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20/32)

「你該睡了。」起身又被對方牢抓著,比正常溫度還要低的手需要他,而他必須強應放手,否則會一發不可收拾。「我也該睡了,Sam!」佯裝憤怒與不耐,怎麼也甩不開猶太人的手,像是他也需要對方,彼此早就分不開,這時的掙扎只是無謂。

「別讓我哭,Dean。」脆弱打顫的薄唇,嬌柔慌張,需要另一對唇的保護;貼密。「別離開我。我求你,求你了…。」褐眼濕潤誘人,在昏黃燈光下顯得顏色更淡;更是失措無助。

「不要跟我講這些。」猶太人的樣子與聲音像根針,努力扎破他膨脹的情緒。「你明知道我會受不了,你明知道的…。」細細柔撫對方的臉頰,低著頭抵上彼此額頭,鼻子互相廝磨,讓愛絲絲勾纏在一塊。使他快速冒出短短鬍渣,下眼袋讓他看起來疲憊許久。

猶太人抓上對方的手腕,將德國人拉下更貼近自己。「我從不讓吻我。」清澄湖面倒映著碧眼,直直望進;長手環上對方的肩,使他們的唇黏密在一起。「但我願意讓你吻我。」這次換他主動向前,不願再讓對方難堪,也表示自己的心意。「請你吻我。」語畢,猶太人放鬆身子且閉上眼,生澀嘴唇在德國人之上游移,激動迫使他緊揪對方頸後的領子。

每句話;每個動作都像把大搥,重重打向他的心,直到它們支離破碎。輕輕拉開對方,迎面接收到受傷的眼神。「只要再一個吻我就停不下來了,你知道嗎?」他仍在掙扎。從未有過女人能讓他再三尋問,且這麼害怕傷害到對方。

一個薰風帶著愛戀眼神的微笑猛裂撞進他的心房,而他知道控制不了感情的自己也控制不了眼神,必定也帶著滾燙渴望,或者更多;更多的佔有。

當Sam毫不考慮地獻上自己的唇,Dean的理智崩裂,並迅速回應對方。他渴望已久;期待已久的,真正的吻。嘴唇間磨擦著麻癢悸動,舌尖抵著舌尖,Dean將Sam壓向床,使來不及吞嚥的唾液從Sam的嘴邊滑落。他們都不離開彼此的唇,Dean的手忍不住在Sam身上迆逗,撫摸身下這具滑細精實的身驅。下半身火熱磨擦,想要紓解慾望難耐。

「唔嗯…。」Sam措手不及Dean一次爆發的滾滾愛潮,下半身也配合著對方扭動磨擦。鈕扣早已被Dean一一解開,雙手認為不公平似的拉扯Dean的衣物,但是力不從心。「呃啊…,Dean!」不善接吻的Sam在Dean身下換不過氣,暗示地拍打對方的背並從變換角度間才有空閒叫喚對方。

「對不起。」憐惜地點吻被自己親腫的鮮紅嘴唇,再往上親啄鼻尖、眼窩與眼眉間。「我就是控制不住。」他也同樣喘著,在Sam頭上吞吐氣息。將對方糅進懷裡,一個動作讓Sam的香肩從衣衫裸露出來,更是誘人。使他在兩人密合的下半身克制不了地立即挺立,Sam馬上脹紅臉頰,不知怎麼辦地看向Dean。

Dean帶著笑意淺吻猶太人,脫下對方的衣衫後在頸項間吸吮出紅印,陣陣啃咬上肩頭。揉搓胸前花蕾後由嘴唇接手,舌抵著蕾心,電流竄上Sam的腦袋,攻頂腰身;紊亂間觸碰彼此。「哈…。」熱氣從Sam口中散開。Dean的一手滑向Sam的下體;一手照料未被注意的花蕾。每個動作都讓Sam忍不住細吟出聲。

緩緩往猶太人身下移動,細料每塊里肌。蛻下褲子後先是以舌扭轉舔觸再鯨吞為己;然而手也未閒著,撫摸著Sam的腰際與大腿內側,加以搜尋敏感點助苗愛火。Sam則因Dean的口舌交纏止不住將自己的往前送,他未意料到對方竟會做到如此地步,像是他的身體不是骯髒的,在對方的溫柔與放低身子的服務下輕啜細淚,是歡愉也是感動。

「Dean…。」他緊抓枕角,頭側進被枕內,身子弓起後重重跌進床內,解放在對方嘴中。兩人因此涊然汗出,雖有涼意,身子卻還是滾燙;灼人的。

Dean接下Sam的全部,沒接到的溢在唇上,凝視著愛人曖昧地舔拭嘴唇,使Sam臉上的紅暈程度漸進一步,且下半身再次挺立起來,而他也看見Dean衣料內未紓解的慾望,生氣蓬勃地樣子。不忍地拉近Dean的頭,雙手環繞上對方的頸,近距離地怯怯親吻,熱息打在臉上。抖著手解開Dean的衣衫,全程被對方專注地看著,某種熱度從眼神射向他,燒近他內心深處的渴望。

「我不會受傷的。」像是發現對方的疑慮,他主動將雙腿繞繫上對方的腰,深吻對方並嚐到自己的味道。「是你,我才不會受傷。」愛情在彼此的視線中交流,淴決四散開來,濤塌挖掘更深;更裏層的地方。

Sam的話使Dean不禁莞爾淺笑。長指在後庭口按摩;觀察Sam的反應,但對方只是堅定地看著他。其中他發現:要是他深入;加指,Sam眼尾旁的小塊紅暈就會加深,延續主人漸漸迷亂無章的樣子,時不時誘惑抓捏他的心,卻又因為這甜蜜的痛甘心獻上。

Dean退下褲子,將挺立緊繃的男根抵在洞口,俯下身子含吞對方的尖叫,一手撐住上半身;一手抬提Sam的腰,緩慢進入對方。雖有按摩滋潤過還是咬著他生疼,緊窒又令他想跟著尖叫出聲。「Sam,放鬆。」擔心多過命令。抬提的手換為握持對方半挺的男根,上下撫弄,勾勒柔軟的根部與兩球;細按敏感臀縫罅。

「Dean、Dean,Dean!」Sam掙脫出對方嘴唇的牢籠,未想過可以如此美好的他,放下雙手遮擋自己不控制細喃對方名字的嘴。止不住Dean每一個退出與進入的悸喃,於是他放手再次環繞對方的頸,失控抓紅Dean的背。

「Oh!Liebling。」Dean很驕傲Sam不但沒有反抗還因此為他失控。看著Sam壓抑難耐配合著他擺動的樣子,被他嫣紅吻腫的唇;愈發魅人的眼角紅暈。於是他更加賣力,幾乎退出再狠狠衝進,纂纂留連親密的感覺。親吻Sam燙人紅暈。

Sam在Dean耳邊細吟,不敢叫出聲招惹注意,雙眼泛紅泣淚。下半身承受性愛快感;上半身被溫柔舔去眼淚。床心彈簧發出羞人嘎嘎聲,但他們無心去理會,只是擁抱彼此一起沉陷閟藍海洋,讓昏黃燈光照和焦距兩具交媾身驅。

一道滿足嘆息後Dean解放在Sam體內,而Sam卻不知在彼此腹部上解放了幾次,睫毛套牢了幾滴淚珠,使Dean心疼吻去並抽離對方。Sam因此悶哼,抽蓄雙腿間流出白色液體。他們沒有注意粘膩的身體,僅僅擁抱彼此在歡愛的餘韻間,大口喘息;調整呼吸,直到體力不支的Sam在Dean懷中睡去;聽著Sam呼吸聲的Dean也睡去。



德國人最先清醒過來,看著懷中的猶太人心中不由得一暖。手指在猶太人羽柔般的髮絲間穿梭,細細享受這一刻的親密時光,以為怎麼都冀盼不到的卻在昨晚發生了,不可置信到讓他彷彿就身在雲端,又懷疑這只不過是一場夢;讓人陶醉不想離開的夢。最後他只是看著猶太人傻笑;少年愛情開花結果的那種笑。

不敵德國人的侵擾與搔弄,猶太人輕嚷幾聲後睜開雙眼,還帶著幾分迷糊朦朧;意識不清的樣子,看清對方並意識到光裸的兩人身子在被單下交纏在一起,這才羞澀起來,更抓起棉被遮擋住鮮紅的臉頰,在想起昨晚自己主動之後。德國人燙人的身子從後懷抱住他,輕柔地翻開他的掌心,緩緩得在指間找尋縫隙;扣上。簡單的一個動作卻顯得親暱,使猶太人雙眼不禁泛紅。

「也許你會覺得昨晚只是個錯誤。」壓下對方躁動不滿的身體。「Sam,先聽我說完。」在彼此交扣間加大力道與堅定。「也許你會覺得我趁人之危,在你受驚無措的時候佔有你,但是我卻該死得想這樣做許久了。」親吻對方的後腦勺與頸項。「我是個Luder(爛人)。」

「你不覺得現在才說已經太遲了嗎?」猶太人放鬆身子,舒服地枕在德國人的手臂上。對方的身驅明顯震了震,纏繞在一起的手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該收回去還是維持原狀。

「什麼意思?」像機器人般僵著語調。猶太人的話衝撞著他的心,不關是高興還是難過,總是能影響他的心情變化。

猶太人轉過身子面對德國人,一具惡作劇的得意笑顏出現在他臉上。「你不覺得在我獻上身體與心後才說這些已經太遲了嗎?」這時的褐色眼眸顯得炯炯有神,在陽光下精閃發亮。感覺到對方鬆了一口氣後,攀著德國人的手臂親吻上豐嫩嘴唇,然後對方才會意過來;摟上他的腰緊貼彼此。猶太人在親吻間笑著發抖,像小孩子般推離對方的唇大笑。

一道道悅耳的笑聲,德國人愛戀地看著對方,不自主揚起嘴角,深深地看著猶太人因笑容而泛光的臉,在措手不及之時給對方一個深吻,情人間綿密讓人害臊的吻。無法形容的溫暖在彼此心中散開,並希望這一刻可以再持續久一點,不只是以後回頭年輕時的短暫回憶。

空氣很溫暖,真的;陽光很刺眼,真的;這世界讓人絕望,真的;而他們不分彼此,也是真的。

他們在浴室裡清洗完對方後從滿是煙霧的空間走出來,關係在他們之間流轉變化,現在已經在非常明確的狀態,也沒有人想破壞;摧毀。當然,也許真有那麼一個人要分開他們,但也必須在知道猶太人藏匿在德國人家中才行。巨大的石頭已在山頂停留,只差最後一道力量推擠它,使它滾落至山下摧滅人們好不容易建立的村莊,一陣微風都可以促使它滾動。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