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16, 2008

【Pirates of the Caribbean】Time to Say Goodbye

holy...wow


Warnings: YAOI

-----

「It’s time to say goodbye.」Jack站在港口的石圍上,轉過頭面向Will等人時黑色長髮甩了開來,想給他們一個平常的笑容,但他很快地面向波反金光的海洋;壓低帽子掩飾離別的悲傷,尤其是手牽Elizabeth的Will,對他展露無法拒絕真誠閃耀的眼神。「這次走了就不會再回來了。」

Elizabeth緊握著丈夫的手走向前一步,免強地扯開嘴角。「一路順風,Jack Sparrow。」然後退回並且看了一眼她的丈夫。

「一定要這麼快走嗎?」然而他未多看妻子一眼,全然注視著隨時都可能縱身躍下的Jack,與妻子牽握的手微妙地放鬆力道而全未察覺,卻多招來Elizabeth的驚訝目光。「我們好不容易才解決…。」

「我是海盜,你忘記了嗎?你最痛恨的海盜。」Jack打斷Will接下來所要說的話語,或者他已經準備好打斷Will任何一句感性的話語。「你不會想要跟一位海盜交朋友的。」那只會徒勞增加你的揹負,William。但是Jack沒有說出口,他必須斬斷所有感情,並且保持自己的抓摸不定感。

Elizabeth默默放開Will的手,往後退了幾步,從更後面看Will與Jack兩個人的畫面,淚水靜靜地從她美麗的臉龐滾落,胸口跟第一次穿馬甲時一樣感到窒息,眼看夕陽餘光,她憋著哭聲抽蓄哽咽,抓著大腿兩側粗質薄褲。Will的背影、Jack的背影漸漸模糊於眼前,她本來就察覺到他們三人之間的變化,而她當時只是與自己辯論;否定她天生擁有的女性第六感來看著他們發展,她還認為那些流動只是一時並不會太超過。

那她就等,等待Will的決定。

「Jack!」Will匆匆回頭看幾眼Elizabeth,然後再快速轉回Jack的方向。Elizabeth因此喘動胸部難以呼吸。耳邊不斷傳來潮汐拍打石牆的聲音,阻絕了其他音源。「什麼!?」他看到Jack開闔的嘴唇,與那輕佻的再見手勢後縱身一跳,那一刻海浪停止,沒有Elizabeth、沒有水聲,更沒有海鳥叫聲。

只有一連串的踏步聲,與,「追捕,Jack Sparrow!」Commodore Norrington舉著他的劍向前指著已經跳下海的Jack,其他士兵則應答後開始分隊追逐。

Will顧不了其他人,包括Elizabeth。當Jack如前幾次跳入海時他心中一片空白;耳邊聽不見任何聲音,他只是吶喊了對方的名字後往前奔跑,與Jack那樣跳入海中。地心引力使他掉落迅速,衣物與頭髮皆飛散開來,猛憋呼吸打出白花水波。

「William!」站立於Gibbs滑行小船上的Jack剛好看見此景,立即拋開蠻不在乎的態度,也縮併手臂跳入海水之中,心急地游向Will掉落的地點,還未到達就急著潛入水中尋找Will,只見Will閉上雙眼像海草般無力於水中,衣服飄飄然如水母。

Jack定眼一視後用他海盜的游泳技術直向Will,手臂一勾撈上Will的胸膛,無視港邊越來越多的士兵,專注於搶救Will身上。一把將昏迷的Will與帽子甩上Gibbs等待他的小船,再連帶溼透的身子攀附進船。蒼白的Will給他頭一次焦躁不安的感覺,即使麻繩環頸也不至如此。

「現在該怎麼辦,Captain?」像被Jack的情緒渲染般,Gibbs也一樣焦慮,眼看士兵漸多;船艦也跟著出港來襲。

Jack緊蹙著眉額,探查Will的呼吸。「先回Black Pearl。」開始壓推Will的胸口,到一定次數後俯下身子,瀏覽Will一番後壓提下顎並壓下額頭,親吻上Will的雙唇;往裡頭吐氣兩次,持續重複直到接近Black Pearl。「William,你很蠢,你知道嗎?」遲遲不睜開眼睛的Will使他的眼角滲透出一滴人性的淚水。往Will的胸口捶拳。

Gibbs很驚訝,眼淚與親吻。

「噁噗!」因為那幾拳讓Will從昏迷中嘔吐出海水來,頓時感受到口中的鹹味與乾澀。「Jack?」虛弱地撐起身子,馬上被Jack擁抱入懷,緊緊地;深深地。

「要死也該是我,永遠輪不到你,懂嗎!?」Jack的心臟尚劇烈跳動著,兇狠地擁抱Will,感受還怦然跳動的生命。原本茫然的Will聽到這句話後虛弱地笑,雙手也慢慢擁抱上Jack,在彼此溼沉的肩膀上安心。

在看見Will跟著跳下海後Elizabeth抽離空氣般地跪了下來,巨大的疼痛往心裏鑽食,視線開始晃動不明,雙眼變得乾澀;嘴內只感到苦澀,卻又如此釋懷,空留心不在的Will在身邊痛苦的會是彼此,既然如此,她寧願痛苦的自己而不是三個人。而Will的選擇是如此明顯,…。

「妳怎麼了?」Norrington慌慌張張地跑到Elizabeth身旁,懷揉著對方的肩,Elizabeth這般失去血色的臉讓他心疼不己。而對於Will丟下Elizabeth這件事情上感到既驚訝又憤怒,Will的背叛間接傷害了他。「Will那傢伙居然丟下妳跟Jack Sparrow跑了!」

周圍皆是士兵四處奔走的聲音,手持著火把一一經過Norrington與Elizabeth身旁,橘紅色的光在他們身上閃爍不定,但對低著頭的Elizabeth來說更顯得她的黑暗,雙手因為敵不過腦袋的痛楚壓向額頭兩旁,彎下上半身抵在石地上,隨即昏了過去。

「Elizabeth!」他伸手隨意抓了個士兵,急躁使他語氣凶狠,「快通知Governor Swann,Elizabeth暈倒了!」聽命於Norrington的士兵應了一聲後快步跑離。「Will Turner…。」Norrington的雙眼變得黯沉憤怒。

「William…。」一上船Jack命令水手們將Will安置於他的房間休息,而他現在正站在床緣,看著呼吸均勻起伏的Will,睡著的樣子看起來是如此安心祥和,心想著自己不該就此打破Will原本正常的生活,假如他沒有遇到Will,Will會是個生活正常而出色的鐵匠,也假如他沒有認識Elizabeth與出現在Port Royal 。

臉上沒有慣有的嘻皮笑臉,嚴肅並意味深長地看著Will,隨後古怪地皺眉並頸子往後縮,因為他看著看著竟然想伸手撫摸對方的臉頰,似乎忘了剛才在小船上當著Gibbs的面親吻了Will許多次,甚至焦慮地流了幾滴淚水,或許那是他永遠都不想想起來的回憶。幾分鐘之後單腳轉身,衣服與裝飾品也隨之舞轉。大力地推開房門後走了出去,飽足胸腔內的氣體…

「全速前進!」露齒笑著,痞壞地看著房內沉睡的Will。其它海盜的歡呼聲響徹雲霄,與港口的氣氛形成對比。

-----

No comments: