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9, 2008

【Supernatural】Heil Hitler (1/32)

德意志帝國的天空是彩色的虛幻牢籠,它總是將它的子民困在戰爭中,利用美麗色彩鼓動人們,它認為猶太人是骯髒的。因此,天空創造毒氣誅殺猶太人,只有反抗它的與猶太人才會中毒死亡。但人民熱愛天空,他們推崇天空,天空就代表著他們。若是迎面走來,手握著拳且露齒而笑,機靈的Dean則會抓準時間與對方大喊,『Heil Hitler!』那是他們打招呼的方式,屢試不爽。

Dean對元首的所作所為不是多麼在意,他如同一般人一樣家中都有一本『Mein Kampf』;也會入黨會,但他就是不討厭猶太人,但是為了生存,他會在與鄰居聊天時一同討論猶太人是多麼的可惡,只是,這都無法解決他們困頓的生活。

集中營。德國各地都有些大大小小的集中營,但是裏面的猶太人都天真的認為他們只是在裡面工作。定期德國士兵會招集猶太人體檢,這時會看到一群裸體男女拿著衣物奔跑,若有中意的就會被抓上車,接著再一車車開到毒氣室,有些小孩還會無知地對未被選中的父母揮手。後半期,『毒氣事件』在猶太宿舍中傳開,裏頭每個猶太人皆慌張焦慮,想著如何逃離集中營。

這麼一個國家,時常讓Dean坐在清靜的山坡上捲菸草,鳥瞰下方的集中營,時間一到才會下山煮食食物給士官們吃,而爛菜碎肉是給德國小兵與猶太人。Dean看過德國人與猶太女人相愛的下場,母親與孩子被綁在木推中任由德國人吐完口水之後再被燒死,被架在一旁的德國男子則被砍下腦袋,頭顱掛在鎮中心的大樹上。那顆乾癟的腦袋時時常常提醒著Dean不要對猶太人心軟。

但他錯了,當他發現門口顫抖的雪堆還有曲捲成一團的裸腳,下意識地,他馬上四處張望無人之後再將高大虛弱的身軀抱進屋,還好那時他回家得晚,附近鄰居都已經熄燈就寢許久。

他貧窮的家中奇蹟地有那麼一台舊鋼琴,從小他就喜歡彈著玩。而他現在彈著不成調的旋律,咬著菸草;拉上簾子的窗戶下是縮捲成一團的猶太人,上面蓋著厚實棉被,寧靜完美的氣氛被他的咳嗽給打破,「對不起。」那人張著的無辜眼睛讓他想到小時候養的Peter,尤其是認錯時捲成一團的舉動。

「不,那不是你的錯,是Adolf的錯。」菸草的煙只讓猶太人看到他微笑的嘴巴,咬著菸草鉤人迷魂的嘴唇,那個迷倒德國與猶太女人的性感嘴唇。「你叫什麼名字?」闔上鋼琴;拿下菸草。

猶太人還沉溺在Dean的話與…嘴唇中。在Dean與他擠同一個沙發後才回過神來,警戒地往另一邊靠,他的身份讓他不由自主地對德國人產生戒備。緊緊咬著下嘴唇,不加理會Dean的問句。

「好吧!你不想講我不會逼你,但是我告訴你,救你的這個人叫Dean。而且很晚了,有什麼事明天說,現在最主要的是睡覺。」連著棉被將猶太人抱離沙發。接收到對方驚恐的眼神後,「拜託,我不想被發現有個猶太人睡在我的沙發上。」

將猶太人抱到較為後方陰暗的房間後,替對方拉好棉被;撥好瀏海,「乖,我想你現在最需要的就是睡眠。」關上檯燈,在快要走出房門時,聽到虛微弱小的聲音,『Sam。』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