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6,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25/32)

Sieghild Maaß坐在他的黑色Mini Cooper內,由面容可以知道他現在的心情是非常地糟糕與不耐,尤其是身旁的友人還異於常人地活潑興奮;像條拉不拉多將頭探出窗外時,若不是他現在正用望遠鏡審查遠方的新成員,他會一拳揮向對方,再貼上膠部要對方閉嘴。但他無法這麼做了,因為友人的誇張行徑使目標發現他們,還似笑非笑地看著他。

當女子接近時他不由得緊張,雖然對方圓裙飄逸的弧度很美;金色的頭髮在風中優雅飛舞;藍色的眼睛像反著光的湖潭,粉紅色的唇讓他冷汗直流,一把抓下友人的褲襠,因為對方已經來到他的車窗前,手指繞著圈示意他轉下玻璃談話。

深深吸一口氣,恢復慣有的態度,冷靜地開口,「有什麼事嗎,小姐?」友人卻在一旁推擠著他,像鳥兒般雀躍地要看清楚女子的臉,然後呆愣地直直瞧。

「你朋友的視線困擾著我。」卻略過他對身旁的人開懷笑著,笑容使女子瞇起眼睛,看起來溫柔動人。要女子不注意也難,在這貧民的小鎮上幾乎沒有人能買一台車,就連鎮長都鮮少將車子駛出宅邸。「還是你們迷路了,才會在這裡停留了兩天?」絲絲寒氣從女子的嘴角散發出來。

「不,不是的。」Maaß顯得緊張,與平常的他無法相連在一起。不擅長與異性交際。他的舌頭像打了無數個結;腦筋斷了幾根,才使得他想不出理由回應女子。然後他表現出氣餒的樣子,又不像是假裝。「嗯…,是的,真是對不起。」然而緊扭著眉與女子對視。「我們不曉得如何去集中營。」

女子的雙眼頓時發光,顯得神采奕奕,與剛才有氣無氣地晾衣服的她不同。「可以冒昧的問一下,你們是裡面的人…嗎?」再度對Maaß的友人發散閃耀的笑容。雙唇粉嫩惑人於Maaß眼中。

Maaß拐了一下身後的躁動,不是滿意女子對友人的注意,讓他像個無關緊要的中間人般。「不,我們是工程師,僅只如此。」

「喔,別這麼謙虛。工程師也是個偉大的職業,總比油漆匠要好許多。」像盤算什麼般的無感情眼神,語氣與肢體又是如此熱絡。「還未自我介紹。我叫Quirina,如果還有什麼事可以找我,我想你們在這停了兩天應該已經記住這裡的路了。」

「恩,當然,真是丟臉。我是Herr,那坐在我旁邊的是我的朋友,Cori。」接著他被Cori擠到一旁,像被他的狗暴衝撞倒一般讓他來不及反應,然後Cori一陣歡呼後胡亂抓上Quirina的手。

「很高興認識妳,Quirina。」能出聲使他興奮不已,Maaß將他逼得太緊了,雖然自認為自己是個說話太過直接不加思考的人,但能認識美女的機會從不放過。「我們下次能有個沒有人打擾的單獨約會嗎?」眼神移向Maaß,厭惡地審視後轉移。

Quirina似乎有些嚇到,卻又覺得有趣,讓她利用眼前兩人進入集中營的計畫更進一步。「讓我想想。」隨後她比了個方向,「你們直直開過去,遇到橋不要停,之後沿著路徑就可以到集中營了。」正確地使用欲擒故縱這一點,至少要一個人對她戀戀不捨才行。「祝你們工作愉快。」甜美,不由得使人身心舒暢。

「嘿!Quirina!」Cori叫喊著,差一點就要打開車門追上走離的Quirina,手邊的開啟被擋了下來。「因為你Quirina都走遠了!」沉沉地吐氣,抒發胸口的鬱悶。氣憤於等了許久才與Quirina講到話,卻一下子就結束。

Maaß在Quirina離開後顯得冷靜,鼻間殘留對方的髮香,讓他心生蕩漾又為之氣結。「…。」

他們過了許久還是沒開口,直到向來直來直往的Cori忍受不下去。「為什麼你告訴她你叫Herr,我的卻是真名。而且我們要躲躲藏藏到什麼時候?」他先是因Herr(先生)勾起嘴角看向Maaß,後不懂對方而疑惑。

緩緩轉向Cori,用他安定人心的眼神看著對方,「Uhu要我們先觀察Quirina,評估她是不是雙面諜。」有著他往常柔順安穩的聲調,「Uhu已經事先知道她我的名字了,而我只能在短時之內想個爛名字。沒有什麼好計較的,兄弟,除非你想叫Frau(女士)。」他知道Cori喜歡聽他開溫和的玩笑。

「不需要了,創造力零的你最好不要生小孩,不然就交由孩子的媽取名字。」Cori不是很喜歡Maaß開口閉口都是Uhu,在Maaß心中Uhu像神一般偉大,反倒他對Uhu沒有很好的印象,尤其是Uhu對Maaß講話的時候,不帶感情地任意命令與要求。但那只是他一小角的不愉快,公私上本來就該這樣。「或者你想要Uhu幫你的小孩取名字。」不甚快意地轉向窗外,不讓Maaß看見他現在的表情。

「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抓著鑰匙準備發動車子的手停下動作,嚴肅地看著Cori的側臉,偏重褐色的金髮短鬢在耳邊如風吹動般往後捲翹,使他想伸手幫對方梳理好。

「沒有什麼,也許我這朋友對你來說沒有上司那樣重要。或者我對你來說連朋友都不是,只是暫時性的搭檔,等到二戰結束;我們升職了,就都成路邊的陌生人那樣互相不打招呼。」他嘗試將心中所想的一切傾訴給對方知道,即使Maaß從未跟他告訴任何過去與內心,他還是認為友誼就該完完整整地讓對方知道自己的想法,而對真正的朋友來說那些心結與疙瘩都能馬上煙消雲散。

Maaß看著Cori受傷的臉龐,讓他對Cori的防備過意不去,怎麼說,他是Cori第一個搭檔,不想給對方壞印象。「不會的,你不會只是個陌生人,對我來說你就像是我的家人。」聽到Maaß說的話後Cori馬上與Maaß對視,用著Maaß不習慣的深情款款眼神,水霧出現在感性直接的Cori眼前。「寵物…那類的。」不想讓Cori太過得意。

「什麼啊!?」Cori立即裂唇,兇怒地露出尖銳的虎牙,於鼻側凹折出數條細紋。讓Maaß怎麼看都覺得Cori是頭沒殺傷力的寵物獅。「對你來說我只是隻寵物!」在他的手要抓上Maaß衣領之際,被對方搶先一步發動車子,沒有準備好的他無預警地往後背倒,衝擊力讓他立即頭暈眼花。「搞什麼!?」一手支撐於車窗;一手抓上Maaß的手臂。

「不要再抱怨了,Gestapo的制服準備好了嗎?我們還有正事要辦。」絲毫不加拖泥帶水,談到公事時總能迅速扳起臉孔,最讓Cori措手不及的地方。

「當然!」馬上被Maaß轉移注意力,從後頭拉出兩套衣物與靴子時顯得驕傲意滿。「雖然會有兩位穿著內褲的可憐蟲被我綁在廢墟中…。」他卻用笑容表達他的憐憫。Maaß因此心跌得更沉,想著:最讓人摸不透心思的其實是Cori才對。

用著突然想到般;不經意的語氣,「我不知道你哪裡像英國人。」

Cori哼著Maaß不知道的音樂拍打制服上的灰塵,笑容依然掛在臉上,眼內盡是受傷;血紅的記憶。「我也不知道自己那裡像自私自利的英國人。」聲音漸漸消失,懷抱著衣物的人看起來像尊沒有生命木偶,癱坐在座位上。

「好了,不要因為到這裡出任務就必須顯得悲傷,你不會是homo吧!?」看著前方扯開Cori那方的笑容。

「嘿!」Cori推了Maaß一把,車子立即轉了個彎,然後被Maaß搶救回歸跑道。「你知道對男子漢說這個詞是一大汙辱嗎?」他連Homo都講不出口,「即使Nazi也在捕抓他們。」將衣物與靴子隨手往後一丟,準備與Maaß大大爭辯,討回他男人的面子。

「既然你看不過Nazi的作為,為什麼還要跟他們一樣歧視同性戀?這不是很矛盾嗎?」接連兩個問句打醒了對方。「Cor,個人有個人的喜好,我們做好自己就好了,他人愛什麼是他人的自由。」

Cori明白知道Maaß只有在教導與某些時候才叫他Cor。他會如此在意同性戀有很多原因,包括他莫名喜歡Maaß叫他Cor時的低沉與上下滑動的喉結。「Yeah,你說的對。」撩撩頭髮,手抵在車窗捲繞髮尾;享受風馳的速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