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13/32)

深深哀愁地灰色濃煙蔓延入天際,像隻槁枯之手向上抓把純白心臟,碰碰跳動卻無法遠離手掌,其他散落僅存的則能逃就逃。而它也想能逃就逃,越遠越好,能改換身份更好。

「他們又再燒屍體了。」Georg仰望天空講著。當年一戰時年輕有為的士兵已不復見,只留下瘦骨嶙峋的身子,歲月在他眼角刻劃了一道道傷痕。「我想戰事在高峰前就會被徵招入伍了,」用右手搥搥自己的左肩,「瞧我都這把年紀的身子了。」

Mr. Elser大掌拍上Georg的背,對方痛地哇哇大叫。「少鬼叫鬼叫地。你也才四十幾歲,能為國捐軀的機會還多的是。」雙手環胸;略有心事地看著天空。灰色手掌這下更深入心臟。

他們三人排站在廚房門外看著天空,畢竟他們的位置離焚屍爐還有一段距離,只能遙遙望著。有些事情不是不講,而是大家心知肚明就好。例如,他們其實知道四個人根本不能煮多少食物,當食物經過營內的Schutzstaffel 、SS-TV與Gestapo後已所剩無幾,更甚至完全不給其他人飯吃。所以那些關在營內的人不是被虐待死,就是營養不良而死。

使至於猶太人能活藏在德國人屋中可說是個奇蹟。「我說不想再進軍隊會不會很窩囊?」碧眼直望上空,大口吸入這裏的混濁之氣。他希望這種悠閒的日子能再久一點;與Sam相處的時間能再多一點。

「怎麼?以前有不好的回憶!?」開玩笑時總是能讓Georg看起來更加年輕,比言語調戲婦女時更有活力。

另一波更加濃密的灰燼冉生,逐漸追上消散在空中的前者。風戴著屍焦味吹走話語,分割於空氣中。美麗眼睛窩藏了個猶太人在裏面,封鎖著對方不離開自己,在道德與感情之間選擇了道德,避開任何可以讓感情跳動的機會。卻也讓藤蔓緊緊地纏繞著他。



補充介紹
Reichskristallnacht,水晶之夜。

一九三八年的冬天,他們敲碎了每家猶太商店,長袖下的精壯手臂合力抓捕猶太人,無論女人與小孩如何地哭聲喊叫都無法阻止他們,只是讓他們更加猖狂;更興奮熱血地殘戮。火焰在一座座教堂內往上竄燒,猶太人越是痛苦地吶喊,他們越是呝笑不止。

然後他們再把活抓的猶太人送上火車,一列列地移動到集中營。隔年,Dean在一座門口標示著『Arbeit macht frei』的地方找到工作。高興的是他找到一份輕鬆的工作;難過的是他回到小時生活的屋子時卻不見父母的人影,他很清楚,所以只是勞抓著胸前的銀墜,直到手指泛紅;泛白。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