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22/32)

天已橘黃,刷上幾條奶白,而鐵窗子不是很牢固,幾陣風就能吹得嘎嘎作響,哀喊著疼。一道人影快速游移鎖緊門窗並拉上簾子,然後坐回位子抓起筆仔細聆聽。眉宇間緊蹙;冒汗,冷汗沁濕他的背,局勢繃勒緊張。冷白照在Gen. Witt的臉上,犀利有神的臉細細環視周遭的同僚部屬,像是要看穿他們的內心,一刀一刀劃開解剖;一探究竟。用他佈滿細紋的手劃開火柴棒,立即點燃出雪茄篆煙。

「我們每天抓了沒有幾百也有幾十的叛亂份子,為何找不到區區一個汙穢的猶太人?」Gen. Witt狠狠掃過每個人的臉,尤其是負責此事的Otto。「或者是你們根本就不想工作;不認同元首?」語調顯得冰冷,透露一絲絲懾人氣勢。

「我們並沒有這麼想,Gen.。」不受Gen. Witt的影響,Otto依然是他慣有的樣子,面對長官狠戾的質問一蓋冷靜作勢,或是用他專屬的語氣冷諷反駁。「並且我們這次開會的目的不只是討論猶太人,還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情的,不是嗎?」筆直看向Gen. Witt,不帶任何情緒,雙手自然地環著胸。Girg坐在Otto對面微笑。

他頓時無語,且意識到這次開會的另一目的。「Emil!」他看到Girg收起愉快的笑容看向他,速轉嚴肅之快。「我們放出去的鼴鼠有任何消息嗎?」吸取一口雪茄等待答覆。

Girg翻了翻手中的紙張,旁邊的同僚也跟著翻閱自己的資料,以防突如其來的問題。不到幾秒他從中抽取一張密密麻麻A4大小的紙張,藉由同一排的軍官傳遞給Gen. Witt。「英國能閃避並擊敗我軍眾多機架全都是因為他們發明了一個叫雷達的科技,並且我們飛機的燃料至多只有來會的路程,沒有再多餘的燃料可以躲避英空的攻擊。」

「這的確是一大問題,命令人員奪取雷達藍圖,有關飛機的問題再向上級報告給科學團隊。」坐在Gen. Witt右側的隨從收下Gen.丟給他的資料,並低下頭著筆記錄Gen.所下達的每個命令指示。

「長官。」Girg舉起握著筆的左手,在得到Gen.的同意後發言。「Horst特別告知我英國也派了他們的鼴鼠,似乎是位到英國訓練返國的德國人,至於長相性別等從未被提起過。」他暗咬自己的舌頭。前面也許是很好的情報,但不該在多加後面那句話。Otto看了看Girg冷哼,嘴角勾著笑。

Gen. Witt用尚掐著菸的手抵頭,桌板低吟沉思。有幾分鐘之久,每個人都屏著呼吸等待長官說話,連Otto也不例外。雪茄的菸在他身上迴繞穿梭,都掩蓋住站在後方侍兵的臉。最後一刻是Girg打破這沉寂悶重的氣氛。

「就Horst與我討論後,鼴鼠很有可能位於西德,就是我們這附近。希望Rommel同僚與祕密警察們可以協助我們搜索調查,鼴鼠很有可能躲在任何一個鎮上,而警察們比較貼近民間的作息與人文。」Girg在紙張上畫了個頭髮旁分大眼的圖釘人,下方寫著Otto Rommel,接著標示Gestapo。

「Rommel,從今天開始你與SS-TV都聽令於Emil Girg。」語畢,Gen. Witt接收侍兵幫他披上大衣,撮息手中的雪茄後舔舔嘴唇;拉上外衣與貼身隨從走出會議室,拉開的門灌入陣陣冷風。

等到Gen.走出門外,其他人也都跟著魚貫而出,留下Otto與Girg。Otto傾身向前,用他一慣的冰冷眼神怒視對方,拳頭緊貼在桌板上,咬著牙免強說出口。「你做到了。」他們的對持使身邊的同伴都匆匆離去,還為他們關上門扉。

「你在說什麼?」Girg無視Otto,故自整理資料,因為下墜使紙張在桌上發出輕脆聲響,這才緩緩看向對方。

「要我聽命於你;在你底下做事的陰謀,你做到了,Emil Girg。」重擊桌子,雙腳站起使椅子往後滑行,身子像發怒狼犬攻擊前的預備動作,全身因為憤怒而豎了起來。

「為什麼你總認為我對你有陰謀。」Girg依然安穩地坐在椅子上,仰著頭看Otto不知被什麼堆砌而成的精緻面容,銀色眼睛總在情緒激動時熌灼閃耀。「我不過是欣賞你;想接近你。」

Otto忍不住露出古怪的表情,而不知該如何做反應,在對方出乎意料的表示欣賞下。意識到自己的舉動就像是個未長大的小孩,對不知道與無力的事情感到煩悶,因此憤怒跋扈。「夠了!Emil Girg。」重重地踏著靴子步出會議室,大門狠狠地打回門框,震著玻璃響的。

剩下日光燈下的Girg,用筆頭在圖案旁無意義地點了許多小黑點,然後一鼓作氣地在Otto的名字中間做刪除。接著全然放下緊繃的身子,手撐著下巴抵上直條會議桌,悠悠地感受漸漸黑暗的世界,日光在他的後方西沉。面對夜晚的溫度不由得讓他一陣哆嗦。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