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5/32)

喀答喀答。列車一班班過去,月台上擠滿了許多人,他美麗的母親牽著他在人潮中推擠,而他們手中只有一張車票,他的票。離下一班車還有一小段時間。

「媽媽,爸爸呢?」Dean從下往上看著他的母親,歲月在臉上留下痕跡卻不掩美貌。他不懂父親為何沒有跟來,他只知道早上時他們的店被一推人砸毀,是母親抱著他鑽後門才得以離開。

他的母親沒有答話,僅用著悲傷眼神看著他,濃濃地。他的小手被母親握得緊緊,接著他的母親從脖子上解下一條項鍊幫他戴上,只有蹲著時他才能仔細看他的母親。

「Dean,到站後就跟著人群走不要回頭,」打開圓狀銀墜,上頭有著一男一女,「如果想爸爸媽媽就看看這個,但是不要被別人看到,好嗎?」隨後受不住地遮住鼻子與嘴巴,眼淚大把大把潸下,經過五指。

「媽媽,那你呢?你要去哪裡?」年幼的Dean搖著他的母親,似乎知道了離別。

「媽媽要留下來陪你爸爸。」火車的聲音靠近,越來越大聲。「你要堅強,Dean,你要堅強。」抓著Dean推上火車,任由人群將她的孩子遠離她。隨後禁不住地跪了下來,讓淚水瞎了雙眼。

「媽媽,媽媽!」Dean的小臉上也佈滿淚水,他想推擠掉人群跑向母親,但他的力氣太小,他只能從窗口看著他母親痛哭,越來越遠;越來越遠,直到出了火車站。



經過那晚噩夢之夜Sam已經好了許多,之後他開始動手打掃Dean的房子,任何該洗卻沒洗的內衣褲,甚至會碎唸Dean的邋遢。「Dean,該起床了。」他正在收拾Dean房間內亂丟的衣物。當他第一次進入Dean房間時,桌子上有盞小燈與一本『Mein Kampf』,上頭疊了一層可觀的灰塵。

Dean從棉被中探出頭,細瞇的雙眼有著危險訊號,「我真懷念一個月前虛弱安靜的Sam。」他等著Sam靠近自己,然後將對方壓倒近棉被中,好好地教訓。

「因為我知道在這裡不需在意德國人或猶太人。」連Sam都意外自己可以這麼快忘卻屋外紛擾,也許是這個家讓他覺得安心,而Dean又可以依靠。仰或者是自欺欺人。在他要撿掛在床頭的上衣時,突然眼前旋轉一圈,被Dean抓進床內,上頭壓著Dean赤裸的胸膛,雄性味道頓時湧進鼻息。Sam腦中一片空白。

「被我抓到了吧!」Dean壓著Sam還抓著衣物的雙手,可以明顯感覺到Sam的僵硬。「怎麼,怕了?」他坐在Sam腰際,上半身往前傾,兩人貼得很近。

「誰,誰怕了。」Sam轉過頭。他告訴自己Dean與其他人是不同的,不會那樣對待他的。「起來!我還有事要做,等你回來會有一堆衣服要你吊。」使出全力推開對方,臉頰一陣溫熱上升。Sam走出房間前大力甩上門,造成一道劇烈聲響。

Dean伸縮一下,嘴上帶著他也不懂的笑容,癡癡地笑著。像個男孩對喜歡女孩惡作劇後得意的笑容。不知名地心情愉快。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