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9/32)

等Dean夾好衣物,他們坐下來吃午餐時Sam從口袋中掏出一張卡片。「給你的,我沒有看。」縱然他好奇上面寫了什麼。「它被塞在門縫下。」

「我相信你。」Dean接過卡片時直視Sam講著。卡片封面上有他的名字,攤開後內容為,『晚上九點,不見不散。  Alina。』很簡短、很乾脆,可以看出是Mrs. Gruber替她女兒寫的。這麼久才來消息是為了給Dean培養心急用的,但Dean完全沒有這種感覺,反而覺得答應女兒在晚上九點跟男人約會是個瘋子的表現。

「怎麼了嗎?」觀察著Dean的表情,無奈且不耐煩。口腔中的食物將他的雙頰鼓了起來,煞是可愛。

看看Sam的表情,Dean的心情已經好了一半。「Mrs. Gruber帶來的信。」拿起身邊的拭紙擦拭Sam嘴角的油膩肉汁,溫柔地讓Sam感到怪異,卻又覺得這是件很平常的事。「今晚九點一定要出門跟她女兒約會。」他看著Sam的臉,想要在其中找些什麼。

但Sam沒有講話,只是低下頭繼續吃他的食物。他沒有感覺,他需要些什麼感覺嗎?男人晚上跟女人出門約會是正常的事,也可以說是件幸運的事。可是他不知道,Dean需要他泛起一點酸,最好是倒了一地都是。

「你有什麼話要講的嗎?」Dean也不知道他要Sam講什麼,也或許他知道,只是他不願面對與承認。

「沒有,我有什麼話需要講的嗎?」雙眼晶晶閃著,「你,…有約會是正常的,不是嗎?若是我阻止你,那才奇怪吧!?」喔!他有些尷尬,變得不會講話;不懂得如何表達。只因他真得有點不想對方赴約。

Dean免強給Sam一笑,閉起嘴。他收起這一切,這才是正常的狀態。他想著。拋開那些亂七八糟的思緒,那只是他們一直相處在一起的幻覺疲乏而已。而他叮嚀自己直到疲憊,才幾個小時;幾分鐘。

晚上七點多。在Sam洗碗時,Dean利用這個時間翻出被他封鎖在衣櫃深處許久且較正式的衣物。要說他不緊張是假的,他已經很久沒有"正式"跟女人約會了,還絲毫不能有所輕佻,因為他認為Alina是個好女孩。而他不能接受Alina的原因除了對方生在Nazi狂熱家庭之外,還有Alina的好他無權糟蹋。Dean這麼貶低自己著。

現在打起領結來有些生疏,在他反覆繞繫之下才找回那麼一點熟悉感,終於在最後一次他打了個漂亮的領結,而他的個性指引他──不需在意領結上小小的皺褶,那無損你的帥氣。當他離開鏡子尋找廚房內的Sam時他怎麼也找不著,本能地走到Sam的房間。

他看到Sam已洗淨身子,安穩地躺在床上,胸膛均勻起伏帶動肩膀與手臂,瀏海遮擋到眼皮。在昏黃檯燈的照射下,Dean以為Sam就要這麼離去了,隨著如羽髮般柔軟的翅膀,翩翩毫不留戀地飛離這個世界,只留下他傻傻得空守屋子。思念,就這麼氾濫開來。

有那麼一次,Dean試著自己動手幫鋼琴調音。於是他從工具箱內拿出調音棒,著手嘗試。

Dean走近床並緩緩蹲下身子,他的呼吸打在Sam臉上使對方在睡夢中感到麻癢。Sam低吟一聲。Dean輕笑後撥離扎著Sam眼皮的髮絲,他笑得很柔,不能自己地寵膩對方。猶太人已將他的心佔地滿滿的,他是發現了,更在迴避過後找不到出口。

「我該怎麼做…?」一世紀般久,Dean只是玩玩Sam的頭髮。雙膝已經著地,隨時都可以親吻眼前令人唾涎的可口嘴唇,而他只是盯著,腦中想著這個念頭是從哪時候開始的;想不透兩人相處的時間才短短幾個月,事情卻失控快速。

隨後起身關掉檯燈。觸感還停留在他指間,徊繞不去。闔上房門後靴子在地板上咚咚悶響;屋外鈴鈴清響,打開門後他以為會看到Mrs. Gruber的狡黠笑容,但他猜錯了,他只看到Alina羞澀的微笑,甜甜地。這樣才對。Dean想。

他們漫步在月亮之下,雖然白光將都是雪的夜晚顯得更加寒冷,但月暈效果足以讓情人們迷幻得如癡兔,呆滯地看著光源癡迷。

「不知道有沒有打攪到你?」不時怯怯地偷瞄Dean的臉。見Dean只有微笑沒有說話,「我母親要我帶點食物與酒到附近公園看星空。」Alina看看Dean後感到氣餒,「假如你覺得無聊,你可以先回去;我在附近逛逛後再回家。」她不敢違背母親的命令,也不想讓Dean討厭自己。

「不會。」這就是Alina貼心的地方,至少Mrs. Gruber的教育沒有讓Alina與之同化,變得霸道;粗蠻。「我很期待與妳有個愉快的夜晚。」Dean很少講這種話,連他都受不了自己像個紳士。

「真,真的嗎?」Alina的雙眼是夜空中的星星,雀躍閃爍著。易害臊的她低著頭;緊抓著裝滿食物的竹籃,裏頭還塞了一條紅色方格桌巾。臉頰著實紅了起來,如鮮豔蜜桃。

不自覺地,兩人已經走到公園附近供人休息的木桌椅。Dean難得體貼地幫忙鋪桌巾,在拿出食物時不小心與Alina碰到手。「對不起。」Alina的心抖動厲害。Dean卻低想自己冷酷的心,不只沒有與Alina一樣觸電般的感覺,還想著猶太人是否睡得安好。因為他感覺到有人呼喊著他,叫得無助。

Alina與Dean兩人面對面坐著。Dean的視線停留在夜晚星空中,映在眼膜上跳動著,思緒如音符不規則地飛飄,飄回他的老舊鋼琴中,於琴弦上婆娑舞動;Alina僅看著Dean臉部線條漸漸柔化,她想要追上Dean的腳步,卻才剛踏上影子後越離越遠。她想要更深入了解對方,但身在咫尺,心卻遙不可及。

「要喝一點酒嗎?」其實是Alina想喝,如果她能藉酒壯膽,一定放肆地暢所欲言。經Dean點頭後,她手足無措地從籃子中拿出酒杯與酒瓶。在Dean想幫忙打開時Alina卻輕易得拔了開來,連Alina也很意外,「也許是我母親沒有喝完的吧!?」隨後又緊張地問,「你不會介意吧?」習慣性咬著下嘴唇。

而Dean只是給Alina一個微笑就足以讓對方放下心,接著他拿走Alina手中的酒瓶幫自己與Alina盛酒。隨後他只是捧著酒杯盯著,「我想妳一定很愛妳的家人。」他的話打斷Alina正要嚐酒的動作。

Alina放下手與酒杯,十指交握著。低下的頭使金色長髮垂出肩膀,她笑著,移至右下的眼珠有些苦澀,「我想是的。」他們都沒有動桌上的食物,只有月亮在他們頭頂上炫目耀眼。「就是因為太愛他們,才無法違背他們所下的命令。」

「我沒有家人,所以無法體會妳的感覺。」Dean說地像不是自己的事,卻換來Alina一對濕潤的眼睛。他飲下他們的第一口酒,先是挑眉;後再多喝幾口,他感覺身體漸漸暖和。Alina僅盯著他發呆,帶著迷戀。

一滴汗水劃過Dean耳鬢處。小時候他看過父親請調音師來無數次,甚至與對方關係良好。但自身行動起來卻又如此笨拙好笑。

「唔!」Dean開始感覺到體內的熱不正常,不只直直上升,還有股燥熱往下體衝去。他的臉馬上火紅;充滿血紅色。「妳給我喝的酒加了什麼!?」止不住體內的麻癢;野獸急著破網而出。雙腳有一刻使不上力,促使他拉著桌巾倒在地上,瓶子滾落,繞了一圈暗紅色在雪地上。

「你怎麼了!?」Alina疑惑的表情是如此真實,似乎這件事不關她的事一般。「你的身體好燙!」快要燙傷她的手。突然她想到母親出門前的笑容,是如此詭譎;怪異。「天啊!是我母親!」Alina的臉頓時刷白,不可置信於母親竟會做出這種事來。

Alina試著要拉起Dean,卻被Dean一手擋下。「不要碰我!」像一把刀劃破Alina的臉蛋。「對不起。我先回去了。」他再次丟下一位女子,這次他是拔腿狂奔,不管自己是否傷了對方的心;不管自己現在多麼想發洩性慾,但是他還是拼命跑著,直到看見他的屋子;他的家。

鏗鏘!鑰匙被飄至桌上,發出撞擊聲。Dean的下體腫脹,想急著進浴室沖沖冷水澡,平復身子的火熱。他是可以馬上進浴室的,但在他經過猶太人的房間時聽到虛弱的求救聲,『Gott!』Dean的心哀號著。Sam的聲音讓他更加不能自己。

「Dean,Dean?」雖然現在房間一片幽暗,但Sam可以聞到Dean身上的味道,他所熟悉的。「是你嗎?」當Dean打開檯燈可以看到Sam無助且充滿淚水的眼睛。Sam沒有為身為猶太人而哭,是為黑暗而哭。

「你怎麼了?」Dean坐到床緣。他很心疼Sam抓紅自己的手臂,還有那蒼白乾燥的嘴唇。喔,他的身子還熱著,不能太接近這副迷人身驅。在Dean躊躇起身時,Sam一把抱住Dean的腰,將自己與淚水深埋在Dean的胸膛裡。

「我很怕,很怕一些壞事情要發生。」恐懼將Sam變回小孩,任性地扭扭鼻子;磨蹭人肉牆。

他抓到訣竅了,縱然他已經汗涔涔。手腕轉著。

Sam冰冷的身子貼上Dean火熱的肌膚,舒適感讓Dean感到瘋狂。Sam沒有發現他的異樣。Dean緊咬著牙,但在Sam磨蹭到他的根源時,他決定棄械投降。Dean將Sam壓回床上,佈滿血絲的雙眼映入Sam的水晶珠上,他們直視著,距離很近。Dean的唇貼在Sam的唇上講話,眉頭痛苦緊鎖著。

「Sam,拜託。一個吻就好,拜託。」

但他被窗外的日光吸引住,沒有關上的窗吹進一陣涼風,他的毛細孔還開著,正紓解粘膩身子。而他忘了自己正在忙的事情,咻地!琴弦拉得太過緊繃,斷成兩邊。發出詭異叫鳴。

「De!」來不及拒絕,Dean火熱的身子已經壓上他,雙腿之間擠著對方的身驅,明顯感受到灼熱火柱正磨擦著他的它,它卻也不爭氣地半翹。Sam無聲哭泣著,雙唇被佔據著;口腔與舌頭被對方攪和著。「嗯…。」雖然對方只索取一個吻,但手已伸進他的衣物裡。熱情雙手在他的身上點染愛火。

Dean已經管不了那麼多,他只知道猶太人的美好;手掌下的滑順觸感。『Ich liebe Dich。』這個可以解除他體內燥熱的身驅讓他瘋狂,忘了自己曾經定下什麼規則,他只想將那句話在他心中肆無忌憚地回響環繞。

「Nein!Dean。」他底下的嘴唇正告訴他,「別讓我恨你。」猶太人的淚水濕了枕頭一角。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是如此地禽獸不如,明知道Sam在集中營時是如何被對待的,而現在的他跟Otto又有什麼分別!?

「Verzeihung!」Dean奔回自己的浴室,轉開冷水沖向自己。

但事情沒有他想像的那麼簡單,他的男根依然腫脹著,退卻不下來。尤其在他回想到最後一個畫面──Sam倔強地撇開頭,嫣紅雙唇因隱忍哭泣而顫抖,上衣不知何時被他打了開來。那眼睛,那褐色的眼睛。「啊…。」Dean抓著自己的男根上下套弄著。身體在冷水下依然火熱,越是想著Sam越是激動萬分,有一部分無關藥效。

他想像Sam在他底下呻吟難受的樣子,手的動作加速移動,直到他腦中的Sam高潮來臨時,「Sam!」隨後他也射出濃稠的白色液體。摸摸胸口,他覺得那裏空了一塊,像失去了什麼。茫然地看著液體隨著冷水流進排水孔,發洩過後的身子打了個冷顫。現實讓他懊惱著,他是如此懊悔又興奮地碰了Sa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