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32/32)

很安靜,屋子裡很安靜;德國人很安靜;鋼琴很安靜;開啟的電視很安靜。搬空了,那些英國人將他的屋子搬空了;人搬空了;心也跟著搬空了。今天有著甜美午後,落陽是紅色色素製造的假象糖果,搭配手中的煙草與啤酒,苦澀反而嚐不出甜。甜美的是猶太人,苦澀的是德國人。走了。

一聲槍響;兩聲尖叫;連陣轟響。再見,Gen. Witt;再見,短暫自由的猶太人。德國人在集中營內躲躲閃閃,花了幾十分鐘搶救出來的猶太知識分子(還殺了人),在短短十幾分鐘的車程;短短十幾分鐘的自由,當車子停駛,猶太人緊握司機遞出的手槍衝進宴會,然後是槍響;然後是尖叫;然後是死亡。

德國人驚訝,嚇著地震了震身子。突然人群由大門慌亂竄出,妹妹被另位兩位男子駕出大宅,由眼神可以看見驚恐,終究是精簡訓練的二流間諜,但德國人錯了,錯在妹妹進入車子後轉為冷靜的面容上,還不算二流。再來是十幾分鐘車程,車子直接停在屋子門口。德國人下了車,人員進入屋子拿走房間內的器材、猶太人,還有他的心,隨著漸漸模糊的車尾遺失。

他又開始從前的生活:菸草、酒,還有鋼琴。過著醒著坐在沙發;睡著躺在沙發的日子。偶而咬著菸草彈彈鋼琴,濃煙迷繞周圍。Sam、Sam……。最終拖著悲傷心情走入房間,房門在開啟時嘎嘎作響,輕輕移動眼球可以見到桌上靜默的紙筆,走近衣櫃並打開,刷刷滑落一張又一張的素描,很多人的臉,但最多的還是德國人,每個神情;每個細微都被猶太人抓得精準,每一筆都是猶太人的感情,注著滿滿、滿滿的愛戀。但猶太人已經不在了。離開這麼混亂國度,離開他。連最後一臉他也只是看著草皮。

喔,親愛的;喔!親愛的,你過得可好?

像是趴在枕頭上就可以聞到猶太人的味道;像是對方還在這兒。但是太遲了。不久前他走入軍事基地,直往指揮官的辦公室,雙眼堅定地看著新指揮官Emil Girg,遞了張紙,然後是指揮官燦爛的笑容。他獻出身體,為了他不喜歡的元首,只因為他想死,如果他能在這場戰役死去。

在軍車載走他的前一晚,他在Goldie工作的簡餐店得到一場演出,並得到Goldie演唱原版Gloomy Sunday的機會,而他在後彈著;聽著哀傷柔軟的歌聲…

Vége a világnak, vége a reménynek
世界已經快要終結了 希望已經毫無意義

Városok pusztulnak, srapnelek zenélnek
城市正被剷平 砲彈碎片製造出音樂

德國人沉默,德國人們過份沉默。他閉起雙眼彈奏,因為他已經死了,明天會死得更加透徹,彈雨會穿透他;砲彈會灼熟他,英國人跟美國人會踏過他的屍體前進,而他死了,全然鬆放微笑地死去。

Még egyszer elmondom csendben az imámat:
Uram, az emberek gyarlók és hibáznak...

我會再禱告一次:
人們都是罪人,上帝,人們都會有錯的

Vége a világnak
世界已經終結

不幸地,他沒有在計畫內死去,有如死神般地,死去的都是他身邊的弟兄,惹來Otto更多的詛咒;Girg更多的賞識;胸肩上更多的勳章,但每接到一枚勳章、每死一位弟兄,他的臉色就會更加陰沉,更加不悅與憤怒,他得來不易的死亡全獻給在旁討人喜歡的年輕人身上,該死的,連他也詛咒自己。



我豐富的感情從那次離開後逝去,他沒有看我,不看什麼都還不明瞭的我。他選擇逃避。
再見,在心中暗暗哭泣哽咽地喊著。
(這回憶是如此難過又捨不得不記下它)

Quirina今天顯得怪異,一反平常要我嫁給她的笑話,嚴肅地要我娶她。而我還是拒絕她了,心情雖然已平靜,但還不到可以接受下一段感情的地步。語畢她笑了,她說她只是在跟自己賭,並且這次是最後一次玩笑,隔週她就要跟Cori結婚了。既驚訝又高興,對於她找到了個歸宿。

─25/11/1947




德國快戰敗了,因為他們沒有發現自己的愚蠢,還有破綻。作戰期間,只要他一得知作戰消息就會想盡辦法讓敵軍知道他們的軍事計畫,某一層面是為了讓自己加速死亡。

他們目前紮營的森林到夜晚更顯得黑暗,低下頭看不見腳下的白雪,不注意就會被滿霜樹枝割傷,這時鮮血已經留下他的下顎,很快地在風中結冰。稍才才跟美國士兵會合,目前正在走回營地的路上,但他沒有發現身後陰寒的銀色雙眼緊盯著他,一不注意被陌生雙手由後擒抱,兩人在冰雪與石頭坡上翻滾,手臂與臉頰雙雙擦傷。

才看清襲擊者就被對方給了一拳,扎實地打在顴骨上,骨頭相撞產生震盪痛楚,但還不至於讓他昏過去,反而憑著這年下來的情緒反擊對方,拳頭打往對方人中處,血液馬上滴落於冰雪中。拳頭的痛楚使他清醒不少,於是背著對方往營區走去。冷不防地聽見上膛聲。

碰!


Fin.

2 comments:

少言。菁 said...

『如果時代註定要拆散我們,那麼...』

再看ㄧ次還是很虐。
時空釀成的悲劇,沒有人能阻止,被迫往前走,即使兩人都知道接下來的路通往的不是幸福。

德國人哪,如果你找到猶太人,請好好抱緊他,告訴他,你愛他。

Comma said...

我很想對他們好一點
但是心情如雨絲般濕稠(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