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6/32)

「Dean,你怎麼來這麼慢!Mr. Matthes急著找你。」Dean只是給對方一個點頭示意,但又被對方叫住腳步,「小心點,你知道該怎麼做。」隨後神色緊張地跑向白色雪地,坐上一輛車子離開。

在Dean要踏進廚房時從地上看到一雙大腳,白袍往上看有著凸出來的大肚楠,不遜女人的胸部;叉著腰且都是繭的雙手,鼻孔像是隨時都可以噴出火來。

「Heil Hitler,Mr. Matthes。」高舉右手振奮狀,盡量讓聲音聽起來很有精神。

Mr. Matthes先是滿意地點點頭,但還是不忘唸Dean幾下。「真不懂德國為什麼會生這麼個懶散的人。」

「因為我菜煮得夠好,而且速度又快。」補上一個燦爛的露齒笑容。他不畏懼Mr. Matthes,反而將對方當作父親那般看。

Mr. Matthes放鬆臉部肌肉,拍拍Dean的肩。「別耍嘴皮子了,快進去幹活!」

「Ja,Mr. Matthes。」幾乎是跑的衝進廚房。胸口有著滿滿的溫暖,他不知道那些溫暖從哪來的,只知道它將他的胸口塞得滿滿的,盡可能地擠壓進去。

在集中營廚房中沒有學徒,但也是有分管理掌權的大廚Mr. Matthes與負責洗菜削皮的小工。廚房裏頭不是很多人,但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專長。善於刀工的是剛剛警告Dean喊口號的Georg Ude,時常早到切完該切的食材後窩在街道上看著來來去去的女人,不時語言調戲。Mr. Elser則利用健壯的手臂大鍋快煮士兵與猶太人的食物。而不知自己擅長什麼的Dean會四處幫忙,煮湯調味或者是揉麵團等,Mr. Matthes則時常督導Dean做些精緻餐點。

「Dean,小心!」Mr. Elser大叫警告Dean。因為Dean準備將未完成的麵包送進烤箱時沒有注意到腳下的麵粉,於是抓著鐵盤的Dean硬生生地倒在地上,雖將麵團護得剛好,但也讓足夠讓他躺平在地上,腦袋撞得他頭暈目眩,著實暈了過去。昏迷前怒咒著Sam是個衰神。

在黑暗中他看到自己小時候。當他下火車時感到迷茫失措,他小小的身子只能看到一雙雙長腿在他身邊來來去去,最後是位褐衫軍發現在牆角哭泣的他。Dean看著蹲在地上哭泣的自己,再看看在記憶中早已模糊的德軍長相,摟著小小身軀的自己帶離他的視線,多麼得遙遠。

「Dean…。」他睜開眼時以為見到的是衰神猶太人,但其實是Jocelyn近距離地看著他,且雙手撫摸著他的身體,粉紅嘴唇隨時都會貼上來般。

「Jocelyn,我怎麼會在這?」他白問了,在他起身時感覺到後腦杓一陣疼痛,且後背痠痛。

Jocelyn幫忙扶起Dean,忍不住在對方臉上快速一吻。「你這小笨蛋在廚房中跌倒了,記得嗎?」手伸進Dean的衣衫中,愛撫著溫熱結實的腹部,「我們,好久沒有做愛了。」雙眼彌漫著愛慾情潮,輕啃咬著Dean的唇。

Dean享受Jocelyn貓咪般的輕觸磨蹭,人也陷了進去,大掌從下進入Jocelyn白色短裙中,揉著渾圓翹臀。「你不怕醫生闖進來。」磁性聲音讓Jocelyn雙腿發軟。

「無所謂。親我,Dean,親我!」嘴唇微張,等著Dean的舌頭侵入。

香軟美體在面前沒有拒絕的道理,Dean卻一直想到Sam,發燒熱烘的臉頰。「Nein,Jocelyn。不是今天。」忍著背痛走下床。抹去沾上唇的口紅,不管後頭Jocelyn的尖叫聲,現在只會讓他的頭更疼。

Jocelyn坐在病床上,全白的身子與床單融合在一起,除了鮮紅嘴唇突兀打顫著。「如果你從這扇門走出去,就不會再擁有我了。」美麗眼睛與纖長睫毛,水汪汪地讓每人都無法拒絕。

但這句話違反了Dean所定下的規則,別提擁有與永遠。「Jocelyn。我想這是我們最後一次見面了。」推開白色門扇,「auf Wiedersehen。」Jocelyn最後只看到Dean微偏的側臉與她渴求不到的嘴唇波動。


某個夜裡

枯枝因微弱月光從玻璃與窗簾映入房內,像極巫婆乘著掃把在夜空飛行。Sam突然從睡夢中醒來,一片漆黑。他總是在Dean關上燈的同時閉上眼睡覺,從未再次睜開眼面對黑暗。於是Sam在黑暗中被逼出淚來,他怕黑,從他被帶離床鋪的那晚開始,一直有著很深的恐懼讓他認為黑暗中會有一隻德國士兵的手緊拉著他,銀色眼睛在黑暗中閃閃發亮,對他諷刺嘲笑著。

Sam在被褥中坐起身且曲捲雙腿,兩隻手環夾著腿,彎起背想將頭埋進雙膝中,緊咬著牙齒,焦慮地前後搖晃身子,淚水默默流著。他想歇斯底里地大叫,但本能地叫不出聲,他害怕一發出聲音就會被對方發現自己在哪裡。他沒有伸出手摸索檯燈,在黑暗中他只想縮起自己,最好消失不見;從這個世上消失不見。

眼淚已經濕了膝蓋,但眼珠還是警戒地左右移動,以便有動靜可以第一時間逃開。「Dean…。」他還是忍不住叫出一個名字,他可以信賴的名字。「Dean,Dean…。」斷斷落落地,從乾涸中盡力發出來,他唯一的曙光。「Dean。」抓著手臂都勒出紅痕。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