,他們一起走進來時的確很合。
-----
Bruce,你有話要跟我說嗎?
沒有,為什麼這麼問?
我以為你有事要對我說,或許是我想太多了。
……。
-----
Clark。
嗯?
Alfred是對的,我不該破壞你跟Lois的關係,你們應該在一起才對。
……。
-----
我不曉得花花公子Bruce Wayne會撮合他人。
-----
Alfred將Lois帶離轉角,Bruce拉住Clark並壓進剪裁得宜的樹叢內親吻,像一把火由Bruce口中竄出,燃燒Clark。

Clark的雙手擁住Bruce,凌亂對方的頭髮,狂野而飢渴。大腿夾住Bruce的腰,十指在對方背後攀爬,拉出襯衫撫摸肌膚與傷疤。攀扶;溺水。前一刻他很生氣,Bruce在吃醋卻打退堂鼓,一點也不是Bruce Wayne的作風。等等他有的是時間拷問對方。

那句話像在暗示他,Clark需要他,需要他的佔有,不是推向他人。所以,他多需要這個吻。溫度在他們之間形成薄霧,喘息;水聲,在他們耳裡是一首美妙的協奏曲;拉扯彼此,只為了和在一起。

腳步聲關緊熱情的水龍頭。
-----
Bruce一把拉起Clark,像孩子在樹叢間奔跑,笑聲由胸腔開始傳出。
幾番綿密親吻。
-----
你的行為像我,Bruce。先說說你邀請Lois是怎麼回事?
只是想考驗你選擇的女人…。
喔,我選擇的女人?我不認為我還需要選擇誰,Bruce。我以為你知道,我要的只有你一個。
嗷!那是因為一直看見你進出Lane屋子的關係。
Bruce!你監視我!?你不信任我?
不,Clark,聽我解釋!
-----
遠方的兩條黑影。
-----
我不知道他們是這種關係,我以為Clark喜歡我。
他喜歡任何人,Ms. Lane。只是他愛的是我們家少爺。
……。
對不起。請讓我帶您回宴會。
-----
對不起,Clark。
!?
我無法控制自己,我無法控制見你的衝動。當我看見你跟Lane走在一起時,掩飾不了自己的憤怒,想要破壞你們。
Bruce!你應該知道這沒有意義,你是最知道我要的是誰才對!
在你面前我無法不懷疑自己,是用了什麼陰險的把戲得到你。你是這麼美好而強大
-----
再次親吻。
再次得到Clark Kent與超人。
-----
蝙蝠俠耍的陰險小把戲,他還是會繼續破壞Clark與Lois的關係。
-----
隔日。
地點,每日星球報,Lois Lane辦公桌。一大束鮮豔玫瑰花。
幾分鐘後。
每人桌上各一朵,於Lois Lane桌上消失的玫瑰花花束。
再幾分鐘後。
超人憤怒地出現在Bruce Wayne房門口,卻被拉進房間裡。

難得的平靜日子。
-----
我覺得你疑心病太重了,Bruce。或者你想玩遊戲?
----- -----
Alfred,如果Bruce做的事情太過火了,你會阻止他嗎?
這要看情況,Mr. Kent。好的方面會加以支持,若是壞的方面只能口頭上聊幾句,身為一位僕人不許自己對主人干涉太多的。
你太謙虛了,Alfred,對Bruce來說你就跟父親沒兩樣。喔,還有你做的餅乾就跟母親一樣。(燦笑)
(Alfred回以微笑)
-----
你們聊得似乎挺開心的。(歪斜的睡袍配上未加整理的頭髮)
早安,主人。
早啊,Bruce。(起身拉好對方的睡袍)
(盯著。環繞對方的背膀,實行早晨之吻) 嗯…,美味的鮮蛋(egg)。
-----
……。(為兩位留下私人空間)
-----
Clark你怎麼盯著螢幕發呆!?打起精神!
我會的Lois。
走,我們去買咖啡。
-----
男子身著褐色大衣,廉價襯衫與領帶,黑色膠框無度數眼鏡,雙手插進大衣口袋。
女子黑褐色捲髮,灰黑色套裝,窄裙包覆住勻稱大腿,與肌膚顏色形成惹火對比。
每個男人走過去都會多看女子一眼,但男子只敢利用身高的優勢偷瞄女子,害羞得像個農村男孩。
-----
我不懂你把這些念出來有什麼意義,你想讓超人聽到嗎?
最近巡邏無聊時會看看小說,況且,超人跟美女走在一起是不會注意那麼多的。
你以為超人跟每個普通男子一樣嗎?他有蝙蝠俠了!
啥?什麼?你說的是,超人跟蝙蝠俠在一起!?
你不知道!?
……(搖頭)。
喔,對,我忘了你的神經始終還未接好。
-----
我不懂超人好好的一個大男人,為什麼會跟一個陰險男在一起。這太違反人道了!
……。
你不覺得嗎?世界上那麼多女人,偏偏要跟一個男的在一起,而且還是蝙蝠俠。你說說超人是不是有被虐狂啊!?
……。
欸,你怎麼不說話?……,等等!是不是?該不會!喔,不會吧!天吶!我死定了,我死定了!!
……(微笑)。
(腰帶的呼叫器響起)……,是蝙蝠俠。
-----
為什麼又是你!?上次你把我害慘了,我要向超人申請換搭檔或是獨自巡邏!
喔,你放心,在我厭煩你之前你是不會有這個機會的。
什麼?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微笑)。
-----
Clark與Lois坐在玻璃前,前者在說話前顯得躑跼不安,深怕說錯話。
-----
嗯…,Lois,可以問你一件事嗎?
恩,可以。
那個,Bruce還有再打電話給你嗎?或是送花?
(輕笑出聲)喔,Clark,如果你問這個是為了我,我會很高興的。
呃,當然,你知道,Bruce Wayne是個花花公子,我怕你會,受傷…。
那我真是太高興了,Clark。(輕吻對方的臉頰)
這個,Lois?你怎麼?
我想Bruce Wayne會抓狂。
喔,天吶!
-----
喔,天吶!Lois,你怎麼會知道這個?
喔,天吶,Clark!我才是那個喊"天吶"的人。你怎麼跟Bruce Wayne搭上的?
不,Lois,收起你的記者天性,我是什麼都不會講的。
喔?Clark,你一定要我使出Jason嗎?要他用兩顆可愛無辜的小眼睛,一邊困難地喘著氣問你嗎?
Lois,你失控了。
恩,是啊,所以趕快告訴我。
-----
你這是在陷害我,Clark,蝙蝠俠會殺死全部知道他身分的老百姓。
不,他不會!
-----
隔日,Bruce Wayne買下每日星球報,上了每份報紙頭版。
-----
Clark與Lois在派對中一起站在角落,Lois的心情就跟燈調一樣黑暗。
-----
這是第一步,Clark。他不只會殺了我,還會割下我親過你臉頰的嘴唇。
不要緊張,我想他不會這個做的。
你又知道了?(迎面走來Bruce)永別了,Clark。
-----
咳,嗨,Bruce。
恩,Clark,Ms. Lane。Clark,可以讓我跟Ms. Lane談談嗎?
嗯…,好的。(狐疑地走至一旁)
-----
Richard帶著Jason進入派對,第一眼看見Lois在跟Bruce Wayne講話,於是友好地走近Clark;與Clark握手寒暄,Clark搖晃Jason小小的手指,並拿塊蛋糕給Jason。

突然一只酒杯在Clark眼前搖晃,原來是Richard幫自己與還未碰過現場食物的Clark拿的。接著他們相視而笑,Jason則是個看他們一眼後繼續低頭吃蛋糕。
-----
Mr. Wayne,既然您已經得到Clark,就請不要再監視我們了。不只會感到困擾,連Clark會覺得你信不過他,這樣會傷了他的心。
我還以為是我找你談談。
這麼說吧!Clark很單純,不是你這種人想碰就能碰的。
哇嗚!真是令人印象深刻,Ms. Lane。不,我更正,Mrs. White。
-----
這蛋糕不錯,你要來一塊嗎,Richard?
好的,謝謝。你覺得讓Lois跟Wayne聊天沒關係嗎?我有點不安。
嗯…,我想這沒關係吧?畢竟以後B、Wayne就是我們的上頭了,也許只是聊聊Lois的升遷意願也說不定?
Well,如果是這樣就太好了。等等,Clark。你嘴角上有奶油,恩,對,好了,現在沒有了。吃的樣子跟Jason真像。
這,對不起。
不用這麼謙虛,Clark。我們是朋友,懂嗎?
呃嗯,對不、呃,不!我是說,對,我們是朋友。
你總是這麼害羞呀,Clark!(笑著拍對方的肩)
-----
真難得。
什麼?
在Clark舔奶油跟Richard拍Clark肩時,你沒有抓狂地衝上去。
哼(冷笑)。
就是這個笑容!真不知道Clark喜歡你哪一點。說句實話,Wayne…

排除Richard是我丈夫這件事上,假如現在跟Clark在一起的是Richard,我會舉雙手贊成。
-----
噗!
你怎麼了,Clark?(拍撫對方的背)
沒、沒事。(往後退一步)
(往前進一步)真的沒事嗎?你的臉很紅,會不會甜酒喝太多了?(移到對方手臂)
不!Richard,我真的沒事。(更加慌張,不敢多看對方一眼)
你變得很熱。…,我看你喝醉了。走,我們到外面吹吹風。
嗯,好。(不敢多瞧Bruce)
-----
我看你喝醉了,Mrs. White。(快步拉離Richard的手)
……(微笑)。
-----
Mr. White,我跟你的妻子已經談話完畢,把Clark交給我吧。
喔,好的。(愣愣地看著Bruce將Clark拉離會場)
-----
每日星球報頂樓。
風打亂不了鋼鐵之子的頭髮,但Bruce不同,而他沒有心思堅持於小事情上。
轉過身,風由後方吹向Bruce,有一刻Clark覺得他是憔悴的;耗盡精力的。
-----
我不年輕了。
而你卻一直跟我玩遊戲。你就是想玩,是吧?
……(笑容)。
-----
這次Clark拿下眼鏡;主動走近Bruce;環繞Bruce的脖子,像貓咪懶洋洋地親吻對方,有一下沒一下得。沒有情慾,只有慢慢添加的愛意。
Bruce承認這種親密方式很好,跟以前其他人比起來,好很多。
他閉著眼睛感受,直到他認為Clark的吻是踩著打氣筒的腳,而他是顆汽球,Clark紅著臉停止親吻。
一反平常,Clark貼近,有股電流直灌他們,第一次有這種溫暖;飽足;過剩的感覺,差點站不住腳。外面會動亂,小小記者Clark Kent是如何讓Bruce Wayne提早到來的。而Clark一點也不多想是誰這麼陷害Bruce。
----- -----
I can't stop running to you;
I can't stop kissing you;
I can't stop touching you.
If I don't get you, I will die soon.
So baby, don't go away from me. I can't breathe without you.
-----
所以,這是一封情書?情歌?
我不知道。等等,走開,不要在我耳邊吹氣!不要偷看我的東西!
……,這是你寫的?(細瞇雙眼)
你兇什麼!?當然不是,是我撿到的。
喔(和顏悅色)?你在哪撿到的?
……(鄙視),你管那麼多幹什麼!走開,不要跟著我!
-----
這次真的是傷得不輕,有人可以衝進人群槍擊Bruce Wayne,兩擊肩胛骨;一擊正中胸膛,子彈卡在骨頭內。當時Bruce正在講台上演講,槍擊後整個人往後倒,鮮血也跟著噴灑出來,剛好在蝙蝠俠沒有防備的時候。
在台下做筆記的小記者制止跑往Bruce的雙腿,一顆心提心吊膽,超人及時出現抓住槍手,大家第一次看見超人這麼憤怒的打暈罪犯。

被現場的Jimmy拍到。

救護車像燃燒的怒火開進會場,飛在空中的超人低看昏迷的Bruce送進車內。手術房外Clark孤單得站著,不讓他人靠近,Alfred與Lois並肩站在一起。眼看時間不早,Lois拍拍Clark的肩便離開,剩下不語。
-----
Mr. Kent…。
他會活下來的,Alfred,他會活下來的。
-----
Bruce你開啟的遊戲還未結束,不可以這麼輕易離開…。
I'm not touchin' you deeply yet, how dare you leave.
-----
你們在看什麼?
嗨,超人。只是張我在聯盟裡面撿到的小便紙,你看看是不是很肉麻?
……。
嗨,超人,你怎麼不說話?
-----
超人一把將紙條抓走,眼前已經水霧一遍。
他用最快的速度來到Bruce的病房,紙條在他掌間凹折垂死。他坐了下來,手指在對方五官間滑動,一陣漫遊與自言自語後起身親吻Bruce。
-----
My poor Bat.
-----
超、超人怎麼了?
…蝙蝠俠進醫院了。
呃,我怎麼不知道?那這跟那張紙有什麼關係?
那張紙是蝙蝠俠寫的,看了那麼久你還看不出是蝙蝠俠的字跡?
那你幹嘛還問我是誰寫的,直接告訴我不就好了!
喔,你果然不知道我的用意,粗線條!
什麼!你這綠蟲!…等等,對不起,我說錯話了,啊!
-----
這不是我寫的–超人動用私刑,與Wayne交情匪淺!(旁邊附上Jimmy拍攝的照片)
-----
狗屎!
(狗屎?對,狗屎!)怎麼了,Lois?
Perry又換了我的標題,我要進去找他理論!
(我還以為Lois已經習慣了)
-----
有次Clark與Bruce纏綿一整夜,在Clark快要睡著時他聽見Bruce拿出紙筆的聲音,他以為是錯覺,但現在他想這是真的,Bruce在為他寫情書。如果Bruce現在不是躺在病床上,他一定會竊笑。
而他感覺有人在摸他後背也是真的,如此親暱溫柔。
-----
狗屎!我在做什麼?寫詩?情書?散文?
喔,Clark永遠都不會發現的,即使發現也不會認為那是我。
-----
Bruce在改變,Alfred最清楚,不說Bruce拿著財經版傻笑的樣子,光不再深鎖眉宇這點就知道了。
他一直都希望Bruce變得快樂,這天終於來臨,他不希望某天這些會停止,少爺的世界再次變為黑暗,躲藏在黑暗中的瞎眼蝙蝠。
-----
我知道你聽得見我的聲音,Bruce。
而且你的祕密已經被我發現了,可以的話,我想要這幾句話是你親口告訴我的……。
雖然我知道這一天會來臨,但我不希望是現在,必須只在你老死;我無法違背時。
喔,Bruce,該死的這太痛;太快了!
-----
Clark…。
-----
在超人離開Bruce的嘴唇,準備走出房門時,他聽見傷者的聲音,虛弱虛幻。但他很確定,那是Bruce。
超人以最快的速度走到Bruce身邊,蹲下身子並握上對方的手,親吻,不停歇得親吻上手背。
-----
Kal, my love.
I'm back. Never leave U n' say goodbye.
So, give me your kisses.
-----
U went too far.
-----
超人激動地親吻他,擁抱他,感受皮膚下的生命。
即使Bruce感覺超人壓傷他也不反抗,反而緊緊地擁抱彼此。熱切地交換氣息。
-----
咳,對不起,打擾了。
呃,對不起,Alfred;Lois,我現在馬上離開。
-----
Kal。
-----
超人轉身,雙眼清澈飽滿感情。
-----
等等叫Clark來找我,我有事要跟他說。
-----
微笑,與微笑。
-----
他疑惑自己圈住情人腰際的雙腿。
雙臂懷抱對方肩膀與後背,緊貼彼此的雙唇,一個翻身將對方擱回病床上,親吻對方的臉頰與頸子。
Clark!
他充耳不聞,親啄對方的胸膛並吸吮敏感點,感覺得到對方的顫抖。
嘴唇一路往下前進,越是接近高聳山丘,忍耐的喘息聲越是急促,對方的手已經從抵抗變成撫摸他柔軟的頭髮,像在鼓勵他似的,他更是賣力。一口吞下,高興能聽見情人懊惱的聲響。
陣陣水聲與發洩過後,他將頭放在對方結實的腹部上,拉好情人的褲頭後閉上眼睛休息。
那雙持續撫摸他頭髮的手,舒服地令他進入夢鄉,忘記發生過的壞事。
-----
他看著他跟孩子一樣睡著的情人。有時睫毛會輕顫,或者吞嚥口水,那些樣子都使他想親親對方,然後說句我很好。輕磨那迷人嘴唇,他是用了什麼手段得到對方?
這問題他想了又想;想了又想,其實他知道自己用了什麼彆劣手段,他很清楚,他太清楚了。
在他失神時沒有發現他的情人已經醒了過來,並且撐起身子親吻他。
沒有激情,只有安慰與綿長感情延續著。
-----
他們親吻時,Clark希望這個世界不再有殺戮,大家都像他們這樣只有愛沒有目的的相處。
Bruce也這麼認為,但很快的他否定自己的念頭,有道聲音告訴他那是不可能的,而事實也擺在眼前,但他還是享受這個吻,因為那是Clark給他的。
能抱著所愛的人就夠了,其他糟糕的事情由他們來解決。
-----
Bruce臨死前想到他們這個吻,即使全身插滿針頭跟一堆儀器的彈跳聲,他還是不認為Clark會比他早死。這個問題深藏在他眼尾的皺紋中,越來越深;越來越懊惱。
喔,他想起來了。是他在失去能力的超人面前讓自己陷入危險中的,是他,是他,真的是他。
在他抱著超人的頭時,超人吐了一大口鮮血,濕了制服。超人的手貼上他的臉時,才發現自己會哭,哭泣。
是超人做了很多大事件,其中包括讓他笑,現在則是讓他哭,很傷心的那種。該死的。
-----
Bruce,你有話要對我說嗎?
沒有。
真的沒有嗎?
沒有!你要我說多少次,沒看到我在忙嗎!?
好吧!那我先走了。
-----
黑暗壟罩蝙蝠俠與超人,只有螢幕的燈光照亮蝙蝠俠的臉,在那面前,蝙蝠俠保持著拒人千里之外的臉。
聽完蝙蝠俠的回答後,超人疑惑地走離,因為他確信蝙蝠俠有話要對他說,他要他說出口。
喀咑,大門關上。
-----
我愛你,笨大個。
-----
嘿,為什麼突然對我說這個?
你偷聽我講話,而你甚至還沒離開!
我時常管也管不住我的耳朵,如果你現在才知道的話,那麼你知道了。那,現在可以換你說了嗎?
我不知道我有讓你放肆到這種地步。
全都是你教我的,你忘了嗎?哈!
……,我應該給你一個獎勵之吻嗎?
不!這會給你時間逃避這個話題!
-----
好吧!不過是你耿直傻傻得很可愛。
你在說什麼啊?我聽不懂。
一定要逼我講出來嗎!?
別孩子氣了,Bruce,你知道我最愛聽你的聲音了。
喔,我知道你的目的了,Clark。
我的目的不只有這個,親愛的Bruce。
Clark,你變了。
不,我還是我,只是那件事之後我不想再浪費時間,你知道我的意思。
天啊,過來,可憐的Clark。
-----
啊!等等,太快了,…Bruce。
這不是你想要的嗎?嗯?
那你應該知道我下了多大的決心才、才……,喔,Bruce、Bruce…。
-----
小丑,跟你聊天真是別具意義。
嘻嘻哈哈,那是因為你過得太無趣的關係,跟我一起玩吧!一起瘋狂!
但是我還有事要做。
喔,你的臉都這樣了,真的還有事要你做嗎?你跟我在一起才真的有事要你做。
……。
走吧!你我都知道我們的敵人是誰,蝙蝠俠!
-----
難得有人觸碰睡眠的暗夜騎士而不被扭斷手指,靈巧手指在頸項間按摩,或撫摸頸背上的短髮。
巨大的爆炸聲打斷這美好時刻,Bruce跟Clark皆彈跳驚起,互看一眼後一起離開房間。
不久超人跟蝙蝠俠一起出現在爆炸現場,蝙蝠俠冷眼瞪向拿著炸彈狂妄大笑的小丑,與超人降下建築物。

fin.

10 comments:

少言。 said...

零星到有點難以理解(不,不是你,是我理解力退化太多)。
那個晚上,是作夢最後成真嗎?:P

噢,不知有沒有記錯,Alfred叫B好像是"少爺"?

Comma said...

沒有,不是你的理解力退化,是我真的零星的太誇張了。
有些段其實是上面不知道第幾段的回話,就是說,有些段落跟上下段的時間不一定連貫。還有,第一人視角會換來換去的。
那個晚上是Bruce跟Alfred對完話後,Bruce所做出的行動*(但他一點也沒有溝通,直接用動作他的決定)。
作夢是前面有幾段Clark採訪Bruce那裡*(那段睡眠是他們完事後),好吧!就是Bruce認為Clark羞澀那裡跟上一段,然後認識一大段時間後蝙蝠俠跟超人決定要表露真實身份,才會又有下面的事情。*(好累,第一次回話回那麼多)

我那時候也在想說要叫老爺還是少爺,再去看一下英文對話,也有叫主人這個詞,就直接決定用主人或先生(Sir)了。
其實是覺得這把年紀還叫爺害不害臊啊!

少言。 said...

噢Alfred我好愛你!(妳這花心的女人)

幼稚的蝙蝠俠,我喜歡幼稚又佔有慾極度強大的蝙蝠俠。*大笑*

Comma said...

第一時間點上,會覺得Alfred是那個為虎作倀的
經過一段時間,……更加確定這個事實

嗯哼,我想這就是蝙蝠俠的本性(噗)
倒是PO完瀏覽錯字的時候,被自己打的幾句對話中傷到,肉麻的讓我怪噁心的

少言。 said...

啊哈,Lois,妳以為這麼說就會讓妳老公安全嗎?現在你們夫妻倆都陷入危險了。
(除非Clark被迫搬家到Wayne大宅裡)
(莫非每個女人都有腐女的本性?)

神經斷掉的那位先生,你真的很有點!*大笑拍肩*
(所以他到底是誰?)

Clark,你還要繼續這樣縱容Bruce下去嗎?

Comma said...

(總歸一句話)其實Clark真的有被虐狂...

誰,我也不知道他們是誰
我想是聯盟裡的人,可以自行配入角色
因為我沒有在鎖定動畫/漫畫
全部的愛都獻給Bruce跟Clark了...(藉口)

真不知道HBO哪時候要重播開戰時刻呀...

少言。 said...

啊,結束了嗎?

所以,最後英雄還是雙雙隕落。

大家都像他們這樣只有愛沒有目的的相處

或許,如果願意,這兩位的故事是寫也寫不完的。(字面下的意思是,可以改寫結局嗎?*被毆*)

Comma,最近都寫不美好結局呀。(包括可憐的SamAndDean)

Comma said...

じゃ、你誤會降下建築物那段了
嗯,有些時間段是錯開的
最後面那段是在蝙蝠俠療好傷後,他們一起出任務。
不過你說雙雙殞落也是對的,
或許是我比較悲觀的關係,沒有什麼能永遠保持,所以他們最後還是會消失。
而我設定在超人先死去,潛意識討厭超人的不死之身,還好有氪石這種東西(噗)。

yeah, 被你一說真的沒有打出什麼美好的結局,一定是我的腦袋在作祟,一直往不好的方向跑…

少言。 said...

Bruce臨死前想到他們這個吻

是這句我才誤會的。然後面幾句MS是B在重病時回想S臨死前的景象...是嗎?
這種有點淡淡悲哀,卻又帶一點點小幸福的筆調...*滾滾*,讓我又愛又恨哪~

人都會死,這是沒錯,沒什麼是永恆的。所以,我(們)都喜歡把故事斷在中間,後面的就讓其他人自己想像。
小超先隕落,是因為你認為B比較堅強嗎?*笑*
雖然我覺得老/少爺表面上看起來很勇敢,但我覺得他遇到最脆弱的地方還是會挺不堪一擊的,反而是小超,看起來傻咧咧的,眼淚流一流,心痛一痛,恢復速度應該會比陰沉的B快一點吧。
嗯,吼,討論這種話題好沉重哦,心情不會好。換。
所以所以,下次來個美好結局吧!*燦笑被巴*

Comma said...

是的(拇指)

喔,我倒是沒想過誰比較堅強的問題
但是超人比較堅強我不否認
而蝙蝠俠太會做表面功夫了,他的堅強比較偏向他自認為自己是(堅強的)與自尊,他的自尊告訴他不能被打倒
所以,嗯,他們各自有各自的位置,以上只是我認為的

哈,討論討論也是不錯的呀
如果我打完但是半個人影都沒有,也是會氣餒的,所以有個人回應;隨便留什麼,都會很高興的。(笑)

唉呀呀,不確定還會不會打這對,應該會先想GONE的劇情吧吧吧吧……(回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