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4/32)

也許是感冒的關係,Sam還躺在床上安然地睡覺。Dean想到早上曬的被單,於是他從床上彈起來走出門,看著孤單沮喪的白色布簾隨著地心引力靜靜垂著,在黑暗中更顯得它被主人拋棄已久般可憐。Dean在收起它後披在肩上並拍拍可能沾上的沙子,隨後折疊起來收在櫃子裡。如同平日一樣走進廚房,為了節省食材,拿出許多材料再切幾塊下來,全部加總在一起成鍋熱湯,省時;省材料,又可以暖和身子;沒喝完的可以留到隔天早上,煮乾水分後再裹麵包。一舉兩得到讓Dean覺得自己是個省錢天才。

「Sam。」Dean捧著熱湯走進房間,這畫面讓他感到熟悉,似乎早上也是如此。他乾笑幾聲,廚師煮給病人吃的都是熱湯,重複菜單在集中營中可以說是個習慣,只有煮給高官才需費心思料理。

沒有人回應,只有Sam在棉被中翻覆且冷汗直流,瀏海因汗水貼附在額頭上。「嗯…,啊…。」眉頭緊緊鎖著,全身泛紅嘴唇卻蒼白乾燥,微張著呻吟,有把火在體內燒著。

他以為他可以同昨晚一般安然入睡,但可能是身體虛弱的關係,夢魘悄悄爬上床,在他呼吸時闖入腦海中,干擾著他。

地底下都是些水管,微弱的昏黃燈光照不清氣煙籠罩的視線。幾名與Sam同年紀的猶太人被一些袖上有紅巾卍字的德國士兵帶領著,德國人與猶太人的人數一樣,而Sam不知道他們要被帶到哪裡,或者是要做些什麼粗活,他認為早上做的已經夠多了。而他們來到最裡端,裡面堆滿雜物、鐵網、鐵條等,德國士兵將他們帶到中央排排站,前面都各站著德國人。

Sam前面站個有著銀色冷漠眼睛的德國人,他的嘴角勾起冷酷微笑,聲音平板毫無起伏,像個沒有生命的生物。「跪下。」他笑著,像把銳利的刀。

其他士兵聽到他的命令時興奮嘻笑,而摸不著頭緒的猶太人們都帶著懷疑地跪下,包括Sam。但那人反而拉起Sam,強行拖到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那裡有張簡陋小床,老舊床墊上有著點點深褐色汙漬,記憶似乎飄得很遠,遠到Sam不想追。

「上去,」說著還偏頭示意,始終保持著微笑,「躺好。」Sam不敢造次,僅聽命於對方。那人坐在床邊貼上身子,舔著Sam乾燥的嘴唇,手將Sam的雙手壓在上頭無法動彈,「Juden。」右眼肌肉抽動一下,接著咬破Sam的嘴唇,臉部猙獰起來,「骯髒的民族,自以為聰明可以打倒我們,」一手往下滑隔著布料緊抓Sam的男根,讓Sam痛得發出聲音,「看看你還不是在我身下呻吟,還有更多在外面幫我們兄弟服務。」那人笑著,大笑著,外面的德國人也笑著。笑聲之後緊接著脫掉Sam的褲子,且大力扒開大腿。

「Nein、nein,nein──!」Sam雙手向上推擠拍打著,似乎有猛獸正在攻擊他,且已經撲上他了。隨後他睜開雙眼,眼眶泛滿淚水;眼神帶著驚恐無助,然後像被抽掉靈魂般盯著上方發呆,雙唇顫抖著。

「Sam?」拿起準備在旁的毛巾擦拭Sam額上的汗水,Dean憂心得看著Sam。不管他的手如何在Sam眼前揮動,Sam的眼睛連眨都未眨一下,只有牙齒答答顫著。「Sam,說點什麼,你這樣我會擔心的。」Dean從未如此坦然地將擔心兩個字說出口。

發燒時的紅潤在清醒後頓時消失,冷汗快要將他淹沒,溺死在恐懼之中。雙珠慢慢移到Dean臉上,卻是失焦的。他閉起嘴巴咬住雙唇,嘴唇先是充血,之後流出血來,沿著嘴角滑過臉頰滴到枕頭上。眼前漸漸泛出薄霧熱氣。

看著Sam,Dean感到自己軟弱無力,無法為Sam做些什麼。「該死的Adolf!」Dean壓下Sam的下巴,用自己小拇指下的掌肉隔開兩排牙齒,「咬我。」Sam大力咬著,雙手抓牢Dean的手,要將一切憤怒與屈辱利用顎骨的力氣發洩出來,儘量忍住淚水蜂湧而出,他告誡自己不能再以猶太人的身份哭泣。

Dean看著Sam鬆開牙齒後的手掌,邊緣有著很深很深的齒印,上頭沾染著他的血,還有當時Sam咬破嘴唇時的血,痛覺在告訴自己還活著,他不能隨時抽手,這樣另一個人會孤單地留在這裡。他是堅強的。他想。

「對不起。」Sam心裡還有更多的對不起沒有說出口,他說再多對不起也填不滿Dean對他的包容與收容之恩。他摸著Dean的手,上頭有著他咬的齒痕,深到如夠讓他知道自己當下有多麼的失控。

「別再說對不起了。」看著Sam的臉,Dean心裡一片空白,如外面的雪一樣白。但他受夠Sam的對不起還有謝謝。「我不需要你的對不起與謝謝,是我想這麼做,是我願意的,不需要對我感到抱歉。」聲音是窗外飄著的雪,片片滑落;片片濕了每個人的肩。

「對不…,不!我是說,等我好了一定會好好打掃房子的。」努力撐起身子與Dean平視,帶著誠懇可信的表情。

「等你好了再說吧!」他看到Sam的衣服因為汗水貼上身子,於是伸出手要解開Sam身上的扣子,換件乾淨的衣服。

Sam馬上僵住身子,話語高亢斷碎,「你要做什麼?」黑暗記憶如烏雲快速遮擋住陽光般。

「幫你換件衣服,都濕透了。」Dean什麼都沒說,但他感覺到Sam的異樣。

經過Dean這麼一說,Sam才方下警備心,雖然還是有些疙瘩存在。退下衣服後,Dean將毛巾洗淨擰乾作勢遞給Sam,「你要自己擦還是我來?」挑眉。

「我自己來。」Sam立即接下毛巾,感到困窘。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