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26/32)

Dean掐捏著菸草蹲在一顆大石頭上仰望天際,看著黑色濃煙趕著投胎似地往上竄升,灰色的天似乎快要下起雨來,陰陰的風都消失於地面,包圍著集中營的樹皆停止搖動,一陣連環聲響驚起窩藏於林的鳥類,點綴天空的幾粒黑砂。

「最近槍決次數越來越頻繁了。」他仰著下巴低喃自語,然後一屁股坐上石頭,拿著帽子在腿上拍拍幾下後懷於腰側,挺著脊椎。

「背影看起來像訓練有素的德軍在偷閒。」

接著是鞋子走在石礫上的摩擦聲,被早晨拉長的影子出現在他身邊,然而Dean不想多加理會兀自闖入他私人空間的無禮人士,只是讓他的耳朵在聽到聲音後驚動了幾下。男子停佇在他身旁,綠衫,像年輕人那像雙手插於口袋,漆黑棍棒與配槍夾在手與腰際間,側著頭低視不作聲的Dean。

「我不曉得集中營外僱的廚師可以這麼清閒,也許我該建議他們廢掉廚房改建成軍火庫。」男子與Dean一同看向天空,卻是兩種不同心情在看待。

他努了努嘴,這氣候讓他心煩意亂,就在他要想想猶太人時卻被打擾,因此心情更加鬱悶。「我們不只是供應集中營內的人,還有最近繁榮的軍事基地。」讓他想起軍事基地內一棟棟雪白的圓頂建築,還有身著白迷彩的士兵,只要與Georg坐鐵路過去,敏感的他總會發現躲藏於林間警界的哨兵。他仰頭轉向男子,發現竟是許久不見的Girg,讓他吃驚不已,怎麼想都認為Girg應該在軍事基地。

「你似乎很驚訝。」從Dean的表情看來,對方似乎還記得他。「上次匆匆離別後就沒再見到面了,才發現你不是軍方的人,這樣我很驚訝,你看起來就像百分之百的軍人。」事後好奇的他找了有關Dean的資料,只知道是已逝長官Hausser的養子,更過去的事情被燒盡般消失地無影無蹤。

Hausser有意讓Dean像個正常人那樣生活,就連HJ的紀錄也連帶銷毀,但那些訓練影響Dean很深,深到連反應都控制不了。就像Girg用手刀擊向他的頸項時都能迅速接了下來,抖落手上的菸灰。

Girg隨即瞪大雙眼,像發現什麼好玩的事情那樣雀躍,有礙於身份只讓他勾起嘴角燦笑著。「我就知道特別不一樣,為何屈就自己當個廚師呢?不如加入我們,你會有更好的發展的。」雙手仍被Dean緊緊抓著,力道痛得讓他吃驚。

Dean想罵幾句粗話,然後甩開Girg要對方不要打攪他,但他只是拽開Girg的手,雙眼冷得讓對方不由得打起寒顫。「等到我下定決心為國捐軀的時候,必定第一時間找你。」其實Girg的話使Dean像隻驚跳的蝦子,除了不知該如何是好,還有對方對他的過去感到的好奇。「請留給我個人空間好嗎,先生?」他知道這麼講不甚禮貌,卻還是不管對方的感受說了出口。

「好的,沒有問題,是我先無預警打擾你的。」出乎Dean所想的,他以為Girg會像第一次見面那樣死纏爛打地追著他,可這次Girg卻很乾脆地接受了。「真的決定了就通知我,我會將你納入我的隊伍。只是…,」高高提起肩膀後重重放下,「被我帶領的隊伍只能當前鋒隊的份,確定想死了再來找我吧!」靴子與靴子撞擊出清脆聲響,然後隨著口哨聲離去,伴隨著幾聲槍響。


Dean不是很了解Girg來找他是特意或是隨處走走碰到的,只是Girg的乾脆俐落讓他覺得對方別有用心,他平靜的日子一再被打破,先是猶太人、Otto、Quirina,現在是Girg(中間穿插了Jocelyn與Alina)。直到菸捲燙傷手才回過神來,隨即甩開灼熱的痛感,遠方吹撫過來的虛弱微風帶著一股烤焦味,足以讓他想像焦黑如炭和著鮮血的屍體,又或是鮮血已經被火焰燃燒蒸發開來,附著在萬惡的焚屍爐內。

在不知不覺間已經走回廚房,Mr. Elser雙手環胸站在廚房門口,手臂的肌肉線條因為姿勢而繃勒開來。越是接近Mr. Elser越能感受到打量懷疑的目光,使他感覺自己是犯了罪的囚犯。與Mr. Elser對視之後必而不答地走進建築物,這他才知道其他人還未回到崗位,目前只有他與Mr. Elser而已。看了一眼Mr. Elser的背影後找座廚臺,坐於上方削馬鈴薯皮(用他夾過菸捲的手)。意識尚自動導航的他沒有注意到一雙走進眼簾的褐色工作鞋。

「你認識Emil Girg?」渾厚低沉的聲音出自於Mr. Elser。

他緩緩抬頭,不再專注於手中的馬鈴薯與削皮刀。「只是見過幾次面。」雙眼與嘴唇皆感到乾澀,從Mr. Elser身上感受到一股喘不過氣的壓迫感。

Mr. Elser抓起一顆馬鈴薯於他粗厚的手掌上把玩,「你們剛才起衝突了?」走進流理檯前,空氣只剩下水流聲,還有尚未開口的話句。

「不,他只是想找軍隊的人才,才對會這樣測驗我。」

看著Dean真誠無畏的綠色雙眼,他找不出一絲撒謊的跡象。「那你答應了?」聲音飄飄飄散著。

「沒有,我還不想死。」Dean放下手中的事物,用不耐煩的語氣搔搔頭。「他們怎麼還沒來?」然後藉機打個哈欠走了出去,槍聲依然井然有序地響起,又多了幾具屍體倒下;有多了幾道靈魂飛上天空。

「那是猶太人的靈魂,濃煙才會越來越黑;越來越厚,殺戮因此越來越嚴重。」停頓了幾秒後,「招人迷惑的猶太人更是罪過。」他的話吸引了Dean的注意。「Quirina都告訴我了,或者是我無意知道的。」無害地笑容;讓人恐懼地笑容。

震撼如一波波浪潮摧擊著Dean,打得他眼前一片漆黑;腦中一片空白,驚愕地說不出話來,猛然竄起的憤怒蓋過浩大的恐懼,剩下疑惑的浪花與水波沖擊沿岸。憤而抓上高他一顆頭的Mr. Elser,即使如此對方還是被他揪的必需墊高腳尖。

「你是誰!」狂怒擠壓他的喉嚨,從對方口中說出Quirina的名字使他驚訝,與遭受背叛的痛楚。

Mr. Elser冷冷哼笑,然後用他粗壯堅硬的手臂打開Dean揪住領子的手,衣領顯得凌亂扭曲。「我是誰不重要,只要你幫我做件事,我就幫你保守這個秘密。」Dean從未看過Mr. Elser這麼笑過,看起來是如此地空洞邪惡。

一件件事情往Dean身上串聯,黏附上他緊繃的身軀,從無知淒涼的童年延續到現在依然如此,只要他開口拒絕就可以少一件煩心的事,但他說不出口,由於猶太人對他的重要性,有些時候他甚至認為打從收容猶太人開始自己就會有為對方付出生命的一天,或是無時無刻的欺騙與隱瞞。而他呵護藏匿了那麼久的寶藏,開始越來越多人知道;越來越不在安全範圍內了。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