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30/32)

簡餐店外閃著破爛紅燈,到晚上九點不是大家早已定位,就是一群剛下班的男子吵鬧地湧入店家,為了位子摔酒杯或翻桌子,但店員不會將他們趕出去,而是另外再準備桌椅,冷靜地幫每個人點餐;送啤酒。

快接近十點臺下的男人們會比出倒拇指,以噓聲要還在表演的人下臺,口中躁動著『Blümchen(小花)‧Goldie』,音量蓋過前一位表演者的咆哮聲。只要四周突然暗了下來,原本躁動的人會馬上寂靜無聲,落下幾個音符後一道聚光燈打向臺中央的Goldie,閉著的北歐雙眼立即打開,馬上震懾在場每一位男性,白皙臉蛋上的鮮紅雙唇征服了每個人的心,如從唱片機播放出來的完美歌聲,曼妙身材不時隨節奏搖曳,絲薄衣物完全凸顯身枝曲線,誘使人一手環繞纖腰。

Blümchen‧Goldie本來不是被訓練為歌手的,自小孤兒的她在簡餐店洗碗盤或服侍表演者,滿足表演者一堆無理的要求。因為必須時常跟在其他女性表演者身邊而被喚作小花。直到有天她邊洗碗邊唱歌被老闆發現後,那是她第一次上臺;第一次感受到大家為她安靜的詭異感,只是她忘了怎麼唱歌,在台上站立許久後被老闆抓了下來。

她以為自己會被罵的,但是沒有。那晚老闆異常沉默,隔天就被人帶進陌生的工作室,有位風韻不減的中年女子教導她如何唱歌與跳舞。許多次她告訴老闆她準備好了,然而對方充耳不聞,等到二十歲時老闆拿了件紅色禮服交到她手上,她以為自己不會哭,卻也慶幸當時還未上妝。如此她為這家店唱歌到現在。

立於臺上環視四周,虛對在場每位男士放電,實在找幾週前剛認識的情人。說到情人,她有很多無法公開的情人,唯獨這位,使她忍不住帶上車溫存接觸,那時其他人都嚇壞了,因為這不是她會做的事。然而她還是做了,遺憾的是無法帶回家,Gen. 果實令她畏懼。好奇的是,這位神秘情人的家她也是不可進的,可挑起她的興趣。

曲未終,Goldie已經步下台勾上情人的項,曖昧地在肌膚上劃圈,眾人各各屏息羨慕得注視他們。但Goldie不在意,她只想挑起情人微笑下的另一波情緒,冷靜的樣子讓她又氣又愛。最後她坐在情人的腿上仰頭高音曲終,再深情地與對方相視。

「Dean…。」主動向前親吻對方,不在乎那些精呼聲,只專注在對方身上留下印記,讓情人屋內的秘密嫉妒。等到她親吻完對方,自己的口紅也去了一大半,分享在情人性感的豐唇上,滿意地親啄兩下。摟上對方的肩。「你來了我好高興。」邊講話邊在領子上蓋印。

Dean摟著對方的腰,一收抓上對方的手臂將Goldie拉出他的頸項間,用他溫柔的聲音迷惑對方。「妳的歌聲就跟妳的嘴巴一樣甜美。」綠眸既深情又誠懇,雖然Goldie知道這都是男人騙人的伎倆,卻還是陷了進去。

Goldie柔軟的聲音在Dean耳鼓上低語,「也許,今晚狂歡後我可以叫Maaß先到其他地方逛逛,我們再到車上…。」剩下的字在Goldie伸出舌頭舔捲Dean的耳朵後消失,立即使Dean的身體叫囂,由尾椎向上一路冒起雞皮疙瘩。

當Dean進入Goldie時腦中一片空白,他以為自己會想著Sam,但滿滿的白色顏料充塞;佔滿整個腦袋,而他也盡力不去想Sam,像是如此才不會因為悲傷而露出破綻,那矛盾痛苦的眉宇糾結。溫熱的蒸氣在車窗玻璃泛起白霧,車身曖昧地震動搖晃著。Goldie伸長手臂親吻他,環繞著他的頸項,粉嫩嘴唇激情渴望,往Dean嘴中吞吐激情的熱氣,即將高潮的體內急促收縮,吸附且提醒著Dean,最後一刻背弓挺起;不可自拔地貼附著Dean。尚感溫熱;麻癢。

Dean坐起身子;手臂環抱Goldie單薄的肩膀,與之廝磨細語幾分後對方隨即沉入睡眠。幫Goldie穿戴好衣物並整扣好自己的,扒了扒撩亂的短髮後搖下車窗,以眼神暗示正在抽菸的Maaß,心情雜亂的他無暇目視Maaß丟下菸蒂後經過車頭坐上車。

這本該不是他的職務,但在事情一發不可收拾之後,他才深深地了解到自己是唯一可以勝任的人選,思緒隨著Maaß遞給他手巾後停止。一時不知道是什麼意思,但在對方分別比了嘴唇與脖子後會意過來。低瞰了眼沉睡的Goldie,光滑的臉蛋與口紅跑出邊界的嘴唇;在心中嘆了口氣,抓著手巾仔細地在嘴唇與脖子上擦拭,還未準備好Sam知道這件事後的解釋稿,而他也不知道如何準備。

司機,Maaß安靜地發動車子,不動聲色得觀察Dean的動作,一張張的照片變換;交疊,接著Dean像尊雕像般抓著他遞的手巾發呆,雙眼無神又遙遠地望向窗外,盯著太陽升起,風景的影子在臉上穿梭,突顯惆悵與寧靜。苦悶的日子一直圍繞在Dean身上。他看得出來,Dean是最好的人選,卻也是犧牲的最高人選。如果可以,他希望是自己或是Cori來做這檔事,但Uhu與Mr. Elser不是這麼想,他們只想利用Dean,利用Dean保護所愛之人的弱點。

他在幾個月前用小伎倆成為Goldie的新任司機,並在幾個月後依照Uhu的指示帶Dean到簡餐店,起初告訴Dean任務後對方不是很能接受,並在他們快要大打出手時Goldie突然出現在他們餐桌前,用那甜美可愛的面容詢問他Dean的名字,從Goldie火熱好奇的眼神看來已經跌落陷阱了,雖沒有計畫中完美,但Dean也在進退兩難下配合地完整演出。一次過後,第二次Goldie主動要他載Dean到簡餐店,且多次私下詢問他Dean的底細。

而他總是聲稱不曉得,每在問題過後Goldie會嘟起嘴唇,威脅他不准告訴Gen. Witt並要幫助對方得到Dean。準從計畫,他在旁暗暗幫忙,直到Goldie整個心思都在Dean身上。當Goldie與Dean在外廝混時,他與Cori則會以Goldie的名義進入Gen. Witt買給Goldie的大宅,即使外面守衛森嚴,裡面則一點防禦力也沒有。拿著小型照相機在抽屜內拍攝Gen. Witt存放在大宅內的機密,但也不能耗太久,否則兩方都會漸漸心生懷疑。

Dean有良好的條件誘使女人,只是他不知道對方是否有能力面對Gen. Witt,還有任何一連串突發狀況。像是疑心的Gen. Witt派人跟蹤Goldie,或是槍口抵著受腦勺時。Uhu從未指示他必要時保護Dean的額外任務,在他們之間Dean就像臨時工那樣辭職時無關痛癢,失去時也不需難過。

車子在到達屋子前放慢速度,嘎地一聲,前後搖晃幾秒後停止。Goldie仍在Dean手臂上閉著雙眼,像夢到美夢般甜笑著。Dean將外套留在Goldie身上並緩緩抽離麻然的手,他現在腦中依然一片空白,沒有理由解釋晚歸與身上的香水味。

雙腳踏上陸地前,Maaß走到他車門邊並開啟,他想輕聲道謝,但Goldie因為失去溫暖而醒了過來,拉著Dean的衣袖索吻,僵硬地與Maaß對看後才給Goldie一個不起疑心;薰風般的吻。匆忙地拍打Maaß的肩頭,表示好好地將Goldie載回大宅,再往Goldie臉上親吻一下後車子緩緩駛去,並得到一個飛吻。瞭解到,他與簡餐店內歌舞劇歌手的曖昧關係已經在社區內嚴重流傳了,帶著色情的真實謠言。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